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逝者的国度(29)

  

  我才刚刚从阿富汗的战场上回来。我想过一小段平静的生活,我想结婚。我想马上就结婚。突然,我就接到了上级发来的这条带有红色标记的通知:“特殊征召”,限一小时内赶到这个地址报到。我妈妈闻讯后,马上就哭了起来。她以为我又要应征上战场了。

  我们要开往哪里?为了什么?当时,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在斯卢茨克,我们更换了服装,他们给了我们装备,直到这时,我们才被告知将被派往霍伊尼基地区中部地带。我们将前往霍伊尼基,而那里的人们对此一无所知。事实上,我们的目的地更远,他们把我们送到了一个小村庄,那里有人正在举行婚礼:年轻人在音乐的伴奏下翩翩起舞,兴奋地喝着伏特加。这只是一场十分普通的婚礼,而我们接到的命令是:铲除这里所有表层的泥土,铲除深度以一铁锹的长度为基准。

  5月9日胜利日那天,一位将军来到此地。他们让我们站好队伍,祝贺我们节日快乐。我们当中的一个人鼓起勇气,问道:“他们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此地的辐射强度是多少呢?我们将会摄入多少剂量的放射性物质呢?”只有他一个人提出了疑问。当那位将军离开后,我们的旅长把他叫了过去,狠狠地痛骂了他一顿:“你这是公开的煽动和挑衅!你在危言耸听,你知道吗?”几天后,他们给我们派发了一些防毒面罩,可是没有人使用它们。他们也曾给我们看过几次放射量测量器,但是他们从没有让我们碰过它。每三个月,他们都会给我们中的一些人放假,让我们回家住几天。我们回家也只有一个目的:买更多的伏特加。几天后,我背着两个装满酒瓶的背包回到了那里。我的战友们兴奋得将我高高地抛了起来。

  在最终结束任务,即将回家之前,我们都被召去与一个来自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人进行谈话。他的话非常有说服力,他告诉我们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我们都不应该把自己在这里看到的一切告诉任何人。当我从阿富汗战场回来的时候,我知道自己终于活了下来。然而,这里的情况却恰恰相反:只有等你回到家以后,死亡才会慢慢地降临到你身上。

  我要回忆些什么?我的回忆里有什么?

  我每天的任务就是开车穿越所有的村庄,测量那里的辐射强度。女人们都吓得躲了起来,没有一个人给我们送苹果吃。男人们不像女人们那么害怕:他们会走到我面前,给我一些伏特加,以及一些猪肉,请我们吃。这时,如果你拒绝他们,大家都会感到很尴尬,但是把这些含铯的食物吃到肚子里听起来也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所以每当这时,我会接过酒杯,但是我不会吃任何东西。

  不过,在一个村子里,有一家人邀请我们去他家吃饭——桌子上摆了一盘烤羊肉,还有许多吃的。主人已经有些醉了,他承认这还是一只小羊:“我不得不杀了它。因为我再也不能多看它一眼,我受不了了。它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看的东西!一想到它那难看的样子,我就吃不下去了。”而我呢,在听完他的这番话之后,我什么也没说,只是飞快地喝下了一整杯伏特加……

  

  
时间提醒:2018-07-21 21:15:59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