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逝者的国度(34)

  

  我曾经在报纸上看过一篇关于操作员列奥尼德·托普图诺夫的文章。列奥尼德是核电站爆炸当晚的值班工作人员。就在爆炸发生前几分钟,他按下了红色事故按钮,但是那并没有阻止爆炸的发生。事后,他们把他送到了莫斯科的医院。医生说:“要想修复他身上的创伤,我们需要另外一个完整的身体。”在他的身上,只有一处非常微小的地方没有受到辐射的感染——在他的背上。他们把他的尸体埋在了米定斯卡亚公墓,其他那些因为接受过量核辐射而死亡的人后来也都被埋在了那儿。他们用金属箔把他的棺材包了起来,然后在棺材周围浇筑了厚达半米的水泥,最后又在水泥棺外加盖了一层铅板。他的父亲来了。他站在墓地里,放声痛哭。路过的人们纷纷说道:“正是你的这个私生子点燃了这场大火!”

  我们很孤单。在这里,我们只是一群异乡人。等到我们死后,他们甚至会把我们单独埋葬,他们处理我们尸体的方式都和其他人不一样,就好像我们是来自另一个星球的外星人。我宁愿自己当初死在阿富汗的战场上。坦白说,我真的这样想过。在阿富汗,死亡是一件极其寻常的事情。到了那里,你自然就会明白。

  我乘坐的直升机飞到了反应堆附近。从飞机上往下看,我能够看到地面上的雌鹿和野猪。它们看起来都很瘦小,而且似乎没睡醒,行动很慢,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它们正在吃地上的草。它们什么都不知道,它们不知道自己应该离开这里。这些动物根本不知道其实它们应该随人类一起离开。

  我应不应该去那里呢?我应不应该驾驶飞机在天上飞呢?我是一名共产党员——我怎么能够不去呢?

  有两名伞兵拒绝了这项任务——他们的妻子还很年轻,他们还没有孩子。但是,他们都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并且受到了惩罚。事后,他们被革去了军职。当然,部队里还有很多男子汉愿意献身祖国,成就自己的荣誉!这也正是这份工作吸引我们的原因之一——他不去,我去!然而现在,我的观点变了,我会从一个不同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情。在经历了九次手术以及两次心脏病复发之后,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去评判他们。我对他们当初的行为表示理解。当时的他们都很年轻。但是,不管怎样,我还是会去。这个决定永远都不会改变!绝不改变!他不能去,我去!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

  总的来说,到了那里,最令人震惊的莫过于那些硬件装备:重型直升机、中型直升机、米-24武装直升机——那可是战斗机。切尔诺贝利要米-24武装直升机干什么?又或者说,米-2战斗机在这里能干什么呢?那些飞行员们都很年轻,他们才刚刚从阿富汗战场上退下来。他们觉得自己已经受够了,他们厌倦了阿富汗,厌倦了战争。于是,他们就被派到反应堆附近的森林里,最后摄入了大量的放射性物质。这就是命令。其实,他们根本没必要派人到这个到处都是辐射的鬼地方来。他们来这儿能干什么呢?他们需要的是专家,而不是人肉材料。从直升机上,我看到了许多被废弃的房子,还有一大片一大片的废墟——此外,就是不计其数的小人影。那里有一台民主德国生产的起重机,可是这台机器已经完全失效——它开到了反应堆附近,然后就不动了。那些机器人也全都停止了工作。我们的机器人如此——由学者卢卡契夫设计,专为探测火星而制作的机器人。日本人的机器人也如此——很显然,高强度的辐射破坏了它们的线路。但是,那些士兵没有停止工作。他们穿着橡胶外套,戴着橡胶手套四处奔走。

  在回去之前,我们接到了上级传达下来的警告命令:为了国家的利益,回去后,我们最好不要告诉人们自己在这里看到了什么。可是,除了我们,没有人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于在那里发生的一切,我们并不能完全理解,但是我们看到了,也记住了。

  全书选载完毕,更多精彩,请见原书。呼吁读者购买正版图书。

  本书为凤凰网读书授权转载。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本书。

  

  
时间提醒:2018-12-19 02:47:52 (凌晨啦注意休息哦,好身体再战500年!)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