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逝者的国度(24)

  

  我在一本书里看到——谢尔盖·布尔加科夫神父写的一本书——“毫无疑问,上帝创造了这个世界,因此,这个世界不可能毁灭。”所以,我们必须“勇敢地承受历史,直到最后”。另一位思想家说——我想不起他的名字了——“邪恶并不是一件实际存在的物质。它的出现只是因为善意的缺失,这就好比黑暗会出现只是因为光明消失了”。在这里,你很容易就能找到书。现在,你想要找一个空的陶罐、汤匙或叉子也许不太容易,但是要找书一点都不难。到处都是书。有一天,我还找到了一卷《普希金文集》。我还记得那本书里有这么一句话:“一想到死亡,我的灵魂就会品尝到一丝甜蜜。”是啊,“一想到死亡”。在这里,我一个人住,我常常会想到死亡。我已经渐渐喜欢上了思考。而且,沉默可以帮助你做好准备,迎接未知的未来。人一直和死亡生活在一起,却从来不知道死亡是什么。不过,我现在一个人住在这儿。昨天,我把一头公狼和一头母狼从学校里赶跑了,它们就生活在那里。

  问题是这个世界真的像现实世界里所描述的那样吗?那些关于这里的话语其实介于人和他的灵魂之间,亦真亦假。

  我要说的是,现在,小鸟、树木和蚂蚁——它们和我之间的距离变得前所未有地近。思考时,我也会想到它们。人类令它们心生畏惧,而且也很陌生。但是,我不想屠杀这里的任何生灵。我会在这里钓鱼,我有一根鱼竿,但是,我不会射杀动物,我也从不设置陷阱。在这里,你不会想夺取任何人的生命。

  梅诗金王子说:“有没有可能看到一棵树,心中却并不高兴?”是啊……我喜欢思考,但是不管怎样人总是会抱怨,却从来不思考。

  关注邪恶有何意义呢?当然,邪恶很重要。罪过不是一种切实存在的物质。但你必须承认它的存在。《圣经》里说:“对于那些行走于光明之中的人而言,这是一条路;对于剩下的人而言,教诲不可或缺。”你抓住一只鸟——或其他任何有生命的物体——我们听不懂它们的语言,因为它们是为自己而活,不是为别的。是的,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话,我只能说:周围的万事万物都是流动的。

  所有靠四条腿行走的动物都注视着地面,头也低垂着。只有人靠两条腿直立行走,从而解放了双手,使得人可以举起手,抬起头注视天空。正是因为如此,只有人才能祈祷,向上帝祈祷。教堂的一位老太太祈祷说:“请宽恕我们每个人的罪过。”然而,无论是科学家,还是工程师或士兵,他们谁都不会承认自己有错。他们心想:“我没有需要忏悔的罪孽。我为什么要忏悔呢?”是啊,为什么……

  我的祈祷很简单。我为自己祈祷。噢,上帝,我呼唤你!请你倾听我的祈祷!只有邪恶才能让人变聪明,让人升华。当一个人说出如此诚实的充满爱意的话语时,他是多么简单且值得同情啊!即便是哲学家,他所使用的词语也只能近似地表达出他自己的真实感受。只有祈祷时的语言才能精确地反映出祈祷者灵魂深处的想法。我亲身感受到了这一点。噢,上帝,我呼唤你!请你倾听我的祈祷!

  还有,人也一样。

  我害怕人,但与此同时,我也想见到人。我想遇到一个好人。没错,在这里,你要么做一名四处躲藏的强盗,要么就做一个像我这样的受难者。

  你想问我的名字是什么?我没有护照。警察把我的护照收走了。他们还打了我。“你在这附近徘徊是为了什么?”“我没有徘徊——我是在忏悔。”之后,他们狠狠地揍了我一顿。他们用力地敲打我的头。所以,你应该这样写:“上帝的仆人尼古拉。现在,他自由了。”

  

  
时间提醒:2018-04-20 16:48:59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