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1章 祖星的风

   水老师从钟岳走入剑门开始讲起,讲到崖下遇薪火,讲到龙岳纵横妖族,讲到西荒神战之地,讲到小虚空,讲到风瘦竹代兄赴死,讲到风裳舍命为人族搏未来,讲到轩辕拔剑剑门山,讲到钟岳泰山封印天下神血一夜白头。

  他又讲到地球上埋葬的历代天皇、地皇的陵墓,火星上的传送阵,昆星上的昆族卵,讲到穆先天科技树封印祖星神通道法,浑天图封印祖星星空,讲到炎皇纵火烧浑天图,讲到紫光君王运星堵漏洞。

  他讲到钟岳离开祖星寻找破解人族封印的办法,讲到君思邪抛弃门主之位与他携手而去,讲到了木星上的鲲鹏,讲到了地中海,讲到了西荒神族海外魔族,讲到了西昆仑的西王母……

  他讲的东西太多了,让人不禁听得入神,浑然忘记了下课铃声已经响起了,接着上课铃声响起,门外的语文老师黑着脸站在那里,然而门内的学生还是安安静静的听着台上的老者讲述这段不为人知的历史。

  他们听着水子安的声音,面前仿佛缓缓的掀开了一卷又一卷古老而封尘的画卷,古色古香,一个个人物跃然画上。

  钟岳,丘妗儿,君思邪,方剑阁,风无忌,风裳,风瘦竹,水子安,农皇,炎皇,轩辕,刑天,司命……

  越来越多的人,变成了故事里的神话传说。

  “今天先讲到这里,泰皇的故事,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讲完的。”

  水老师收拾一下讲台,笑着说:“今后我们有的是时间。”

  “校长,校长!”

  课堂外传来吵嚷声,语文老师把校长拉过来了,气愤道:“水老师又拖堂了!他占了我的课不说,这次又在神神叨叨胡言乱语了,乱讲一通,带坏了小孩子!”

  校长很是头疼,将水老师扯到课堂外,语重心长道:“老水啊,现在科技昌明,那些神啦鬼啦怪的,就少说一些。你看,外面的全息屏幕上都在说舰队到了冥王星,发现了外星生命,也没说发现了什么神怪之类的东西……”

  语文老师气道:“我刚才在外面听着,他还说咱们这里不叫地球,叫什么祖星,还说地球远比看到的大,大了万千倍,这不是胡扯吗?你讲这么多神怪,倒是给我变出来一个!”

  “老水啊……”

  校长刚刚说话,突然外面的全息屏幕上舰队登陆冥王星遭遇了怪事,冥王星地下挖出的虫卵突然苏醒,生出一个个体型巨大形容丑陋的虫子,巨大的太空舰队的钢铁外壳仿佛豆腐一般被啃咬的千疮百孔!

  校长和语文老师呆呆的看着全息投影中的恐怖景象,这幅场面简直像是地狱一般,整个星球各地的地面不断炸开,不知多少巨大的虫子纷纷苏醒,从地底爬出,向人类舰队扑去。

  接着,浩浩荡荡的虫群向地球这边飞来。

  有舰队发射核弹,但是对这些虫子根本没用,那些虫子反而吸收了能量,愈发壮大,数量越来越多!

  “差不多该到了。”

  水老师抬头仰望天空,低声道:“他已经走了七千年了,十年前说是要来祖星的,该是要来了……”

  外面一片大乱,到处都是尖叫声,显然是被虫族吓到了。

  “老水啊,别说怪力乱神了……”

  校长颤巍巍道:“外星人要来了!”

  水老师摇头道:“这些昆族弱得很,而且泰皇就快到了。”

  语文老师怒道:“你看水老师又在胡言乱语,什么泰皇,什么神啦……”

  轰隆

  水老师抬起双手,突然学校动荡,连地拔起,飞上空中,载着全校师生越飞越高,向蜀中方向飞去。

  校长和语文老师呆滞,趴在窗户边向外看去,只见学校整个飞了起来,而在学校外是粗大如龙的光芒,六十四道,将学校托起,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前进。

  “我的老天爷……”

