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逝者的国度(8)

  

  一间病房里住着七个剃光头的小女孩,你能够想象得出那是怎样的一番情形吗?在那间病房里,住着七个这样的小女孩……可是,这已经足够了!我受够了!每当我说起此事,我都有一种感觉,我的良心对我说——你背叛了她们。因为我需要用平和的口吻来描述这一切,就像自己只是一个陌生人。我的妻子从医院回来,她已经无法再承受这一痛苦:“我宁愿她死,也不愿让她受到这样的折磨。或者,干脆我死掉好了,这样一来,我就再也不用目睹这一切了。”不,我受够了!真的受够了!无论如何,我都不想再看着她们受苦了。不!

  我们把她放在那扇门上……放在那扇我父亲曾经躺过的大门上,直到他们送来一副小棺材。那副棺材很小,看上去就像是用来盛放大洋娃娃的盒子。

  我要成为见证这一切的证人:我的女儿死于切尔诺贝利事件。而他们想要我们忘记这一切。

  尼古拉·弗米奇·卡卢金

  一位父亲

  那些归来的人们

  贝利·贝莱格小镇位于戈梅利州的纳洛夫里杨思科地区。

  独白者:安娜·巴甫洛夫娜·阿特尤申科、伊娃·艾达莫芙娜·阿特尤申科、瓦西里·尼古拉耶维奇·阿特尤申科、索菲娅·尼古拉耶芙娜·莫洛兹、娜德斯达·鲍里索芙娜·尼古拉延科、亚历山大·费德洛斯维奇·尼古拉延科、米哈伊尔·马丁诺维奇·里斯

  “我们经历了这一切,并且活了下来……”

  “噢,我真想忘了这一切。太可怕了。他们把我们赶了出来,那些士兵驱逐了我们。他们带着大型军事器械一窝蜂地涌进了我们的村庄,都是那种全地形设备。一位老人——他躺在路旁的地上,奄奄一息。他要去哪儿?‘我会爬起来,’他流着眼泪说道,‘自己走到墓地去。我会安顿好自己的。’他们剥夺了我们的家园,而他们又给了我们什么?给了我们什么?你看看,这儿多美啊!我们永远地失去了这片美景,可是又有谁会赔偿我们呢?这是一片风光秀丽的观光胜地!”

  “飞机、直升机——到处都是闹哄哄的一片。还有带着拖车的卡车、士兵。当时,我还以为又要打仗了,和中国人或美国人。”

  “集体农庄会议结束后,我的丈夫回到家中,他说:‘明天,我们就会被强迫撤离。’我说:‘那我们的土豆怎么办?我们还没把它们挖出来。我们根本就没有时间挖土豆。’这时,我们的邻居来敲门,我们邀请他们进来喝东西,在聊天的时候,他们开始诅咒集体农庄的主席。‘我们哪儿也不去。我们好不容易从战争中活了下来,现在,又有辐射了。’哪怕我们会死在这儿,我们也不走!”

  “起初,我们还以为两三个月后我们就会死掉。当初,他们就是这样告诉我们的。他们到处宣扬死亡信息,恐吓我们。感谢上帝——我们最终全都活了下来。”

  “感谢上帝!感谢上帝!”

  “没有人知道另一个世界里有什么。现在,这里已经比以前好多了。变得更加熟悉了。”

  “我们就要离开了——我从妈妈的墓地前抓了一把土,装在一个小袋子里。我跪在妈妈的墓地前:‘我们要离开你了,请你原谅我们。’我是在晚上去的墓地,但是我一点也不害怕。人们把自己的名字写在房子上,刻在木头上、篱笆上,有的还把名字刻在了马路上。”

  

  
时间提醒:2018-04-21 19:24:39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