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逝者的国度(17)

  

  一首无言的歌

  我会跪下来求你——求求你,请你一定要找到我们的安娜·萨什科。她以前就住在我们这个村子里,住在科祖斯基。她名叫安娜·萨什科。我会告诉你她的长相,你可以把我们说的都记下来。她一生下来就是个哑巴,而且还有一点驼背。她一直一个人住,现在已经60岁了。转移时,他们把她送上了一辆救护车,然后就把她送走了。她没上过学,不会写字,所以我们从没收到过她的信。他们把那些孤寡老人和病人都送到了一个特殊的地方。他们把这些人藏了起来,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哪儿。请你把这些都写下来……

  整个村子的人都为她感到难过。我们一直把她当成是一个小姑娘,悉心地照顾着她的饮食起居。村里的人会主动地帮她劈柴,有的人则会定期给她送牛奶,还有人会一整夜都坐在她的房子里,陪着她,为她点炉子。我们在另一个地方住了两年,然后才重新搬回到这里,回到自己的房子里。请你告诉她,她的房子还在,屋顶和窗户也全都完好无损。不管她的房子里少了什么东西,或是有什么东西坏了,我们都能帮她修好,让一切恢复原状。如果你甚至只需要把她的地址告诉我们,让我们知道她住在哪儿受苦,我们就会循着地址找到她,然后把她带回来。这样一来,她就不会在痛苦和悲哀中死去。我求求你一定要找到她。一个无辜的灵魂正在受苦,而她的身边全都是她不认识的陌生人……

  还有一件关于她的事情,我刚才忘了告诉你。当她觉得难受或不舒服的时候,她就会唱歌。她唱的歌没有歌词,只有曲调——她的声音。她不会说话。当她觉得难受或不舒服的时候,她就会唱:“啊——啊——啊。”她的歌声会让你心痛、让你难过。

  玛丽亚·沃尔楚科

  邻居

  关于祖国

  独白者:K.一家——妈妈和女儿,以及一个自始至终没说过一个字的男人(女儿的丈夫)。

  女儿:

  一开始,我没日没夜地哭。我只想做两件事:大声地哭出来,和人说话。我们来自于塔吉克斯坦的首都杜尚别。我们离开时,那里正在打仗。

  我现在其实不应该谈论这些。我还有期待——我怀孕了。但是,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有一天,他们走上汽车,检查我们的护照。他们看上去和普通人一样,只不过他们全都配备了自动武器。他们逐一翻看手中的文件,然后把一些男人赶下了车。紧接着,就在车门旁边,他们开枪杀死了那些男人。他们甚至都没有把那些男人带到一旁去,躲开众人的视线。

  我简直不敢相信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可是我目睹了一切。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两个男人拖出去,其中的一个还那么年轻、那么英俊,他用塔吉克语和俄语冲着那些人大声喊叫。他说他的妻子才刚刚生下一个孩子,他家里还有三个幼小的孩子需要照顾。可是,那些人听了立刻哈哈大笑起来,他们其实也很年轻,非常年轻。看起来,他们和普通人真的毫无区别,除了他们身上带着自动武器。他跪了下来,逐一亲吻他们的鞋子。车厢内一片寂静,全车的人都没有说话。车子启动了,随后,我们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射击声。当时,我害怕极了,根本不敢往后看。(她开始哭泣。)

  

  
时间提醒:2018-01-19 03:54:22 (凌晨啦注意休息哦,好身体再战500年!)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