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一个孤独的声音(4)

  

  我应该怎么对她说呢?我已经意识到自己必须隐藏我已经怀孕的事实。他们不会让我见他!幸好我很瘦,没想到瘦也是一件好事。从外形上,其他人几乎看不出我和普通人有何区别。

  “有。”我说。

  “有几个?”

  我暗自思忖,我得告诉她我有两个孩子。如果我说只有一个孩子,她一定不会让我进去。

  “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

  “既然如此,你们也不再需要第三个孩子了。好吧,听着:他的中枢神经系统已经彻底瘫痪,他的大脑也已经完全被破坏了。”

  好吧,我心想,那就是说他会有一些烦躁不安。

  “还有,你记住:如果你哭,我立刻就会把你赶出去。你不能抱他,也不能亲他,甚至不能距离他太近。你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可是这个时候,我早已打定主意,绝不离开这里。假如我离开,那也一定是和他一起离开。我发誓!我走了进去,他们正坐在床上打牌,时不时发出一阵哄笑。

  “瓦斯亚!”见到他们,我立刻冲着他大叫起来。

  他转过身:

  “噢,好吧,我不玩了!没想到她竟然找到了这里!”

  出现在我眼前的他看上去十分滑稽。他一向都穿52号的衣服,但是此刻他身上却穿着一件48号的睡衣。袖子和裤子都短了一大截。不过,他的脸已经不肿了。面部表情看起来也自然了很多。

  我说:“你打得怎么样啊?”

  他想冲上来拥抱我。

  医生制止了他:“坐下,坐下,”她说道,“这里不准拥抱。”

  我们听了,立刻哈哈大笑起来,就像听到了一个好笑的笑话。接着,所有人都从其他病房里赶了过来,所有从普里皮亚季来的人都到齐了,总共28个人。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城里的情况如何?我告诉他们,那些人已经开始疏散城里的居民,在三到五天的时间里,城市里所有的居民就都会被撤离到其他地方去。他们听了,一句话也没说,过了一会儿,其中的一个女伤员——在转移到莫斯科的伤者中,有两名女性——开始呜呜地哭了起来。事故发生时,她正在核电站里值班。

  “噢,天啊!我的孩子们还在那里。他们怎么样了?”

  我想和他单独待一会儿,哪怕只有一分钟也好。其他人似乎察觉到了我的这一想法,他们编出了各种各样的理由,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病房,去了隔壁的大厅。当他们离开后,我终于拥抱和亲吻了他,但是,他很快就闪到了一边。

  “不要坐得离我太近。你拿把椅子。”

  “这样做太愚蠢了。”我一边说,一边挡开了他递过来的椅子,“你看到爆炸了吗?你看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你们是第一批赶到事故现场的人。”

  

  
时间提醒:2018-09-26 08:47:06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