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逝者的国度(14)

  

  “我什么人都不怕——不怕死人,也不怕动物,我谁都不怕。我的儿子从城里来,我的所作所为令他十分生气:‘你为什么要坐在这儿?要是那些强盗冲进来杀了你怎么办?’可是,他到底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呢?房子里有一些枕头。在一个简单的房子里,枕头就是你的主要家具。如果小偷想进来,就在他刚把头从窗子里伸进来的那一刻,我就会用斧头让他人头落地。这里的人都是这样做的。也许,这里根本就没有上帝,或者,这里有其他神灵,但是这里住着一些人,而我还活着。”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为什么会爆炸?有些人说,这全都是科学家们的错。他们从上帝的手里抢面包,而现在,上帝在天上哈哈大笑。我们却成为了科学家们的替罪羔羊。”

  “我们住得一点都不好,从来就不好。我们过得并不太平。我们总是心神不宁,惶惶不可终日。一切就像回到了打仗之前,他们到我们这儿来抢人。他们开着黑色的汽车冲进村子,从地里拖走了三个男人,直到现在,他们还没有回来。我们心中总是充满了恐惧。”

  “可是现在,我们自由了。近年的收成很好,大丰收。我们过着男爵一样的富裕生活。”

  “除了一头奶牛,我已经一无所有。假如他们不发动另一场战争,我愿意把这头奶牛上缴。我恨透了战争!”

  “在这里,我们见证了一场超越一切战争的战争——切尔诺贝利。”

  布谷鸟唧唧喳喳地叫个不停,喜鹊也啾啾地直叫唤,玫瑰花开得异常灿烂。它们还能繁殖下一代吗——谁知道呢?一天早上,我透过窗户,向院子里望去,几只野猪正在拱地。它们全都是野生的。你可以让人在某个地方重新定居,但是你却不能限制麋鹿和野猪的生活范围。水也从来都不会接受堤岸的束缚,它会沿着土地四处流淌,一直流到地下。

  “我很疼,姑娘们。哦,真的很疼!让我们保持安静吧。他们会静悄悄地把棺材抬到你的床边。一路上,他们都很小心,尽量不让它碰到门、床等任何东西,以免发出碰撞声。不然,你就必须等到下一个人死。上帝啊,请你记住他们的名字吧。愿你的国降临。请让祈祷者在他们下葬的地方为他们祈祷。在这里,我们什么都不缺——包括坟墓,到处都是坟墓。笨重的卡车正在工作,和它一起工作的还有体积庞大的推土机。那些房子正在倒塌。掘墓者正在卖力地干活。他们埋葬了学校、指挥部和浴池。世界还是原来的世界,但是这里的人已经不是原来的人。有一件事,我一直都没弄清楚:人们还有灵魂吗?如果有,又是哪一种呢?还有,他们是如何适应另一个世界的呢?我的爷爷用了两天的时间才离开这个世界,而我则一直躲在壁炉后,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他的灵魂会从他的身体里飞出来吗?我跑出去给奶牛挤奶——然后,又跑回来,大声地叫他。他躺在那儿,眼睛还睁着,可是他的灵魂已经飞走了。又或者,其实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见面呢?”

  “有一位年迈的老太太曾经许诺说,我们都将获得永生。我们祈祷。上帝啊,请赐予我们力量,让我们战胜生活中的苦难,坚强地活下去。”

  

  
时间提醒:2018-10-19 14:26:20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