  校长和语文老师疯了,抱在一起哇哇大叫,然后他们看到水老师飞在半空中,那些矫腾变化的光芒围绕着他旋转,让学校越飞越高。

  过了不久,他们来到了蜀中的剑门山,水老师站在空中双手结出复杂的印记,半空中有奇特的图腾图案变化莫测,繁复至极。

  那些图腾图案印在剑门山上空,然后原本空空荡荡的天地突然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有巍峨雄山峻岭从空间的深处浮现出来,苍茫浩大,耸立天际。

  学校如同飞行的陆地在崇山峻岭云雾飘渺间穿梭,向中心的那座有如利剑般耸立的山峰飞去。

  学校里的学生和老师呆呆的看着外面,那些山峦中有神秘的宫殿,一座一座,耸立在不可能建造的地方,有如被从山崖出长出的莲花托在半山腰。

  这里神秘,寂静,已经很久不曾有人来过了。

  他们飞过一个巨大的门户,学校从门户中穿过,门户上有古老而巨大的文字,剑气从文字中磅礴欲出。

  “剑门!”

  片刻之后,学校降临在剑门金顶,巨大的宫殿耸立,那里是曾经的圣殿,巍峨的神像屹立在殿前,一尊,又一尊,有老者,有女子,也有少年,他们有的慈祥,有的目光深邃。

  水老师轻轻落地,走出学校,校长和语文老师连忙追了过去,班级里的学生们也醒悟过来,慌忙一涌而去。

  学校里的师生像是来到了新大陆,渐渐地大着胆子来到金顶上,四下浏览。

  金顶太大了,像是一个小号的大陆,到处都是古迹,烙印着各种图腾纹理,有的还有奇异的光芒在流转。

  只是,这里已经空了。

  突然,云层卷动,一头庞然大物在云层中探出头颅,叫道:“水子安水长老,你回来了?怎么带来了这么多人?咱们有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吧?”

  那是一头巨大的怪物,带着重重幻象,匍匐在云雾之中。

  水老师抬头,笑道:“原来是蛰龙。自从始皇帝离开你便蛰伏,至今已经有三千多年了。”

  语文老师吓得哆嗦。

  那头庞然大物发出巨响,道:“上次你来时,送来了铜灯我正在沉睡,没有见到你。这次你为何带来这么多人?咦,剑门封印都被你打开了!”

  水老师正要说话,圣殿的门户突然开启,一盏铜灯飞出,铜灯上灯火幽幽,那灯火叫道:“水子安,十年之期到了吗?”

  水老师点头,也难掩激动之色:“到了,到了!”

  那灯芯上的小火苗也激动莫名:“太好了,他说过要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他现在应该在路上了!”

  天空中突然有巨大的明镜浮现出来,映照着外太空,照耀出一颗颗行星,将星空照亮。师生们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这是什么科技?

  然后,他们看到了昆族的大军在星空中飞行,密密麻麻,浩浩荡荡,向地球这边飞来。

  校长吞了口唾沫,嘀咕道:“核弹也没用,难道天要灭我地球?希望这个古怪的地方可以保住我们……不过外面的人恐怕就糟了……话说,老水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好像我来学校之前,他就已经在学校里教书了,带历史课……”

  “龙啊”语文老师指着空中的明镜发出尖叫声。

  一艘比星球还要庞大的龙船震动着千翼出现在镜中,规模浩大的昆族在这艘龙船前变得无比渺小,直接被这艘龙船碾得粉碎!

  那艘千翼龙船古色古香,竟是活物一般,飞向地球!

  全校师生面色如土,目光呆滞的看着这一幕,只见船头,一尊尊无比伟岸的身影屹立,那些有如神像一般的身影眉生三眼,腰生龙鳞,体下无足,而是蛇尾。

  他们脑后,一道道炫目的光晕在轻轻转动。

  其中一尊神人探手,巨大的手掌抓向太阳上方,将一株无比庞大的巨树抓起,天地大道在疯狂涌动,地球上的所有人都感觉到天地间发生了奇异的变化,冥冥之中仿佛多出了许多东西。但是多出了什么,他们却不知道。

  船头,又有一尊神人抓向天外,将满天的星辰星斗统统扯了下来,那漫天星辰星斗竟然变成了一张图画,被他托在手中卷了起来。

  外太空的星辰消失,浮现出与从前完全不同的夜空,巨型的星河六个盘绕在一起,光芒耀世,真是壮观壮阔的场面!

