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逝者的国度(12)

  

  “我有两袋盐。没有政府,我们一样能过得很好!我们有足够的圆木——树林就在我们身边。房子里很暖和。煤油灯已经点亮。这真棒!我有一只山羊、一个孩子、三头猪、14只鸡。还有土地和青草——我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井里有水。最重要的是,我们享有自由!我们都很开心。再也没有什么集体农庄了,我们和周围邻居的关系密切而融洽。我们还需要再买一匹马,除此以外,我们什么都不需要了。只要再买一匹马就行。”

  “这是一位记者曾经说过的话:我们不仅仅是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我们等于回到了一百年前。我们用锤子来收割成熟的庄稼,用镰刀来割草。我们直接在沥青马路上碾麦子。”

  “战争年代,他们放火烧了我们的村庄,我们只能住在地下或碉堡里。他们杀死了我的一个兄弟和两个侄子。我们失去了17位亲人。我的妈妈不停地哭,不停地哭。有一位年迈的老太太穿梭于各个村庄之间,四处捡东西。‘你正在服丧吗?’她问我妈妈。‘不要为他们的离去而感到悲哀了。他们将自己的生命给予了别人,这样的人是神圣的。’为了我的祖国,我愿意做任何事情,唯独不愿杀戮。我是一名教师,我教育我的学生们要爱其他人。我告诉他们:‘最终取得胜利的总是美好的事物。’孩子们还很小,他们的灵魂都很纯洁。”

  “切尔诺贝利事件就像一场超越所有战争的战争。你根本就无处可藏。无论是地下、水下,还是空中,你都无处可藏。”

  “我们马上就关掉了收音机。对于外面发生的事情,我们一无所知,但是我们的生活很平静。我们不会感到沮丧。人们来到这儿,给我们讲各种故事——战火已经蔓延到了各个地方,有的说什么社会主义已经终结,我们现在生活在资本主义的统治下。沙皇时代又回来了。这都是真的吗?”

  “有时候,野猪会闯进我们的花园,有时候闯进来的是狐狸。但是,我们却很少看到人的踪迹。到这儿来的只有警察。”

  “你应该去看看我的房子。”

  “还有我的。我们家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来过客人了。”

  “我双手抱胸,祈祷道:亲爱的上帝!警察已经来过两次了,他们砸坏了我的炉子,把我拖上了一辆拖拉机,带我离开了这儿。但是,我又回来了!他们应该让人们进来——他们全都跪在地上哀求他们。他们将我们的悲哀扩散到了全世界。现在,回来的只有死人。他们只允许死了的人回到这里。活着的人只能在夜色的掩护下,穿过树林,偷偷地回家。”

  “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地想回来收割粮食。情况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想把自己地里的粮食收回来。警察列了一个清单,单子上列的是经他们许可能够回来的人的名字,但是未满18岁的孩子一律不准回去。人们都来了,当他们站在自己的房子旁边时,他们简直高兴坏了。他们站在自己院子里的苹果树下。一开始,他们会在墓地里号啕大哭一番,随后,他们回到自己的院子里,默默地流泪、祈祷。他们留下了许多蜡烛。他们把蜡烛挂在自己的篱笆上,就像当初他们在墓地的小篱笆上挂满蜡烛,哀悼逝者一样。有时候,他们甚至会在家里留下一个花圈,然后在大门上挂一条白色的毛巾。一位年纪大的老太太宣读祷文:‘兄弟们,姐妹们,请大家耐心一点!’”

  “人们带着鸡蛋和面包卷,以及任何他们能带去的东西前往墓地。每个人都坐在自己亲人的墓边。他们轻轻地呼唤自己的亲人:‘妹妹,我来看你了。你吃点东西吧。’或是说:‘妈妈,亲爱的妈妈。爸爸,已经去世的爸爸。’他们试图通过自己的呼唤,将远在天堂的亲人的灵魂呼唤下来。有些人的家人今年才刚刚去世,这些人往往会哭着呼唤亲人的名字,而那些亲人已经去世多年的人们则通常不会哭泣。他们会和去世的亲人聊天,回忆往事。所有的人都会祈祷,就连那些不知道该如何祈祷的人都加入到了祈祷者的行列中。”

  

  
时间提醒:2018-07-20 22:30:20 (夜深啦注意休息哦,您的家人需要你!)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