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第611章 因她受伤

  

  壁灯散发出淡淡的光芒,流转在苏晚和江雪城的脸上。

  江雪城小心翼翼地将食物递到苏晚嘴里,神色中写满关心。

  苏晚看到男人这副模样,眼神不由得有些恍惚。

  仿佛一切都没有变,他们俩还呆在枫丹白露里,他是疼爱她的丈夫,仍然愿意把她宠得无法无天,乖张任性。

  可是啊,他到底什么时候能记起她呢?

  周边的空气里流淌着的都是幸福。

  苏晚和江雪城都没有说话,从来到这个鬼地方后,苏晚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心里感觉到非常踏实。

  至少,晚上的江雪城除了不记得以前的事情,外加有些小孩子气,其实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缺点。

  最重要的是,他们俩还在一起,这样就很好。

  吃完东西后,苏晚觉得整个人提不起精神来,越发昏昏欲睡。

  她费力地睁着疲惫的眼睛,朝江雪城轻声开口。

  “你一个人回去睡行吗?”

  苏晚觉得自己状态很不好,要是明天醒来的时候,江雪城又像上次那样难搞定,她恐怕应付不能。

  看到苏晚疲倦的样子,江雪城犹豫了一下,最终却还是摇了摇头,他可怜兮兮地望着苏晚,神色坚定。

  “晚晚,我觉得你好像生病了,我怕你出什么事,还是看着点你好。”

  那双幽黑的眸子里,像是有水光在萦绕,让人根本无法说出拒绝两个字。

  苏晚额角抽了抽,她望着江雪城的脸,终于还是将原先的话咽回嘴里,轻轻地点了点头。

  明日愁来明日愁,别的事情明天再想好了。

  就照江雪城现在这种负数智商的样子,指不定她前脚拒绝了他,人家后脚就开锁进来了。

  毕竟,他可是有钥匙的人。

  见苏晚松口,江雪城大喜过望,脸上流露出分外激动的神色。

  他忙不迭地掀开被子,跟苏晚挤在了一块儿,像是一只大型狗一样,蹭了蹭苏晚的手臂,而后将苏晚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

  那神情,仿佛苏晚是此生最值得珍视的瑰宝。

  ……

  苏晚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她梦到自己年幼的时候,她和蔼可亲的父母一人牵着她的一只手,带她一起逛马路。

  后来她争着吵着要吃糖葫芦,一个人跑到马路对岸,结果再一眨眼,就看不到父亲和母亲的身影了……

  他们人呢?

  父亲和母亲怎么会将她一个人抛下呢?

  别抛下小晚……

  苏晚秀眉紧蹙,忽然之间,她感觉自己揪住了一个什么东西。

  她死死地将那个东西攥在手心里,像是置身于茫茫大海,抱着一块浮木不肯丢下。

  苏晚额头上渗出薄薄的冷汗,她剧烈地喘了好几口气,心里害怕极了。

  忽然之间,一片浓烈的黑暗袭来,苏晚打了个寒噤,而后陡然睁开了双眼。

  入目的是近乎刺眼的光明,纱织的窗帘被人拉开,因为风的浮动簌簌作响。

  “你醒了。”

  淡淡的语气浮动在耳边,像是一汪明净的泉水,低沉动人。

  苏晚迷惘地睁着一双杏眸,她循着声音朝旁边人看去,只见江雪城坐在身旁正静静地打量自己。

  他神色清冷,眼神薄凉而锋利,显然不再是昨天晚上那个懵懂无知的孩子。

  “做噩梦了?”

  男人一瞬不瞬地望着她,语气万分笃定。

  只是他有些好奇,苏晚刚刚在梦里梦见了什么,表情看上去那么害怕,又带着几分依恋不舍。

  “是。”

  苏晚机械地点了点头,因为刚才那个噩梦,心头的恐惧还未散去,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

  “梦里的东西你还记得吗?你刚刚梦到了什么?”

  看到苏晚木呆呆的表情,年轻的帝子大人忍不住多问了两句。

  好奇心是一种能够致命的情绪,可是此刻,他却并不想压抑这种情绪。

  “我梦见了我的父母。”

  苏晚回答的很实诚,青年看她表情隐隐带着哀伤,忽地就想起来自己曾经找的那些资料。

  苏晚出生在一个非常小的一个移民星球,父母双亡,是个孤女。

  难怪她刚刚做梦的时候会有这种表情。

  “逝者已矣,如果他们还在世的话,不会想要看到你这么难过的。”

  年轻的帝子大人盯着苏晚,语气难得柔和了些。

  不知道为什么,他很不喜欢看到这女人脸上有那种难过的表情。

  她明明更适合笑的。

  苏晚的唇张了张,千言万语,话到唇边,最后只变成干巴巴的几个字。

  “谢谢殿下安慰……”

  青年漫不经心地点头,苏晚扫过窗外灿烂的阳光,猛地想起了一件事。

  “殿下,现在是早上几点了?我是不是该起来准备早餐……”

  男人淡淡地看着苏晚,眼神中带着似有若无的戏谑……

  “早餐?现在都到了该吃午饭的时间了。”

  “啊?!”

  低沉如流水的男音流淌过耳边,令苏晚的眼瞳顿时瞪得老圆!

  居然都快中午了!

  她竟然睡了这么久?!

  而且最难得的是,这个男人居然没有叫醒她……

  如果是在以前,发生这种事半点都不奇怪,可是现在,苏晚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太不符合江雪城现在的性格了。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善解人意了?

  年轻的帝子大人眼眸微闪,没有错过苏晚脸上那丝明显的错愕。

  心头略略浮现出几分不爽。

  难道他看上去就那么像喜欢奴役别人的人吗?

  今天在苏晚卧房中醒来的时候,他先是有点惊讶,而后竟然很快就习惯了。

  仿佛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而且看到苏晚恬静的睡颜,他发现自己竟然有些不忍心叫醒她。

  于是索性就让苏晚一直睡到现在了。

  “那我现在给您去做午饭?”

  苏晚微微抬起头,看到对方雕像般俊朗的脸,小心翼翼地揣测着对方现在的心思。

  “不用了,这些琐事你最近就不用做了。”

  “啊?”

  苏晚一愣,而后想起江雪城以前的话,脸色骤然煞白,难道江雪城是嫌弃自己的厨艺不好,决定将她和诺诺赶出神廷了。

  “殿下,我——”

  男人仿佛猜出苏晚在想什么,只撂下一句冷淡的话。

  “我对你有别的安排,等你先洗漱完再说。”

  说着便转身欲走,就在江雪城起身的一瞬间,苏晚猛地看到他手背上一抹猩红。

  那是,血的痕迹。

  

时间提醒:2021-04-16 11:14:58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