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逝者的国度(18)

  

  我真的不应该谈论这些。我马上就要有孩子了。可是,我会告诉你一切,不过,我有一个要求:不要把我的姓写出来。我的名字叫斯威特拉娜。我还有亲人在那里生活,如果他们知道这一切,一定会杀了他们。以前,我还以为我们永远都不会再遭遇战争。我想,我们亲爱的祖国这么大,我们是世界上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苏联时代,他们告诉我们,我们现在之所以会过这种贫瘠的生活,那是因为我们曾经遭受过一场惨烈的战争,正是因为如此,我们的人民才会受苦受难,但是现在,我们拥有一支强大的军队,没有谁再敢侵犯我们。没有人能够打败我们!然而,没过多久,我们就开始互相残杀。这和以往的战争不同,这次的战争不同于我爷爷记忆中的战争——他曾经英勇无畏地抱着刺刀,冲向德军。现在,邻居们互相开枪射击,那些曾经一起上学的男孩们也开始互相残杀,并且强奸上学时就坐在他们身边的女孩。所有的人都疯了。

  我们的丈夫都保持沉默。这里的男人们全都默不作声。他们不会和你说一个字。当他们离开时,人们冲着他们大叫,说他们像女人一样临阵脱逃,背叛了自己的祖国,简直就是胆小鬼。可是,这样做又有什么不好呢?面对同胞开不了枪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我的丈夫是一名塔吉克人,他本应该冲在前面,像其他塔吉克人一样去杀人。可是,他说:“我们走吧。我不想加入战争。我也不需要自动枪。”

  那里是他的国家,但是他离开了,因为他不想杀死另一个塔吉克人——和他一样的塔吉克人。但是,在这里,他十分孤单,他的兄弟还在塔吉克,还在那里拼杀。其中有一个已经在厮杀中丧生了。他的妈妈还住在那儿,还有他的姐妹们。我们坐火车离开了杜尚比,火车上的玻璃都是破的,车厢里没有暖气,很冷。没有人对火车开枪,但是人们不断地向火车扔石块,石块砸碎了车窗玻璃。那些人大叫:“俄国佬,滚蛋!该死的占领者!休想再侵犯我们!”可是,他是一名塔吉克人,却不得不忍受这些谩骂。而且,我们的孩子也听到了这些话。我们的女儿已经上一年级了,她喜欢班上的一个男孩,他也是一名塔吉克人。她从学校回来后问我:“妈妈,我是什么人,塔吉克人,还是俄罗斯人?”你该怎么向她解释呢?

  我不应该谈论这些……可是我会告诉你的。帕米尔的塔吉克人正在和库利亚布的塔吉克人作战。他们都是塔吉克人,他们有着相同的信仰,信奉相同的《古兰经》,但是库利亚布人杀死了帕米尔人,帕米尔人也从来不对库利亚布人手下留情。一开始,他们冲进城市里的广场,众人围在一起叫嚷、祈祷。我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我也去了。我问其中的一个老人:“你们抗议是为了什么?”

  他们回答说:“我们向国会提出抗议。他们告诉我们这一届的国会主席是一个大坏蛋。”没过多久,广场上就变得空无一人,然后他们就开始射击。突然之间,这个国家就彻底变了样,便成了一个陌生的国家,一个我不认识的国家。一切都来自于东方!在那之前,我们以为根据苏联法律,我们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这里埋葬了不计其数的俄罗斯人,但是再也没有人会为他们而哭泣。人们在俄罗斯人的墓地里放牧,饲养家禽。年迈的俄罗斯老人四处游荡,在垃圾堆里翻找食物……

  当时,我还是一名护士,在产房里工作。那天,我正好值夜班。有一个女人正在产房里生孩子,生产过程并不顺利,她疼得大声叫唤——突然,一个老太太跑了进来,她既没有戴手套,也没有穿医生的制服。发生了什么事?她怎么可以这样就闯进产房?“女孩们,外面来了好多人!他们全都戴着面具,手里还拿着枪。”就在这时,他们闯了进来:“把药给我们!还有酒!”

  

  
时间提醒:2018-07-21 21:38:11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