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逝者的国度(30)

  

  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一切就像从未发生过一样,就好像我没有生病。现在,我已经全都忘了。

  你必须要为自己的祖国服务!为国效力——这是一件大事。他们给我发了许多东西:内衣裤、靴子、帽子、裤子、皮带,以及衣服。整理完毕后,你就得出发!他们给了我一辆装卸卡车,我的工作就是运送水泥。装车——卸车。我们都很年轻,都没有结婚。我们没有戴任何防毒面罩。在那里,有一个人——他的年纪比我们大,他总是戴着面具,但是我们没有戴。道路上指挥交通的人也没有戴。我们还坐在驾驶室内,而他们每天都要在充满放射性尘埃的露天环境里工作八个小时。每个人的工资待遇都很好:这里的工资是你以前的三倍,还有假日津贴。我们把发的钱全都花了。我们知道伏特加能够对我们有所帮助。它能够缓解和释放压力。这也解释了为何战争时期,部队会发给士兵每人100克伏特加。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像在家里一样:一名喝醉了的交通警察给一名喝醉的司机开罚单。

  不要写苏联英雄主义所创造的那些奇迹。奇迹的确存在——而且它们也全都是真正的奇迹。不过,人们首先看到的往往都是无能和疏忽,在那之后,才会关注到奇迹的存在:堵枪眼,飞身扑向机关枪。但是,那些命令原本永远都不应该发出,这样的需求本就不应该存在。没有人会写这些东西。他们把我们扔到了那里,我们就像是被他们抛向核反应堆的沙子。他们每天都会列出一条新的“行动口号”:“人们勇敢而无私地工作”、“我们都会活下去,并取得胜利”。

  他们给了我一枚奖章,以及1000卢布。

  起初,人们还有些不相信,这听上去就像是一场游戏。但是,这是一场真正的战争——原子战争。我们完全不知道——什么是危险的,什么是安全的,什么是我们应该注意的,什么是我们应该忽视的。没有一个人知道。

  这是一场真正的大撤离,所有人都直接被送到火车站。火车站的情况又如何呢?我们帮助人们把孩子从窗户里塞进车厢。我们让人们有秩序地排队——指引购票的人前往售票处,让想买碘酒的人前往药房。站在队伍中的人相互咒骂,有的甚至还打了起来。他们砸碎了路边商店和小摊的大门,他们甚至扭弯了窗户上的金属栏杆。

  在那里,你还能看到从其他地方赶来的人们。酒吧、学校、幼儿园都成了他们的暂时住所。人们半饥半饱地在附近徘徊。所有人的钱花得都像流水一样飞快。他们发疯似的从商店里买东西,见什么买什么。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洗衣房里的那些女人。没有洗衣机,没有人想到要带洗衣机,于是她们就用手洗。那些女人都很老了,她们的手上布满了水泡和伤疤。洗衣房里不仅脏,而且还含几十伦琴的放射性物质。“男孩们,吃点东西吧。”“孩子们,打个盹儿吧。”“孩子们,你们还那么年轻。小心一点啊。”她们为我们感到难过,还为我们流泪。

  

  
时间提醒:2018-01-19 17:07:17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