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逝者的国度(5)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养了一只非常可爱的小猫,我给它起名叫瓦斯卡。那年冬天,老鼠们因为饥饿而变得异常疯狂且极具攻击性。它们和我一样,都已经没地方可去。于是,它们就蜷缩在一些掩护体下面。

  我在谷仓里储存了一些粮食,它们发现了,就在谷仓的墙壁上挖了一个洞。但是最后,瓦斯卡救了我。假如没有它,我一定会饿死。我会和他说话,和它一起吃饭。后来,瓦斯卡不见了。也许,它被那些饥饿的狗吃掉了。我不知道。那些狗总是饿着肚子跑来跑去,直到死去。村子里的猫也饿得厉害,以至于猫妈妈常常会把自己的孩子当成食物。当然,这样的事情往往发生在冬天,夏天,食物相对较为充足。上帝,请原谅我。

  现在,有时候,我甚至会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再在这里生活下去。对于一个年迈的老太太而言,即便是在夏天,炉子里的火烧得旺旺的,我也会觉得冷。警察时不时会来这里检查,每次来,他们都会给我带一些面包。可是,他们来这儿检查什么呢?

  这里只有我和我的猫。我已经换了一只猫。当我们听到警察的声音时,我们就会变得很高兴。我们会跑上前去。他们丢给他一根骨头,然后问我:“要是强盗来了,你怎么办?”“他们能从我这儿抢走什么?我这儿还有什么值得他们抢呢?我的灵魂?因为除此以外,我已经一无所有。”他们都是些不错的大男孩。听了我的话,男孩们哈哈大笑起来。他们还给我带来了一些收音机电池,我现在还在听收音机。我喜欢柳德米拉·芝基娜,可是她现在很少出来唱歌。也许,她也老了,就像我一样。我丈夫过去经常说——他常常这样说:“舞曲结束了,把小提琴收起来吧。”

  我会告诉你我是如何找到我的小猫的。我失去了可爱的瓦斯卡。我等着它回来,一天、两天,我足足等了一个月,可是,它始终没有出现。于是,我知道它不会回来了。我又变成了一个人,身边甚至连个说话的对象也没有。我在村子里四处溜达,我走进别人家的院子,大声呼唤它的名字:瓦斯卡,瓦斯卡!一开始,村子里到处都是四处闲逛的小猫、小狗,后来,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它们就慢慢地消失了。对此,死神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土地会慷慨地接纳所有人。我就这样在村子里走着,漫无目的地走着。我走了两天,第三天,我在商店门口看到了它。它也看到了我。它看起来显得很高兴,我也很高兴。但是,它并没有出声。“那好吧,”

  我说,“我们一起回家吧。”可是,它坐在那儿一动不动,喵喵直叫。我又对它说:“你在这儿有什么好处呢?狼会把你吃掉的,它们会把你撕成碎片。走吧,跟我走吧。我有鸡蛋,还有一些猪油。”可是,我跟它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猫听不懂人的语言,既然如此,它又怎么可能听得懂我说的话呢?于是,我转身,向前走去,它突然跑过来,跟在我身后,喵喵地叫个不停。“我会让你尝尝猪油的味道。”喵!“我们俩一起相依为命。”喵!“我叫你瓦斯卡。”喵!它陪我度过了两个冬天,我们俩就这样一起生活到了现在。

  晚上,我会做梦,我梦到有人在叫我。那是我邻居的声音:“吉娜!”随后,一切就恢复了平静。过了一会儿,我又听到了她的声音:“吉娜!”

  有时候,我也会感到无聊,每当这时,我都会一个人哭泣。

  

  
时间提醒:2018-04-19 21:32:29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