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逝者的国度(21)

  

  听了我的话,他们就离开了。如果他们打开大厅的门,那些孩子会怎样?他们曾经……还有我,刚才他们在这儿的时候,他们完全可以一枪打烂我的脑袋。在这里,只有一个政府——带枪的人。清早,我把那些孩子送上了一辆开往阿斯特拉罕的火车。我让列车长像以往运送西瓜一样,把这些孩子送走,我还叮嘱他千万不要开车厢门。(这时,她陷入了沉默。随后,她哭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人更可怕的东西吗?(说完,她又陷入了沉默。)

  当我已经来到这儿以后,有一次,我正在街上行走,走着走着,我开始不断地回头看,因为我总觉得有人在跟踪我。在那里生活的时候,我每天都会想到死亡。每次离开家的时候,我都会穿上一套干净的衣服:一条刚刚洗好的衬衣、漂亮的裙子,还有干净的内衣裤,我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以防万一——万一我被杀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现在,我可以一个人穿越树林,我谁都不怕。树林里一个人也没有,也没有任何灵魂。

  我在那里面散步,一边走一边想:我所经历的那些事情真的发生过吗?还是这一切都只是幻觉?有时候,我会遇到一些猎人。他们身上背着来复枪,牵着狗,还带着一个放射量测定器。他们也有枪,但是他们和那些人不同,他们不会向人开枪射击。如果我听到枪响,我知道那是他们正在猎杀乌鸦或追赶兔子。(沉默。)因此,在这里,我一点也不害怕。土地和水不会令我感到害怕。我只害怕人。在那里,人们会跑到市场里,花100美元买一支自动步枪。

  我记得有一个人,他也是塔吉克人。我亲眼看着他举着枪,跟在另一个人身后。他在追击另一个人!他跑步的方式和他呼吸的方式几乎一模一样。我能够感觉到他想杀了那个人。但是最终,那个人还是跑掉了。他躲了起来。这个人只得打道回府,在路上,他从我身边经过,问道:“女士,这附近哪儿有水喝?”他看起来是那么自然,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车站里有一桶水,我指了指水桶的位置,然后问道:“你为什么要追那个人?你为什么要杀人?”听了我的话,他看上去显得有些惭愧:“拜托,女士,请不要那么大声。”可是,当他们聚在一起的时候,情况就会完全不一样。如果当时他们有三个人,或者说哪怕只有两个人,他们都一定会把我死死地按在墙壁上。当你们单独面对时,你还是能和对方讲道理的。

  我们从杜尚比到了塔什干,但是这里不是我们的终点,我们还得继续赶路,直到抵达明斯克。根本就买不到火车票——一张都买不到!要想坐上飞机,你必须行贿,不然就会麻烦不断,而他们索取贿赂的方式也十分巧妙:这太重了,抑或是这里面的容积超标了,你不能带这个,你必须扔掉那个。他们让我称了两次行李,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我立刻给了他们一些钱。“你早就该这么做了,而不是和我们争论不休。”一切竟然如此简单!我们的集装箱重达两吨,他们让我们把它卸下来:“你将会穿越一片战争地带,也许,你这里面藏有一些武器?或者,这里面有大麻?”由于他们的阻拦,我们在那儿待了两个晚上。最后,我决定去见站长,但是在等候室里,我遇到了一个好心的女人,她向我解释了一切:“在这里,你哪儿也去不了。你可以向他们要求公平对待,与此同时,他们会把你的集装箱扔到野地里,然后拿走你的全部行李。”

  既然如此,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呢?我们花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挑拣自己的行李:衣服、一些床垫、一台旧冰箱、两箱子书。“你要托运这些珍贵的书吗?”我们看了看——这里面有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怎么办?》,还有肖洛霍夫的《被开垦的处女地》——我们都笑了。“你们有多少台冰箱?”“只有一台,而且那一台也坏了。”“你们怎么没有报关文书?”“我们怎么知道还要这个?这是我们第一次经历战争,也是我们第一次逃难。”在那一刻,我们顿时就失去了两个祖国——塔吉克斯坦和苏联。

  

  
时间提醒:2018-04-20 16:57:01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