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3.第823章 求你别推开我

  

  因为冥夜半个字都不说,蒂雅害怕极了,甚至隐隐觉得这个空间里只有一个人。

  恐惧席卷过蒂雅的全身。

  既然叫这个男人说话都不说,蒂雅只好伸出手,只是想试探着看看自己旁边还有没有人。

  一片黑暗之中,还有一个人在这里,总比她孤身一人要来得好。

  蒂雅的手颤颤巍巍地朝前寻索着,很快碰到了一只男人的手。

  相对蒂雅娇娇小小的手掌,冥夜的掌心显得那么宽大,在指腹处还生着薄薄的茧子。

  ……

  因为以前一些不好的记忆,冥夜从来不喜欢别人碰自己。

  此刻蒂雅捉住他手的行为,直接让冥夜潜意识里感到厌恶。

  “你做什么!”

  冥夜薄薄的唇抿成一条直线,他猛地甩开蒂雅的手,还疾声厉色地斥喝了蒂雅一句。

  如果这个时候灯光还在的话,蒂雅就能看到冥夜的目光森冷如刀,冷冽得像是要杀人。

  幸好没有灯。

  蒂雅被冥夜重重地甩开,冥夜可没有那种怜香惜玉的心思,他下手极重,蒂雅又没有半点防备,几乎是立刻摔倒在了地上。

  这个侍应生居然这样凶她!

  听到冥夜咬牙切齿的呵斥,蒂雅心头委屈到了极点!

  虎落平阳被犬欺,被哥哥和帝子大人凶就算了,为什么连一个普普通通的侍应生也敢不将自己放在眼里!

  四周一片黑暗,因为不再有人说话,又变得寂静无声。

  蒂雅眼前开始发黑,她心脏咚咚咚地跳个不停,秀美的眼眶里积蓄了一重又一重的泪水。

  其实蒂雅也是个脾气很傲的人,如果不是情况特殊,当她想要去碰那个男人吗?!

  可是这里实在太黑暗太逼仄了。

  她想要寻找一点安全感。

  蒂雅眼眶中簌簌掉下泪水,她跌跌撞撞地站起身,忽地就紧紧抱住了冥夜。

  她是真的好害怕。

  此时此刻,蒂雅全然没有了平日里那种嚣张的大小姐气焰,只剩下满满的无助于恐慌。

  因为在很久以前的时候,蒂雅的母亲曾经因为费因斯不听话,不肯叫自己母亲,就把费因斯关在一处小黑屋里。

  蒂雅小时候就是个颜控,她很喜欢这个比自己大五岁,外貌已经初显英俊的哥哥。

  即使那些人都说,费因斯是个卑贱侍女生的孩子,是野种,不值得她喜欢,更不应该多来往。

  蒂雅还是跑去找他,跟母亲哭闹把费因斯救了出来,可是费因斯那个时候就变成了一个不会哭也不会笑的木头人。

  蒂雅看到自己哥哥难受,她也难过得哭了很久,就赌气跟费因斯说是她妈妈关了他,自己也躲在小黑屋里就算是偿还他,让他别不理她。

  然后蒂雅把自己关在小黑屋里面,不过没一个小时蒂雅就吓得浑身发颤。

  后来是费因斯亲自过来把她抱了回去。

  从那个时候起,性格孤僻的费因斯开始变得温文尔雅,开始善于交际,开始跟着蒂雅一起把她妈妈叫做母亲。

  再后来,费因斯就变成了如今这种出色的模样,甚至成为西斯维尔家族名正言顺的下一任家主。

  蒂雅已经快忘记曾经那个一脸冷漠、性格又极度孤僻的哥哥,可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宛如幼年时的情景再现。

  四下一片昏暗,蒂雅紧紧地抱着冥夜。

  如同海里溺水的旅人,徒劳地抱紧一块浮木。

  “求你……能不能别推开我,我害怕……”

  蒂雅鼻翼间一阵酸涩,她脸上的泪水更是哭花了眼睛,声音也嘶哑得不成样子。

  冥夜感觉到有什么滚烫的东西顺着对方的脸颊,一直渗进自己的衣襟里。

  那是,眼泪——

  冥夜从来没有感受过哭泣是什么滋味。

  事实上,他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哭过。

  但这并不代表冥夜会同情蒂雅。

  “放开!”

  冥夜被蒂雅的哭声弄得心头一阵烦躁,他冷冷地呵斥了蒂雅一句。

  蒂雅哽咽着,声音又哑又轻,像是一只受伤了的猫儿,失去了平日耀武扬威的气焰,却忍不住让人心生怜惜。

  “不放……我好害怕……”

  蒂雅像是恐惧到了极致,总是断断续续地重复着自己有多害怕。

  冥夜修长的眉宇皱得死紧,眉心现出一道皱痕。

  这个女人真是!

  冥夜伸手想要推开蒂雅。

  结果蒂雅却把冥夜抱得更紧了,她整个人都往冥夜身上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朝冥夜的衣襟上抹。

  冥夜心里厌烦到了极致。

  他垂下的手微微用力,连指节处都泛出几分青白。

  事实上,以冥夜的力气,如果冥夜真的想,是完全可以推开蒂雅的。

  但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这个女人如同无尾熊一样抱上来,还死命把鼻涕眼泪往冥夜的衣服上抹。

  冥夜无比烦躁,觉得自己连力气都使不出来。

  “你放不放?”

  冥夜咬牙切齿。

  这个男人好凶……

  蒂雅吸了吸鼻子,因为今天流了太多的眼泪,眼眶更是刺痛得无比难受。

  她嗓子里堵得十分难受,蒂雅揪着冥夜的手,眼泪一滴滴垂落在冥夜的手背上。

  “你推开我的话,你信不信我等会继续抱上来?”

  蒂雅朝冥夜吼了一句,不过声音带着一种难言的嘶哑,听起来可怜极了。

  在蒂雅说话的时候,那些眼泪一颗颗地蜿蜒而下,灼烫得像是要把冥夜的手弄出一个伤疤。

  这个女人怎么就哭个不停呢?!

  如果不是他向来不喜欢打女人,否则蒂雅早就被丢出去了!

  冥夜无比烦扰,他扫了一眼那个黯淡的求救的装置,发现求救装置还没亮,心里更加郁闷。

  在电梯失灵的那一刹那,他就向外发送了求救的信息。

  不过时间都过去几分钟了,居然还没有回复,也真是……

  以冥夜的求生能力,这个电梯哪怕再度急坠也不至于让他有性命之忧,不过蒂雅这个千金大小姐就难说了。

  ……

  蒂雅见冥夜一动不动,也不再呵斥自己,索性更加厚颜无耻地往他怀里蹭了蹭。

  这个男人身上既没有烟味也没有酒味,闻上去倒是蛮干净清新的。

  脑海中陡然冒出来这个想法,蒂雅回过神来后,脸蛋倏然一红。

  “你不害怕吗?”

  

时间提醒:2021-04-16 10:57:43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