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逝者的国度(25)

  

  士兵们的话

  二等兵:阿尔焦姆·巴赫季亚罗夫,清理人:奥列格·列昂季耶维奇·沃罗贝,司机兼侦察兵:瓦西里·约瑟福维奇·古希诺维奇,警察:根纳季·维克托罗维奇·德门耶夫,清理人:维塔利·鲍里索维奇·卡巴列夫斯基,司机兼二等兵:瓦伦丁·科姆克夫,直升机飞行员:爱德华·鲍里索维奇·柯诺克夫,清理人:伊戈尔·里特文,二等兵:伊凡·亚历山德罗维奇·卢卡舒克,盖格操作者:亚历山大·伊万诺维奇·米哈列维奇,直升机飞行员:奥列格·列昂纳多维奇·巴甫洛夫上校,警卫团指挥官:阿纳托利·鲍里索维奇·瑞拜克,二等兵:维克托·桑科,清理人:格里戈利·尼古拉耶维奇·科赫尤罗斯特,警察:亚历山大·瓦西里耶维奇·申科维奇,上尉:弗拉季米尔·彼得罗维奇·舍维德,警察:亚历山大·米哈列维奇·亚辛斯基

  我们军团在收到警报后立刻出发。不过,直到我们抵达莫斯科地铁的白俄罗斯站时,他们才将此行的目的地告知我们。军中有一个人闻讯后当场就表示抗议——我想,他应该来自于列宁格勒。他们告诉他,他们完全可以把他拖上军事法庭受审。指挥官当着我们所有士兵的面,清楚无误地说道:“违令者,要么进监狱,要么就地正法。”但是,我的想法和那个人完全相反。我想当英雄,想留下一些英勇事迹。也许,这样的想法很幼稚,但是,我们部队里有我这种想法的人很多。我们的士兵来自于苏联各地: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斯坦、亚美尼亚……这次的任务有些可怕但不知为何,我们觉得这也很有趣。

  于是,他们就把我们送到了那里,他们直接把我们送到了核电站。他们发给我们一些白色的罩衣和白帽子,还有蒙着纱布的手术面罩。我们的任务就是清理事故现场。我们首先在下面清理了一天,然后又爬到反应堆的屋顶上继续清扫。我们带着铁铲到处走。我们把那些蹿到上面去的人叫做鹤。机器人在这里根本无法作业,它们的系统完全崩溃了。但是我们能够照常工作。我们为此而感到骄傲。

  我们坐车进入了那里——那里有一块标志牌,上面写着:隔离区,限制入内。我从没打过仗,但是进入那里后,我有了一种类似于打仗的感觉。我该从哪里开始呢?从哪里开始回忆呢?因为某种原因,只要一想起它,我就会想到死亡……

  我们在路上遇到了一些疯狂的狗和猫。它们的行为举止十分怪异:它们没有把我们当成人,一见到我们,它们立刻就跑开了。我一直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也想不通它们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直到他们让我们开枪射杀它们……所有的房子都被封死了,农用器械被遗弃得到处都是。这真是有趣的一幕场景。这里除了我们和坐在警车上巡逻的警察,一个人也没有。你走进一间房子——房间的墙壁上还挂着照片,但是房子里没有人。各种文件散落在地上:共青团团员证、其他证书及奖状。在一个地方,我们发现了一台电视机,我们搬走了它,使用了一阵——我们说,我们只是借用而已——但是,我从没见过部队里有人把这里的东西带回家。这是因为首先,一来到这里,你就会有一种感觉,这里的人随时都有可能会回来;其次,不管怎样,这里的一切都或多或少与死亡相关。

  人们会开车前往核电站——核反应堆的所在地。他们想在那里拍照,然后带回去给家里的人看。他们都很害怕,但也十分好奇:这是什么?我自己是不会去的,我的妻子还很年轻,我不想冒险,可是那些男孩们全都跑去了,拍了几张照片,回来后翻来覆去地看照片。嗯……(沉默。)

  

  
时间提醒:2018-06-19 22:42:02 (夜深啦注意休息哦,您的家人需要你!)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