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太平骤然翻脸,倒闹得沈放、葛百里两个都变成大红脸。二人还未回过味儿来,李太平已拂袖欲离。

  葛百里吃了一惊,一把扯住他,道:李少侠为何如此动怒?李太平怒道:张口闭口便是昨时昔日,说来说去总是前辈高人我们这些后辈算什么?一辈子在你们膝下玩笑的垂髫童子?搞清楚,现在在玉门关外拼命的是凌云志!每天在江湖里打杀的是侠少盟会!我不管你们昔日有多么辉煌伟大,今天你们已经是退隐江湖的人,江湖上有什么变化,你们不知道!有什么新人,有什么新帮派,有什么新功夫,你们不知道!如果你们想要让我们尊重你们,那么,或者闭嘴,或者认认真真地出力!魔教东来,是来杀人放火的,不是来给你们一个凭吊死人的机会!

  他这一番连珠炮,登时将二老骂得傻了。沈放体如筛糠,骂道:你你你懂不懂一点尊师重道

  李太平狂笑道:尊师重道?尊师重道的意思难道就是只要你们活着风光,我们就算干出惊天动地的伟业也得唯唯诺诺?就是流血流汗也只能任劳任怨?我们就是干一千件事也要蹲在你们的影子底下!你们就是老糊涂了也要坐在我们头上!我告诉你们,现在是我们在为江湖的明天卖命,可是江湖上传颂的还是你们这些老家伙的名字凭什么?啊?凭什么!难道要我们等到你们死光了,才有出头的机会?难道我们要老了,才能为人所认可?我可不服气,我不愿意在将来活在过去,我只想在现在得到我本来应得的东西!

  他说到后来,几乎声嘶力竭,额上青筋条条绽起,直把沈放、葛百里说了个目瞪口呆。李太平见了他们的样子,越发来气,恶狠狠跺一跺脚,愤愤地便欲离去。

  便在此时,门外恰好拥进一群人物,当先一人五十来岁,生着连鬓的络腮胡子,进得厅来便叫道:大哥、二哥,魔教东来此事当真?正是三寨主莫三生回来了。这莫三生是个急脾气,全没注意到沈放、葛百里气色晦暗,张嘴又问:那报信的呢?那什么那个李李太平!在哪里?

  李太平被众人堵在门口尚未离去,听他如此无理,更是恼火,把胸膛一拍大声道:李太平在此!阁下有何贵干?这回轮到莫三生被吓了一跳,回过身来,上下打量,道:是你传信说魔教东来?

  不错!那又怎的?

  莫三生哪晓得他的脾气,当下还要出言恫吓,道:你说真的?小伙子,这事可关系到武林命脉,开不得半点玩笑。若是日后查出此事不实,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李太平一怔,脸色变了几变,道:好,我也不知此事真假。那不如我就在这里等待。说完,便又自顾自到一旁坐了。其他人再问他什么话,他却闭紧了嘴,再也不说一句。

  莫三生看这小子颇不顺眼,但沈放、葛百里却极力袒护。他二人虽被这倔强少年骂了个狗血喷头,但却终究明白,这少年与己方是友非敌,虽不去招呼他,却也不该为难他。

  与莫三生一同来的,有华山派掌门方真人及门下弟子二十人。到了掌灯时分,其余相约助拳的金锏虎吴伯喜及五位镖师、丐帮戚长老及五十帮众、长安四公子中的乱红公子、惜惜公子及各自门客十人都已陆续赶到。连上三友山庄的家丁护院,百来多号人济济一堂,共商抗击魔教之事,瞧来密密麻麻蔚为壮观。只是沈放、葛百里见了这些李太平意料中的人物,不由心中都有些不是滋味。

  李太平的屁股便如长在了那张椅子上一般,任你人来人往,我自岿然不动。偌大的议事厅中,人们你来我往,椅子被搬来移去,却只有李太平一人一椅,如大树生根、礁岩碎浪般稳如泰山。他行为怪异,别人自然会忍不住多看两眼。待听得葛百里说明带来魔教东来消息的便是他,大家自然更忍不住再多看两眼。李太平凛然不动,每有目光投来,必然恶狠狠地瞪回去,其目光之灼灼,气焰之高涨,一来二去倒让别人都不敢正眼瞧他了。

时间提醒:2018-09-26 08:28:35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