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逝者的国度(28)

  

  我和几位科学家谈过。有一位科学家告诉我:“我都能伸舌头去舔你们乘坐的直升机,而且我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另一位科学家则说:“你们在空中飞行的时候没有任何防护?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你们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必须把你们自己保护起来!”我们在直升机的座位上铺了一层铅垫,还为自己缝制了一些铅质背心,但是这些防护措施只能挡住一方面的辐射,却不能挡住来自四面八方的所有辐射。我们乘坐飞机在空中飞行,从早上一直飞到晚上。其间并没有发生任何特殊的事情。大家都在工作,卖力地工作。晚上,我们会看电视——世界杯还没有结束,所以当时足球成了我们主要的话题之一。

  过了很久,我们才开始思考当时的事情——我想,那一定已经是三年后的事情了。当时和我们一起执行任务的一个人病了,紧接着,又有一个人病了。有的人已经死了。还有一个人精神失常,最终自杀了。正是从这时起,我们才开始思考当时发生的一切。然而,直到二三十年后,我们才真正弄清楚并想明白这一切。对我而言,我在阿富汗(我在那里待过两年)以及后来的切尔诺贝利(我在那里驻守了两个月)的经历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回忆。

  我没有把我曾去过切尔诺贝利的事情告诉我的父母。有一天,我的兄弟碰巧读到了《信息报》上的一篇文章,看到了我的照片。他把这份报纸拿给妈妈看:“你看,”他说,“他是个英雄!”我的妈妈看后什么也没说,开始默默地哭泣。

  我们开着车往前走,你知道我看到什么了吗?就在马路边,在一束光线的照耀下——就是那种细细的银色的光芒——有东西像水晶一样,闪闪发光。这些……当时,我们正打算穿过莫济里,前往卡林科维奇。我们看到有东西闪闪发亮。我们也曾谈论过这件事——就在我们之前工作过的村子里,我们全都注意到,那里的树叶上有许多细小的窟窿,尤其是樱桃树的树叶上,这种小窟窿尤其多。我们摘了一些黄瓜和西红柿——它们的叶子上也有这种黑色的小窟窿。我们一边咒骂,一边吃掉了它们。

  我去了切尔诺贝利。其实,我并不是非去不可,我是自愿去那儿工作的。起初,你会觉得那里的人和其他地方的人一样,没有任何区别,直到后来,你才会注意到他们的眼神中全都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一种可怕的空虚,而他们似乎也已经完全适应了对方的这种眼神。我是为了获得勋章才去那里的吗?或者,我想得到一些福利奖励?放屁!我什么都不需要。房子、汽车——除了这些,还有什么?

  对了,一栋乡间别墅。可是,所有这一切我全都有了。然而,这是一次特殊的军事任务,它散发出了一种令所有男人无法抗拒的魅力。只有那些具备男子气概的男子汉们才能完成如此重要的工作。至于其他男人,如果他们愿意的话,他们大可以躲在女人的裙子下面苟且偷生。在我们当中,有些人的妻子正在家中待产,有些人家里还有嗷嗷待哺的婴孩;我们中有三分之一的人都蓄着络腮胡子。他们一边诅咒自己,一边踏上了来这里的行程。

  我们回到了家中。我脱掉了我在那里穿过的所有衣服,然后把它们全都扔进了垃圾桶。我把我的帽子给了我的小儿子。他很想要这顶帽子。我给他之后,他一直戴着它。两年后,医生对他作出了诊断:他的大脑里长了一个肿瘤……剩下的一切你可以自己把它写完。我已经不想再说了。

  

  
时间提醒:2018-07-20 22:25:24 (夜深啦注意休息哦,您的家人需要你!)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