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一个孤独的声音(7)

  

  “我告诉过你,我会带你来看莫斯科的美景。我也告诉过你,每逢节假日,我都会给你送花……”

  我扭过头,看到他的枕头下放着三枝康乃馨。他给了护士一些钱,让她帮他买了这些花。

  我转身跑到他的床边,亲吻着他。

  “我爱你!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

  他开始低声抱怨道:“你忘了医生是怎么跟你说的吗?不准抱我,也不准亲我!”

  他们不让我抱他,可是,我……我把他扶起来,让他坐好,然后给他铺好床,给他量体温。接着,我端起尿盆,出去洗干净,然后回到房间里。那天晚上,我一直和他在一起。

  我开始感到有些眩晕,幸亏当时我正在走廊上,而不是在房间里。我死死地抓住窗沿,从而支撑住自己的身体。一名医生从我身边经过。他一把拉住我的胳膊,突然问道:“你是不是怀孕了?”

  我立刻矢口否认:“不!我没有怀孕!”当时的我吓坏了,生怕有人会听到我们的谈话。

  “不要对我撒谎,”他叹了一口气,说道。

  第二天,我被叫到了负责人的办公室里。

  “你为什么要对我撒谎?”她问道。

  “我别无选择。如果当初我告诉你,你一定会把我送回家。这是一个神圣的谎言!”

  “你在这里能做什么呢?”

  “至少,我能在他身边陪着他……”

  我十分感激安吉莉娜·瓦西列芙娜·古斯科娃,我这辈子都对她感激不尽!其他伤者的妻子也都赶来了,但是医院不准她们进来。他们的母亲和我在一起。瓦洛佳·普拉维科的母亲不停地哀求上帝:“请带我走吧,不要带他走。”一位被大家称为盖尔医生的美国教授——他就是那位为他做骨髓手术的医生——尝试着安慰我。他说,虽然希望十分渺茫,但是毕竟还是有希望的。

  他的肌体是那么强壮,而他又是那么坚强!他们打电话叫来了他所有的亲人:住在白俄罗斯的两个妹妹以及住在列宁格勒的弟弟,他曾经在那里当过兵。娜塔莎是他们姊妹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当时还只有14岁,她十分害怕,一直哭个不停。然而,她的骨髓却是最适合他的。(她再度陷入沉默。)现在,我终于能够开口谈论这件事情了,在此之前,我根本无法谈论这一话题。在过去的十年当中,我从没提起过这件事情。(又是一阵沉默。)

  当他发现他们要从他最小的妹妹身上植取骨髓为他骨髓手术的时候,他二话没说就拒绝了:“我宁愿死掉。她还那么小,不要碰她。”他的大妹妹柳达当时28岁,她自己就是一名护士,所以她十分清楚这一抉择意味着什么。“只要能让他活下去就行。”她说。我目睹了手术的全过程。他们俩躺在两张桌子上,彼此靠得很近。手术室上方有一扇大窗户。手术进行了两个小时。

  

  
时间提醒:2018-12-19 03:30:40 (凌晨啦注意休息哦,好身体再战500年!)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