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第278章 意外的发现

  

  昭华医院,某处特级病房内。

  只有江雪城和苏晚两个在里面,因为没有人说话,里面安静得连一根针掉落下来也听得见。

  江雪城静静地坐在椅子上,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过。

  昨天他以为自己足够恐惧了,他从A市赶到S市,驾驶着许久没有开过的直升机,心里想的都是苏晚。

  他告诉自己,绝对不能来迟一步,不然的话,苏晚或许会被顾子航那个败类侮辱。

  可是今天,他坐在这里,甚至不知道要怎样守护苏晚,他只能静静地陪着她,继续观察她的身体状况。

  一切仿佛都很正常,不远处的心电图也没有任何怪异的波动。

  江雪城的眼眸似潭水般幽深,定定落在苏晚身上。

  他脑海里,忽地就掠过苏晚和自己相处的一幕幕,就像盛安柠说的那样,他和苏晚只认识了几个月。

  缘分有时就是这么微妙,有些人,哪怕穷极一生也无法彼此靠近,而有些人,一旦出现了就再也不想放手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雪城看到苏晚吊瓶里的液体已经空了,于是叫了护士再过来换药。

  护士重新换了新的液体,而后再给苏晚测试了一番体温。

  护士看到体温计的显示,似乎有些不敢置信,她惊喜地朝江雪城挥了挥手中的温度计。

  “江先生,病人的体温减下去了!现在已经快接近人体正常温度了!”

  护士激动的话语落入江雪城耳中,江雪城微微怔了怔,他看了一眼体温计,看到上面显示的度数为37。7。

  江雪城的目光转而望向仍然闭目的苏晚,轻轻抿了抿唇角:“看来这药还是有用的。”

  护士微微一笑,看到江雪城过了几个小时,还一直寸步不离地守着苏晚,心中生出几分感动。

  这样俊美的男人,还对自己妻子这么痴情,她觉得自己对爱情又有了希望。

  “江先生,你放宽心吧,我估计按你夫人恢复的速度,应该今天就能醒的。”

  江雪城唇角扯出一丝笑容,淡淡地点了点头。

  护士也不忍打扰他和苏晚,而后轻手轻脚地退出了病房。

  微白的灯光在苏晚的脸上流动,她沉沉的睡着,脸上并没有化妆,但即使是这么近的打量,肌理仍然细腻柔和,半点瑕疵都寻不着。

  只是苏晚整个人太安静了,就像一幅美人图,让人觉得不是真的。

  江雪城眉心微蹙,把苏晚身上的被单往上拉了一点,而后低下头,在苏晚眉心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晚晚,快点好起来吧。

  江雪城头一次知道,等待是一种会令人想要发疯的情绪,他坐在这里,度秒如年。

  江雪城将苏晚额头上有些缭乱的头发整理好,而后站起身来走向窗边。

  他拿出手机,给芳姨打了个电话。

  “芳姨,你熬点小米南瓜粥吧,再做一些清淡的小菜,过两个小时让阿四送到昭华医院。”

  江雪城不知道苏晚什么时候会醒,但是苏晚这么久没吃东西,江雪城怕她饿着,所以先叫芳姨备好食物。

  电话那端的芳姨闻言一愣:“少爷,是您生病了吗?”

  怎么好端端的,少爷会去昭华医院?

  听到电话那边沉默一瞬,芳姨立刻反应了过来:“难道是少夫人病了?少夫人怎么了?”

  听江雪城的声音,中气十足,不像是生病的样子,而且芳姨知道江雪城不跟父母同住,所以她接下来联想到的人,就只有苏晚了。

  虽然芳姨跟苏晚相处的时间不多,但还是很喜欢这个聪明水灵的姑娘,苏晚在她面前也从来不摆少夫人的架子,一直很懂礼貌。

  在芳姨看来,江雪城孤单了这么些年,如今能有一个人陪伴他,芳姨都觉得欣慰。

  而苏晚和江雪城,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江雪城唇边轻叹了医生,而后道:“确实是晚晚生病了,芳姨你别担心,她很快就会好的。”

  挂掉电话后,江雪城又坐回了椅子上,一时之间,竟不知道刚刚那些话是在安慰芳姨,还是在安慰自己。

  江雪城目光落在苏晚身上,看到她露在被单外的左手,他冷凝的目光倏然变色。

  那只手纤长秀气,手背光洁,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皮肤更白了几分。

  江雪城眼眸闪了闪,他条件反射般站起身来,朝病榻的另一边走去,直接伸向了苏晚的左手。

  他执起那只手,力度抓得忍不住有点重。

  本来这没有什么,但是苏晚前几天在S市人民医院陪审的时候,被苏语柔用尖利的指甲划伤了手背。

  苏语柔下手很重,过了两三天,苏晚的手背上还是有几条暗红色的痂痕。

  而且江雪城记得昨天晚上他给苏晚洗漱的时候,苏晚的左手上的伤痕明明还清晰。

  可现在,却不见了……

  江雪城忽然就想起自己在给苏晚上药时,苏晚说的一句玩笑话。

  “雪城,要是我像你一样,受伤后都不留半点疤痕就好了。”

  而他当时说了什么?

  如果这能力能转移,他会很乐意让给苏晚……

  江雪城从来不信怪力乱神这种事的,但此刻,他的心跳却骤然加剧了几分。

  江雪城记得,苏晚右腿的膝盖上有一个非常浅的月牙形疤痕,如果不仔细看,旁人很难发现。

  自己还曾问过苏晚,她说是小时候的摔伤。

  江雪城眸子陡然间深了深,他慢慢撩起苏晚的裙子,目光凝滞在苏晚右腿的膝盖上。

  肤如凝脂,莹白似玉。

  果然,膝盖上什么都没有,更别提什么浅色的月牙形疤痕……

  一瞬间,病房寂静得只剩呼吸声。

  江雪城慢慢把苏晚的裙子放回原处,他好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

  江雪城长出了一口气,他慢步返回原来的座椅上,看着苏晚安静的睡颜定定了神,而后仔细把这两天来的事情梳理了一遍。

  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地方不对……

  那就是苏晚昨天晚上,咬了他的肩膀,然后,喝了他的血……

  难道说,自己的血还有这种功能?

  江雪城疑惑地皱了皱眉,他抬起手,放在自己的肩上。

  因为愈合能力极佳,那里早已没有半分痛意,甚至,连被咬的痕迹也几乎找不到了。

  

时间提醒:2021-04-16 11:31:29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