那红轿仍是动也不动。凌云志箭步停身,双手握斧,那斧便贴在他耳侧。这时他的呼吸细不可闻,两手上青筋暴起,正是将毕生功力凝聚于两手上的表现。

  轿中血莲花忽道:其实,要杀你五招便够!

  话音未落,大轿轿帘啪地一挑,一道红云自轿中激射而出,直撞凌云志胸口。凌云志觑得准确,两手一拧,大斧高举过头,口中喝一声:开!自上而下直如万钧雷霆,迎着红光劈去。

  噔的一声,巨斧幻起的重重黑影骤然停住。红云来势一顿,凌云志眼快,已见一个红衣老者左手斜抬,硬生生以单手抓住了斧刃。凌云志奋起怪力,连拔两次,那斧落在一只肉掌中,却纹丝不动。如此神功,自然是除血莲花外不做第二人想的。

  眼见红莲花右手尚空,这时振袖一摆,一掌便要拍出。凌云志连忙握住斧柄打横一推!血莲花能将大斧蓄势已久的一击,轻描淡写地接下,凌云志若是硬夺这斧,血莲花几十年的功力自然会让他徒劳无功。可是凌云志现在这么一推,却借着斧柄的长度,将自己的力量放大了几倍不止。这道理正如一个普通人凭自己臂力搬不动一座石磨盘,却可以借磨辕之力推动它磨米磨面一般。这一推,血莲花左手把持不住,虽未脱手,但那斧却以他的左手为轴,呼地转了半个圈子。变得以斧面对向血莲花,便似在凌云志身前立了面盾牌。

  血莲花一掌击出,不及收回,啪的一声,结结实实地印在了斧面之上。这一掌之力何其雄浑,便是血莲花自己也不敢硬接,放松了左手。那右手一掌则拍得凌云志连人带斧倒飞而起,直有三丈有余,凌云志这才勉强站住。

  此刻凌云志整个身子仍是隐在斧后,却见地上滴滴答答不住淌下血来。那斧慢慢移开,一点一点露出凌云志的一张脸,只见方才还神采飞扬的少年,这时已是脸色如纸,人中唇下触目惊心尽是殷红的鲜血。

  血莲花冷笑道:怎么不狂了第三招来了,接着!身如急电往前一抢,三丈的距离竟给他一步跨过,一提右掌,仍是中宫直进,不见有什么变化。凌云志红了眼,拼命把斧头再举起来,不及变招,仍是缩身斧后,打算要硬抗这一击。

  血莲花面露狞笑。存心要先将这狂妄小子赖以杀敌保命的大斧震碎,再趁他手无寸铁之时大肆折辱一番,这才杀之立威。

  啪!第三掌。

  呼的一声,那大斧如离弦之箭,顺着掌力直飞出去,血莲花没料到这一掌全没受到半分阻碍,不由一呆,便在此时,眼前一个拳头凌空飞至,砰地打在他的鼻子上。

  血莲花眼前一黑,身子倒飞卸力,忽听咯噔一声,他已退回轿中,只是其势太猛,轿帘竟被扯下,轿顶也翻了。他耳听眼前风响,料来是凌云志追杀而至,正要反击,却听金风破空,凌云志在两丈开外冷笑道:其实,要胜你三招正好!

  血莲花勉强睁眼,鼻上受创自然泪眼蒙眬,果见轿前两丈开外站着凌云志,手中已无大斧,两手空空,赤裸的上身却多了两道伤口。一道,从右胸而至左肋;一道,横贯小腹。两道创伤俱是皮肉外翻,鲜血淋漓,显见都是重伤。凌云志却兀自笑着,伸出两根手指,在伤口上摁了摁,竟把沾了血的两指放入唇边一舔,道:冰龙、雪狐,魔教的后起之秀果然非同凡响。

  血莲花心下一片冰凉,心知方才是凌云志趁胜追击,却给自己这两名抬轿手下伤了。能为魔教教主抬轿的人自然不是等闲之辈,这四人绰号为冰龙、雪狐、炎凤、沸鼠,是魔教新秀中的翘楚,号称冰火四重天。魔教此次东来,主要以元老为主力,只是血莲花看中这四名新秀的功夫,这才破例将之选为轿夫。方才情势危急,便是前边的冰龙、雪狐一时手快击退凌云志。只是,他们忠心护主,却害得血莲花一败涂地了。

  血莲花与凌云志约斗十招,第三招上虽给凌云志击中了面门,但他是何等修为?除了当时双目不便外,其他绝无损伤。因此虽然退得狼狈,但是也不能说败。再打下去,便是他闭上双眼,也定能将凌云志毙于掌下。可是冰龙、雪狐的中途插手,却让他违规致败,再也没话说了。

时间提醒:2018-10-15 16:49:54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