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逝者的国度(16)

  

  所以爆炸刚一发生,它们就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响声。当时的广播里什么也没说,报纸上也找不到任何相关的新闻,但是这些蜜蜂却知道了一切。第三天,这些蜜蜂终于从蜂巢里飞了出来。现在,我们再来说一说那些黄蜂——我们家门外的走廊上有一个黄蜂巢,从来没有人碰过它,但是就在核电站发生爆炸的那天早上,蜂巢里的黄蜂全都不见了——我们既没有看到一只黄蜂的尸体,也没有看到一只活的黄蜂。直到六年后,这些黄蜂才重新回到了这个巢穴里。

  辐射——它令人们望而生畏,也让动物们纷纷退避三舍,包括天上的小鸟在内。就连那些树都对此心存畏惧,只不过,它们只能保持沉默,无法开口说话。这是一场巨大的灾难,任何一个人都在劫难逃。不过,那些科罗拉多甲虫并没有藏起来,它们像以往那样在田地里四处徘徊,啃噬我们的土豆,把一株土豆啃得只剩下叶子。它们已经习惯了有毒的食物,就像我们。

  然而,只要一想起这件事,我就会想起一个令人痛心的事实——每个家庭都有人因此而死亡。住在河对岸那条街上的所有女人都成了寡妇,你在那条街上看不到一个男人。所有的男人都死了。在我生活的这条街上,只剩下了我爷爷和另一个男人。上帝把男人们先带走了。为什么会这样?没有人能告诉我们原因。

  不过,你想一想——假如男人们都活了下来,但所有的女人都死了,只留下他们独自生活,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他们会喝得酩酊大醉,噢,他们一定会变成酒鬼!为了暂时忘记悲伤,他们只能借酒浇愁。现在,我们这些活下来的女人都十分空虚,这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女人甚至说,自己的女性特征已经几乎完全消失殆尽。无论是年迈的老太太,还是年轻的小姑娘,情况都是如此。她们中的一些已经错过了生育年龄,而有些人则已经无法受孕。每当我想起这一切,我都会无比悲伤——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就像一切都从未发生过一样。

  我还能说点什么呢?你必须要活下去。没了,就这些。

  哦,我还有一些话要说。在此之前,我们全都是自己搅拌黄油,自己做奶油、乡村奶酪和普通奶酪。我们还会自己做乳面团。城里的人们也吃乳面团吗?做乳面团其实很简单:你把水倒进面粉,充分地拌匀,这样你就能得到一些细碎的小面团,然后你再把这些面团放进盛满开水的容器里,把加入面团的水烧开,再倒一些牛奶进去,乳面团就做好了。妈妈向我演示了制作乳面团的流程,并且对我说:“孩子,你一定要学会它。我就是从我妈妈那里学到这一方法的。”我们喝的是加入了白桦树和枫树树汁的果汁。我们把豆子放进烤箱里烤熟。我们还自己做加了糖的蔓越橘。战争年代,我们四处收集扎手的荨麻和鹅掌。因为饥饿,我们得了水肿病,看起来反倒比以前胖了不少,但是不管怎样,我们活了下来。

  那时候,树林里长着许多浆果和蘑菇,可是现在,它们全都不见了。我曾经一直以为自己菜锅里的食物永远都不会改变,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现在,你不能喝牛奶,也不能吃豆子。他们不允许你吃任何蘑菇或浆果。他们说所有的肉类在烹饪前都必须在水里浸泡三个小时;他们说,当你煮土豆的时候,前两次烧开的水都必须要倒掉。是啊,你不能和上帝作对。你必须要活下去。他们恐吓我们,就连我们的水也不能喝了。可是,没有水,你还能做什么呢?每个人的体内都有水。也许,水就是永恒?水是所有生命的源头。你能问谁呢?没有人能回答你。人们向上帝祈祷,但是从来不会向上帝提问。你需要做的就是必须活下去。

  安娜·彼得罗芙娜·芭达耶娃

  定居者

  

  
时间提醒:2018-01-21 14:21:36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