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逝者的国度(20)

  

  当我还在那里的时候,我的灵魂就已经死了。我将会在没有灵魂的情况下生下我们的孩子。住在这里的人越来越少,许多房子都空了。我们就住在一片树林旁边。当这里住满了人的时候——就像火车站,熙熙攘攘——我并不喜欢这里。我也不喜欢那些充满战争的地方。(说到这儿,她的眼泪夺眶而出,再也说不出一个字。她的独白因此而结束。)

  母亲:

  战争——我只能谈这个。我们为什么要来这儿?为什么要来切尔诺贝利?因为没有人会把我们从这儿赶走。因为没有人会把我们驱逐出境。现在,这里不属于任何人。上帝接管了这里。人们都走了。

  在杜尚比,我是火车站的副站长。除我以外,车站还有另外一名副站长,他也是一名塔吉克人。我们的孩子一起长大,一起上学,假期时,我们两家人还一起外出度假:新年假期、五一劳动节。我们一起喝啤酒,一起吃泡芙。他叫我“妹妹,我亲爱的妹妹,俄罗斯妹妹”。有一天,他走进来——我们在同一间办公室里办公——站在我的办公桌前,冲着我嚷嚷道:

  “你打算什么时候滚回你的俄罗斯去,啊?这是我们的国家!”

  我想,当时我一定是疯了。我跳起来,冲着他大叫一声。

  “你的外套是从哪儿买的?”

  “列宁格勒。”他说。我的话让他有些惊讶。

  “那你还不把这件俄罗斯外套脱下来,你这个狗娘养的!”刚一说完,我就把那件外套从他身上扒了下来。“你头上的帽子是从哪儿来的?你不是曾经向我吹嘘过,这是他们从西伯利亚给你寄来的吗?你给我把它摘下来!还有这件衬衣!裤子!这些都是在莫斯科加工出来的!它们全都是俄罗斯货!”

  我扒光了他身上的衣服,只剩下内衣内裤。他身材高大,我站起来只到他的肩膀,但是我扒光了他的衣服。人们已经围了上来。他大声叫道:“离我远一点,你这个疯子!”

  “不!把这些属于我的东西都还给我,这些全都是俄罗斯人的!我要把它们全都带走!”

  当时的我已经近乎疯狂。

  “把你的袜子给我!还有你的鞋!”

  我们不分白天黑夜地工作。所有的火车都超载了。人们在四处奔走。许多俄罗斯人都离开了——成千上万的俄罗斯人像逃难一样离开了塔吉克斯坦。不过,还有一名俄罗斯人没有走。深夜两点,我目送着一辆开往莫斯科的火车离开了车站,大厅里仍然有许多从库尔干秋别赶来的孩子,他们没能挤上火车。我掩护了他们,我刚把他们藏起来,随后就有两个带着枪的人来找我。

  “噢,孩子们,你们怎么进来了?”说话的同时,我的心也紧张得怦怦直跳。

  “这全怪你自己。你这儿的大门全都敞开着。”

  “我刚送走了一列火车,还没来得及关门。”

  “这里的那些孩子是什么人?”

  “他们都是我们的孩子,他们是从杜尚别来的。”

  “也许,他们来自于库尔干,你说呢?他们是不是库利亚布人?”

  “不,不是的。他们都是我们的孩子。”

  

  
时间提醒:2018-12-14 06:28:45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