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逝者的国度(22)

  

  我穿越树林,边走边想。其他人总是在看电视——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些人近况如何?可是,我不想看电视,也不想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

  我们曾经过着另一种生活……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那时候,我是其他人眼中的重要人物,我有军衔,我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里的陆军中尉。在这里,在成为市政委员会的清洁工之前,我一直失业在家。现在,我的工作就是冲洗地板。我已经适应并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再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改变它,迎接另一种生活。有些生活在这里的人为我们感到难过,另一些人则耿耿于怀——“难民们偷走了我们的土豆,晚上,他们偷偷溜进地里,把土豆挖走了。”我的妈妈说过,在那场旷日持久的大战当中,人们互相怜悯,更加深切地为彼此感到难过。最近,他们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匹疯了的马。它已经死了。在另一个地方,他们发现了一只死兔子。没有人杀它们,但是它们都死了。这件事让所有人都感到忧心忡忡。然而,当他们发现一名已经死了的流浪者的时候,大家又突然不担心了。不知为何,这里的人已经开始习惯自己的身边不断有死人出现。

  莉娜·M.——她来自吉尔吉斯斯坦。她坐在自己的家门前,那姿势就像是在照相。她的五个孩子坐在她旁边,还有他们从吉尔吉斯斯坦带来的猫,梅捷利察。

  我们觉得自己就像是在战争中逃难。我们紧紧地抓着自己的东西,向火车站跑去,这只猫一直跟着我们,于是,我们就收留了它。我们坐了整整12天的火车。最后两天里,我们的粮食只剩下了一些罐装的卷心菜沙拉和一些开水。我们一直守护着大门——手里握着一把铁锹,一柄斧头,还有一把锤子。这样说吧——有天晚上,一些强盗袭击了我们。他们差一点就杀了我们。现在,他们能够为了一台电视机或一台冰箱而杀人。尽管现在吉尔吉斯斯坦境内已经很少听到枪声,但是在当时,当我们从那儿离开时,我们真的有一种逃离战争的感觉。即使是在戈尔巴乔夫执政时期,那里的大屠杀也从未停止过——就在奥什,吉尔吉斯人和乌兹别克人相互屠杀对方,不过现在,他们双方似乎已经达成了协议,不再互相攻击。许多吉尔吉斯人都害怕承认这一事实,但是我们是俄罗斯人。当你排队买面包的时候,他们就会开始冲着你大声嚷嚷:“俄罗斯人,滚回去!吉尔吉斯斯坦是吉尔吉斯人的国家!”紧接着,他们就会把你推出队伍,同时大声地斥责你,用吉尔吉斯语说一些诸如“我们自己的面包都不够吃,为什么还必须得养活你们”之类的话语。我不太懂他们的话,我只学了一些简单的词语,从而使我可以在市场里买东西时和他们讨价还价。

  我们曾经有一个祖国,但是现在没有了。我是什么人?我妈妈是乌克兰人,我爸爸是俄罗斯人,而我却是在吉尔吉斯斯坦出生和长大的。长大后,我嫁给了一名鞑靼人。谁能告诉我,我的孩子是什么人?他们的国籍是什么?我们全都是混血儿,我们的血管里流淌的都是混合了多民族血液的鲜血。在我们的护照上——我和我孩子的护照上——国籍一栏写的都是“俄罗斯”,可是我们并不是俄罗斯人。我们是苏联人!可是,这个国家——这个我出生的国家——已经不存在了。那个被我们称之为“祖国”的国家现在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就连我们生活的那个时代也随着她一起消失了。现在,我们就像一群蝙蝠。我有五个孩子,最大的已经上八年级了,而最小的那个还在幼儿园里。我把他们全都带到这儿来了。我们的国家不存在了,可是我们还活着。

  吉尔吉斯斯坦是我出生和成长的地方。我曾经帮助他们建造了一间工厂,后来,我就在那家工厂里工作。“从哪儿来的就回哪儿去吧,这里是属于我们的。”除了我的孩子,他们什么都不准我带走。“这里是属于我们的。”可是,我又属于哪里呢?人们都在逃跑。所有的俄罗斯人都加入了逃难的队伍。不,应该说是苏联人。没有人需要他们,也没有人在等待他们的归来。

  

  
时间提醒:2018-12-19 03:08:41 (凌晨啦注意休息哦,好身体再战500年!)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