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门关外的隘道上,陈展抚胸,陆锦程按手,魏传宗呆立,三人心中都充满了难以置信的委屈。从出道到扬名天下,从练成二郎刀到远走西域,他们向来是无往不利、无坚不摧的。其间虽也曾遇到有数的几个高手,一时难以取胜,却也能大占上风,挣足面子。可是这一次,他们却在一刹那输得再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不惟如此,胜他们的人,更只不过是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可是可是自己的绝招还没有使出来啊!几十年的功夫,怎么能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举手投足间就破了?

  他们满腔悲愤,对面凌云志自然都看在眼里,这时微微一笑,将大斧扛在肩头,伸出手来,朝三人招一招手道:不服?再来啊!

  忽听山崖后边有人冷冷说道:好一个心狠手辣的小子,连伤我教兄弟性命,本座今日就如你所愿,将你碎尸万段!

  扑棱棱衣袂声响,只见魔教教众队伍之上飘然而至一顶红绸大轿。那轿宽及五步,高过常人,轿杠粗大,卷帘低垂,瞧来极为沉重。可是那抬轿的四人却步履轻盈,直如肩上无物,纵身奔走于众人头顶之上,大步而来。给他们踏中的魔教教众,俱是步不移、身不晃,恍若无事。直衬得那大轿如轻飘飘御风而来一般。

  凌云志抚掌笑道:好啊!正主儿终于上场啦!

  那红绸大轿来到阵前,四个轿夫稳稳站住。轿子并不掀帘,却听那浑厚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叹道:你何必下如此死手正是魔教教主血莲花到了。

  凌云志把斧头扛着,皱一皱眉道:大敌当前,我哪还敢留手?若不尽用其极的话,对自己的性命是个疏忽,对各位前辈也是一种怠慢了。

  如此说来,他们倒要对你心存感激了?

  凌云志摇头道:那也说不上,各为其主,各尽所能罢了!他一本正经地说来,倒噎得血莲花无话可说,愣了半晌,才道:李金、李银、许戈平、周志远他们全是跟了我二十多年的好兄弟,昔日所谓的正道人士血洗骊山,都能幸免于难,想不到大江大浪都过来了,今日即将入主中原,却一齐死在你这无名小卒的手里。嘿嘿,造物弄人,竟至于斯!造物弄人,竟至于斯呀!

  凌云志哈哈大笑道:江湖人又不是什么帝王之种、千金之躯,谁一生下来就名动天下?想来前辈你四十多年前也没有谁知道吧?名声是要一刀一个疤,一枪一个眼拼出来的,想来经此一役,我凌云志之名,也该传得出去了!

  血莲花嘿的一声低叫,轿中喀地折断了什么,道:你来这里就是为了出名?凌云志把手一摆,道:你别弄颠倒了。我来这儿,首先是要挡住你!三十年来,中原连年战乱,现在难得太平,我不愿魔教一来,再起腥风血雨。这种行侠仗义的事,有机会便是亏本也得做。不过若是能不亏本,在行侠仗义之余又能名利兼收,那我自然来者不拒、多多益善了!

  只听他大言不惭,言语行事每每出人意表,便是魔教中人都不禁觉得他是邪魔外道。

  血莲花哈哈狂笑,笑声直冲霄汉。凌云志垂手而立,微笑看着给震得簌簌发抖的轿帘。那血莲花直笑了半晌,才道:杀人不眨眼,居然是为了救人,行侠仗义之余居然追名逐利小子,你的话,你自己信么?

  我信。凌云志只淡淡吐出两个字,虽然轻松安详,却有溢于言表的自信贯彻其中。血莲花鼓掌道:好!好啊!近来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精彩了!小子,你的脾气倒与我魔教甚为相投。可惜你杀我帮中兄弟,你我断断不能结交。你放心,今日你虽必死,但我一定会将你这一战之名传遍天下!

  凌云志躬身施礼道:如此多谢前辈了敢问前辈,可知在下如何称呼?血莲花正自惺惺相惜、豪情万丈,偏生给这臭小子一盆冷水浇下来,登时愣住了。凌云志虽曾自报姓名,但他当时何曾留意?故此一直以小子代称。这时顺口说要扬其大名,却给人一声追问露了短。须知魔教虽然向来行事与众不同,却也干不出四处颂扬某某我们没记住其名的小子端的本领高强、见识非凡、天下少有、盖世无双这么荒唐的举动。

  凌云志志得意满道:在下侠少盟会凌云志,取志向凌云之意。前辈记住了么?血莲花已气得摸不着北,怒道:记住了!

  前辈声音响亮,可见信心十足,敢是已有了必胜的把握?

  血莲花呻吟道:你真以为自己能和我一较高下?你也配?

  事在人为。如果在下十招之内不能将前辈击败,那么我便自行了断,也不须前辈费事,以命抵命好了。

  血莲花狂笑道:十招?十招!天下能接我十招的能有几个?昔日号称只手遮天樊光斗在我手上也走不过七招你还想自行了断?那太便宜你了!

  凌云志摇头道:第一,今时不同昔日;第二,凌云志不是樊光斗;第三十招之内,你若败了又当如何?

  我便如你所愿,率队返回。本座有生之年,魔教人马不踏入中原半步!

  凌云志道:好!要的就是这句话!单打独斗,别人不能插手!

  插手作败论!

  好!动手!凌云志断然说完,把斧一抬,便亮出了门户。

时间提醒:2018-10-19 14:57:44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