  然后,又有一尊神人唰的一声展开一面金榜,念诵起奇怪的语言,声音震荡,传遍了太阳系所有的星球。

  剑门山的山脚下,铁链哗啦啦响动,一头黑狗拖着锁链从狗洞里爬出,抬头看到明镜中的这一幕,黑狗目光复杂。

  “狗狗,来吃屎了!”一个顽童在旁边拉粑粑,拉完之后叫道。

  黑狗收回目光,默默地走了过来,摇了摇尾巴。

  “泰皇这是准备解封祖星所有的诅咒?”

  水老师看着明镜,思索道:“神族魔族和人族的血脉诅咒,都将被解开?当年他可是舍生忘死,这才将祖星所有的神魔各族统统封印的……”

  “薪火?”

  一个学生大着胆子凑到水老师身边,好奇的打量这盏会飞的铜灯,和灯上的火苗,又惊又喜:“水老师,他就是薪火吗?你讲的都是真的吗?”

  “走开!”

  那朵小火苗很有脾气,大咧咧道:“伏羲神族的少年,你体内的神血太弱了!我不会选你作为传承者的,我要的传承者,是纯血的伏羲!”

  “真的会说话!”那个学生惊喜道。

  其他学生一股脑涌上来,好奇的打量薪火,水子安咳嗽一声道:“只有觉醒了伏羲神血的人,才有资格成为薪火传承者。”

  “老师,我觉得眉心好痒,可能是第三神眼要觉醒了!”

  “老师,我腰间好像要长出龙鳞了!”

  “老师,我体内的洪荒之力要喷薄欲出了!”

  ……

  校长凑上前来,嘿嘿笑道:“老水啊,我觉得我屁股上的尾骨在隐隐作痛,是否是要觉醒先天大蛇的尾巴了?”

  水老师无奈道:“校长,我觉得可能是你的痔疮要复发了。”

  语文老师连忙道:“我的脊梁骨啪啪响,这是要觉醒先天龙骨的节奏吗?”

  “是你腰椎间盘突出。”

  “我觉得我的神心怦怦乱跳,有磅礴能量……”

  “你是冠心病!”

  ……

  明镜中,有巍峨的伏羲神人祭起一道空间轮,将祖星封印的空间打开,顿时地球上芸芸大陆,浩浩汪洋纷纷涌现,崇山峻岭层出不绝,一尊尊叱咤远古上古的天帝陵墓重现人世,那些被封印的疆域被封印的空间重现,让地球不断变大,膨胀,越来越大,超越了土星、木星,超越了太阳,最终在所有的生灵眼中,地球彻底变了一副模样儿!

  此时的地球,大得让太阳也为之旋转,让七曜变成了围绕它飞行的星辰。

  伏羲氏的祖地,重现了往日的光彩。

  剑门山上,水老师和铜灯里的火苗激动万分,看着越来越近的千翼龙船,等待迎接那位故人。

  而千翼龙船上,一尊天帝模样的年轻人正在询问身边的一尊大帝,低声道:“皇神哥,龙船里的,真的是父亲吗?我总有些怀疑……”

  他身体一颤,声音沙哑道:“道界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对付的,轮回也不是那么容易便能跳出去的,道光是何等凶险?更何况道界中到处都是道光!我怀疑父亲没有从道界下来,船舱里的父亲可能是另一个他,他是不想让我们伤心。我有办法可以验证,那就是父亲的第三神眼,我们只要看看他是否有第三神眼便可以知道,或者请风道尊下界!风道尊当时也在道界,他一定知道结果……”

  他的身边,钟皇神背负双手站在那里,看向越来越近的祖星,淡然道:“圣武,你觉得船舱里的是否是父亲,还有关系吗?”

  天帝微微一怔。

  “父亲是伏羲,他想要做的事情,已经完成了,眼前的一切,便是他最想要的一切。在他心中从道界走下来的那个人是不是他,已经没有关系了。”

  千翼龙船飞入祖星,驶向剑门。

  钟皇神面色平静道:“这就是伏羲,这就是人道。不管船舱里的是不是真正的父亲,这都是他最想要的结局。你看,祖星的风起了,吹动了伏羲的旗帜。”

  《人道至尊?大风卷》,完。

  《人道至尊》,完。

时间提醒:2017-11-21 14:13:15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