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逝者的国度(10)

  

  “我们不想离开。男人们全都喝得烂醉,他们连滚带爬地钻到了汽车下面。村里的负责人不厌其烦地挨家挨户地走访,哀求人们离开。当时,人们接到的命令是:‘不准带走你们的东西!’”

  “整整三天,那些牛没有喝过一滴水,也没吃过一点东西。这就是事实!村子里来了一名报社派来的记者。那些挤奶女工一拥而上,他差一点就被她们打死了。”

  “那个长官带着他的士兵,在我的房子旁边走来走去,试图想恫吓我:‘快出来,不然,我们就放火烧了这栋房子!男孩们,准备动手!把瓦斯枪递给我!’当时,我正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一手紧紧地抓着一张毯子,一手则拿着一个枕头。”

  “在战争年代,你常常会整晚整晚地被外面的枪声吵得睡不着。我们在森林里挖了一个洞,他们则在外面不停地轰炸。所有的东西都被他们烧光了——不仅仅是房子,还有院子、田地和樱桃树,一切都烧光了。当时我们想,只要没有战争,怎么样都行。这也正是我所害怕的。”

  “他们问美国的广播公司:‘切尔诺贝利还有可能长出苹果吗?’‘当然,但是你们必须首先把核反应堆埋得足够深。’”

  “他们给了我们一个新家,一个用石头砌成的家。可是,你知道吗,七年来,我们没有在这个家里钉过一个钉子。这不是我们的家。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我的丈夫一直哭,一直哭。整整一个星期,他都开着集体农庄的卡车,拼命地干活,等待星期天的到来。当星期天真的来临时,他又一个人靠在墙上,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我们不会再受任何人的愚弄,我们哪儿也不搬。这里没有商店,也没有医院,还没有电。月光下,我们围坐在一盏煤油灯旁边。可是,我们就喜欢这样。因为这里是我们的家。”

  “在城里的公寓里,我的儿媳妇一直跟着我,擦拭我碰过的门把手和椅子。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用我的钱买的——所有的家具,还有日古力汽车——全都是用政府赔偿给我的抚恤金买的。政府也因此而夺走了我的房子和牛。只要这笔钱一用完,他们就不再需要我了。”

  “我们的孩子从我们这儿拿走了一些钱。剩下的则全部被通货膨胀抢走了。政府征收了我们的房子,然后赔给我们一笔钱。你可以用这笔钱买一公斤上等的糖果,但是现在,这些钱很有可能已经不够了。”

  “我在外面走了两个星期。我一直都带着我的牛。他们不准我进家门。我就睡在树林里。”

  “他们都很怕我们。他们说我们有传染性。上帝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们?难道他疯了吗?我们不能再像正常人那样生活,我们永远都不能再按照他所规定的方式那样生活。这就是人们会彼此残杀的原因。”

  “我的孙子们会在夏天时到我这儿来看我。第一年夏天,他们没有来,他们全都很害怕。但是现在,他们来了。他们还给我带来了食物。‘奶奶,’他们说,‘你读过《鲁滨孙漂流记》吗?’他和我们一样,也是独自一人生活,身边一个人也没有。我带来了半捆火柴,还有一把斧子和一把铁锨。现在,我不仅有猪油,还有鸡蛋和牛奶——它们都属于我。我唯一缺少的东西就是糖——地里长不出糖来。但是,我们拥有自己想要拥有的土地!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在100公顷的土地上随意种植农作物。不受政府的限制,也不受任何领导者的约束。没有人能够阻止你。”

  “那些猫也跟着我们一起回来了,还有狗。我们一起回家了。士兵们不让我们进屋。我们就组成了一支队伍与他们对抗。于是,每天晚上——我们都会穿越树林来到这里——就像当年的游击队。”

  

  
时间提醒:2018-01-20 19:01:48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