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逝者的国度(31)

  

  她们现在还活着吗?

  每年的4月26日,我们这些曾经被派到那儿去的人都会聚在一起。我们一起回忆当时的情景。你是一名士兵,战争时期,国家需要你。我们忘记了那些不好的事情,只回忆那些好的事情。我们记得,假如没有我们,他们当时根本无法做到那一切。我们的系统,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军事体系,它能够在紧急时刻出色地完成每一项任务。在那里,你终于自由了,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用武之地。自由!在那个时候,俄罗斯人展示出了自身伟大的一面、独特的一面。我们永远都不会变成荷兰人或德国人。在那里,我们也许永远都找不到合适的沥青混凝土和修剪整齐的草坪,但是,我们国家从来就不缺乏英雄。

  他们给我打了个电话,然后我就去了。

  我必须去!我是一名党员。共产主义者,前进!事情就是如此!我是一名警察——高级队长。他们向我保证,回来后,我的肩膀上一定会多一颗星。当时已经是1987年6月。在去之前,每个人都应该进行一次身体检查,但是我没做检查就走了。有人退缩了——他拿来了一张医生的证明,说他患有溃疡,于是,我就顶替了他的位置。

  我们以军人的身份赶到当地,但是最初,他们将我们整编成了一个建筑队。我们在那儿修建了一间药房。没过多久,我就感觉全身乏力,而且总是想睡觉。我对医生说我很好,只是这里太热了。自助餐厅里有集体农庄提供的肉、牛奶和酸了的乳酪。我们把这些东西都吃光了。

  医生什么也没说。厨师做好食物后,医生会拿着一个小本子逐一比对检查,然后告诉我们所有的食物都是安全的,可是他自己从来不吃那些送检的样餐。我们都注意到了这一点,并从中明白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都绝望了。后来,草莓开始源源不断地运来,接着,到处都是甜腻腻的蜂蜜。

  劫掠者早已先我们一步光临此地。我们用木板把门窗都封死。所有的商店都被洗劫一空,强盗们是从窗户下面的壁炉闯进来的,商店的地板上撤满了面粉、糖和饼干。罐头被扔得到处都是。村庄的居民已经被疏散完毕,但是距这个村子5至10公里远的另一个村庄尚未撤离。

  每当一个村庄被疏散之后,他们就会赶来,然后带着这个村子里的所有值钱的财物离开。这就是当时的真实情况。我们负责看守村庄。这个村子以前的集体农庄负责人带着一些当地人回到了这里。他们已经在其他地方定居,并且在那里有了一个新家,但是他们还是回到了这里——他们要回来收割庄稼,同时播种新的农作物。他们将收割下来的麦秆捆成垛,堆在外面。我们在麦秆垛里找到了播种农具和摩托车。

  在这里,人们按照一种物物交换的原则来进行交易——他们给你一瓶家庭自制的伏特加,作为交换,你允许他们从这里搬运电视机。我们还出售卡车和播种机。一瓶或十瓶都行。在这里,没有人对钱感兴趣。(说到这里,他哈哈大笑起来。)每样东西都要缴税:一小罐气——你需要用半升伏特加来交换;一件羔羊皮外套——两升;摩托车——时价,依据当时的行情定价。根据临行前的指令,我需要在那里待六个月。随后,换防的人就会来替换我们。事实上,我们在那里逗留的时间并不止六个月,因为波罗的海三国的部队拒绝来这里服役。情况就是这样。但是,我知道人们洗劫了那个地方,把所有能够拿走的东西全都搬走了。他们以这种方式将隔离区内的物品运送到了外地。你可以在市场、典当行以及人们的家里找到这些物品。在那道警戒线背后,土地成为了当地唯一留下的物品。还有坟墓,以及我们的健康。

  

  
时间提醒:2018-04-23 19:53:09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