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5.第495章 家宴

  

  听到下班的铃声响起,苏晚扫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而后打开办公室的门,准备去找江雪城。

  忽然之间,苏晚听到此起彼伏的几声“江董”。

  苏晚眼眸微微亮了亮,她抬眼一望,视线之中映入一道修长若竹的身影,除了江雪城还有谁。

  这男人是来接自己回去的?

  江雪城一般工作事务都比较繁多,往往都是苏晚上楼去找他,而且还要在总裁办公室坐着等一会儿,没想到今天却打破了常规。

  策划部几个小女生看到江雪城,感觉眼睛里都冒出了星光,苏晚抿了抿唇角,心中莫名有几分吃味。

  江雪城哪里都好,偏偏有一个不算缺点的缺点——太容易招桃花。

  感觉这男人不管出现在哪里,即使一句话也不说,都能俘获一堆少女心。

  大概颜即正义,何况江雪城还是帝辰公司的掌权者,也难怪他名草有主后还有那么多人喜欢了。

  苏晚连忙快步迎了上去,轻声唤江雪城的名字。

  “雪城……”

  “晚晚,我们回去吧。”

  江雪城微微颔首,他目光定定地落在苏晚身上,十分自然地牵起苏晚的手,直接拉着她朝策划部门外走了过去。

  等到江雪城和苏晚都消失在视线之中了,策划部的众多女同事才敢出声感叹几句。

  “江董跟苏总监看上去感情真好啊。”

  “我好羡慕苏总监啊,原来以为江董真的不喜欢女人的,没想到男神就这么结婚了,现在想想还有些不可思议。”

  “要是能遇到一个像江董这样的男人娶了我,那才是此生无憾呢。”

  旁边的人闻言都笑了起来,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不由自主地歆羡起苏晚的好运气。

  ……

  只要路上不堵,江雪城开车向来很快,苏晚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景物,百无聊赖地揪起了自己的头发。

  “怎么,头发很痒吗?”

  江雪城漫不经心地扫了苏晚一眼,淡淡开口。

  听到江雪城的问话,苏晚立刻点点头,因为医生说肩膀上的伤口切忌碰水,所以昨晚她都没有洗头。

  现在是盛夏天气,哪怕是到了晚上,温度仍然很高,只要一两天没洗头,苏晚就难免觉得不舒服。

  “是啊,觉得头皮痒。”

  她头发本来就长,现在又已经很久没剪了,一到夏天,就真成了“三千烦恼丝”。

  江雪城见苏晚郁闷的样子,淡淡地莞尔一笑。

  “你肩膀上的伤口愈合得快,等到了家里,我帮你洗吧,不会将水溅到伤口上的。”

  ……

  下午六点,枫丹白露。

  天边挂着一轮温暖却不刺眼的太阳,绚丽的晚霞将天空染成绯色。

  一回到家,江雪城和苏晚在玄关处换了鞋子,而后江雪城就开始去准备用来给苏晚洗头的东西。

  江雪城拿着水盆打好热水,带着东西放到阳台上,招呼苏晚过来。

  苏晚俯下头来,江雪城挽起苏晚的头发,将那长长的发丝浸在水中。

  江雪城是头一次替别人洗头,动作却熟练极了,因为怕水滴溅到苏晚的左肩上,特意放缓了动作。

  那小心翼翼的模样,任谁都能看出柔情。

  “晚晚,水温不烫吧?”

  他刚刚已经用手试过水温了,不过他不知道苏晚平时都用多热的水洗头,就多问了一句。

  苏晚微微一笑,轻声应了一句:“水温正合适。”

  感受到那不断在自己发丝间穿行的手,苏晚眸中涌现出几分恍惚。

  “雪城,除了我母亲以外,就只有你给我洗过头发了。”

  而且那也是很小时候的事情了,时间一追溯,竟然要到十年前去。

  谢岚洗头发从来都不用市面上现成的洗发水,往往是自己找中药师开些方子,自己去找来原材料捣制出来的。

  谢岚的头发发质很好,又黑又密,握在手中如同上好的绸缎。

  受了谢岚的影响,苏晚一直觉得天底下只有黑色的头发是最美的,对自己这三千烦恼丝也呵护备至。

  苏晚隐隐约约记得,谢岚喜欢挑太阳高照的午后,在静园的院子里给自己洗头,。

  那时候静园院子里还种着一株梨花树,开花的季节,就能看到风吹落簌簌花瓣,落在她洗头的盆子里。

  现在追忆回去,真是恍如隔世了。

  静园里的那株梨花树,早就没了,而她的母亲,三年前葬在了北陵公墓里。

  此后苏晚再也没有见过,有谁会像母亲那样,费尽心思鼓捣那些用于洗头的草药方子。

  苏晚带着几分惆怅的语声落入耳中,江雪城手上的动作一滞,知道苏晚多半是在想自己已经故去的母亲了。

  “晚晚,你要是喜欢的话,以后可以由我来帮你洗。”

  江雪城悠悠然地继续帮苏晚冲洗头发,低沉的嗓音如同乐师拉响的大提琴。

  苏晚闻言心中一阵甜蜜,不过还是推拒了江雪城的提议。

  “我又不是小孩子,等我伤好了后就可以自力更生了,不过这段时间,就把我的头发托付给你了。”

  “好,却之不恭。”

  江雪城低笑了一声,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停。

  苏晚微微眯了眯眼睛,觉得岁月静好的感觉,大概就是这样了。

  在这个男人身上,她总能感觉到很多令自己觉得温暖的东西。

  她要感谢上苍,将他带来自己身旁。

  ……

  一晃眼,就到了约定好去橘子洲头吃饭的日子。

  苏晚肩膀上的伤口好得出奇的快,这还不到一周,现在连疤痕都只有极为浅淡的一条了。

  苏晚本来以为,自己还得穿个将肩膀彻底遮住的衬衫,既然伤疤都快看不见了,苏晚索性挑了身雪纺的淡蓝色长裙,看上去淡雅大方。

  酒店是苏晚定的,因为考虑到来的人有点多,再加上这次算是家长见面会,苏晚在橘子洲头定了一间颇为豪华的包厢。

  苏晚和江雪城出发得早,本以为他们会最先到,没想到刚走进酒店,就看到了先他们一步的林菲儿一家。

  林爸爸和林妈妈穿得颇为庄重,林爸爸甚至还穿了一身银灰色的西装!

  苏晚还是头一次看到林爸爸这副打扮,不过林爸爸这把年纪却没有发福,穿西装倒更儒雅了些。

  

时间提醒:2021-04-16 10:53:36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