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破天毒府

  董崇仁接住了佟仲和,立即问道:

  “佟兄伤在哪里?”

  佟仲和全身直抖,从齿缝中进出活声道:

  “他说解药已放在兄弟怀中,董兄摸摸兄弟怀里,是否真有解药?”

  董崇仁探手一摸,果然取出一颗药丸,奇道:

  “妖道这是什么意思?”

  佟仲和道:

  “他好像还说,要兄弟切勿声张。”

  董崇仁道:

  “佟兄,你看服是不服?”

  佟仲和道:

  “董兄还是先告诉山主一声。”

  董崇仁点点头,放下佟仲和身子,手中拿着解药,走近闻公亮身边,手掌一摊,低声说道:

  “山主,毕道全在佟兄怀里,放了一颗解药,你看如何?”

  闻公亮目中精芒一闪,问道:

  “他还说了什么没有?”

  董崇仁道:

  “他告诉佟兄,切勿声张。”

  闻公亮奇道:

  “会有这等事?晤!此药就让佟兄服下好了。”

  说话之时,白衣刀风郑秀士也急匆匆走了过来。

  闻公亮没待他开口,低声问道:

  “郑老弟可是从程老哥怀中摸到一颗‘天魔掌’解药么?”

  白衣刀风郑秀士奇道:

  “闻山主已经知道了?”

  闻公亮颔首道:

  “老夫觉得南云道兄匆匆离去,必和毕道全有关,他既赠解药,以老夫看来,不会有假,老弟尽可放心让程老大服用。”

  郑秀士道:

  “山主说的是。”匆匆回去,把药丸喂程万里服下。

  这下倒使得九头狮子闻公亮心中大感为难。

  毕道全守住这第三关,而且又连伤四人,但从他暗赠解药,叮嘱佟仲和切勿声张这一点看来,他似乎不像存心助纣为虐。那么他的举动,难道也和火公子一样?他心念转动之间,突然想起方才毕道全指名要和自己动手,莫非……

  脑际灵光一闪,忍不住抬头看去。

  只见毕道全手持拂尘,面含微笑,站在城垣之上,他那两道眼神,果然张望着自己,大有指名挑战之意!

  不,自己若是猜想不错的话,他可能是暗示自己上去。

  就在此时,但听天蟾子口中朗喧一声道号,缓步走了上来,稽道:

  “毕道全连伤多人,贫道不信‘天魔掌’竟有如此厉害,这一阵,由贫道去会会他。”

  闻公亮正待劝阻!

  天玄子接口道:

  “小弟替师兄助-阵。”

  两人异口同声,随着朝关前走去。

  闻公亮忙道:

  “二位道兄且慢!”

  天蟾子道:

  “闻山主有何见教?”

  闻公亮道:

  “毕道全方才指名向兄弟挑战,兄弟想上去会会他,烦请二位道兄替兄弟掠阵如何?”

  天蟾子微笑道:

  “毕道全身入魔教,助纣为虐,这等危害武林的狂徒,大人得而诛之,闻山主一派之尊,亲自出手,岂不有损威名,还是贫道去把他拿来,这是宰鸡焉用牛刀,贫道这把剑,宰鸡已经有余了。”反手从肩背拔出长剑,回头道:

  “师弟,咱们走。”

  天玄子答应一声,同样刷的一声,抽出长剑,跟着他师兄身后走去。

  闻公亮又不便和他们说明,眼看天蟾、天玄硬要出手,自己又不好阻拦,一时心中大感为难。

  方壁君悄声向范君瑶说道:

  “大哥,山主好像有些为难呢,这场你抢出去才好。”

  范君瑶奇道:

  “二位师叔出场,闻山主有什么为难之处?”

  方璧君轻轻推了他一把,道:

  “快去,再迟就来不及了。”

  范君瑶听她说的那么严重,一时无暇多问,身形一晃,闪了出去。

  这时天蟾、天玄已经走出两丈来远,范君瑶一个箭步,就掠出两丈开外,抢到两人身侧,口中叫道:

  “二位师叔,有事弟子服其劳,先让弟子领教他几招。”

  天蟾子回头道:

  “师叔听说你另有奇遇,但毕道全已练成魔教邪招‘天魔掌’,连伤多人,你岂是他对手?”

  范君瑶道:

  “弟子极愿一试。”

  天玄子叱道:

  “性命可以试的么?还不下去?”

  范君瑶经师叔—叱,一时不敢再说。

  闻公亮此时呵呵一笑道:

  “二位道兄,范老弟是贵派后起之秀,他既想上去试试,魔教武功,平日难得遇上,让他去磨练磨练也好。”

  天蟾子不知闻公亮这话的心意如何?但心想他这般说法,必有缘故,脚下一停,说道:

  “师弟,闻山主说得也是,‘天魔掌’会的人不多,那就让君瑶去试试吧!”

  天玄子听的一楞,心中暗暗奇怪:

  “师兄居然会同意让一个门人去以身试掌。”当下回头望:了范君瑶一眼,道:

  “你可得小心些。”

  闻公亮大笑道:

  “范老弟,令师叔答应这一场由你出战,让老夫陪你上去走一遭。”

  天蟾子暗哦一声,忖道:

  “闻山主绕着弯子,要让范君瑶上场,原来还是他自己想出马,莫非大洪山有什么绝招,可以破他‘天魔掌’不成?”

  范君瑶听说闻山主要陪自己上去,不觉一怔道:

  “山主……”

  闻公亮不待他话声出口,立即以“传音”说道:

  “老弟不用多说,上去之后,不要立时出手,老夫要听听毕道全的口气。”他这两句话,说得很快,立即呵呵一笑,道:

  “范老弟,咱们上去了。”

  范君瑶心中暗暗纳罕,只得足尖点动,身形直拔而起,朝关上落去。

  闻公亮和他连袂纵起,一齐落到城垣之上。

  毕道全手持拂尘,打了个稽首,笑道:

  “闻山主请了,贫道之意,这第三关的成败,还是由咱们两人放手一搏,以定胜负的好。

  这位小兄弟仪表不俗,伤在贫道掌下,实在可惜,而且也于事无补,不知闻山主意下如何?”

  范君瑶剑眉一轩,朗笑道:

  “你当在下不是你的对手么?”锵的一声,掣剑在手,朝前一指,说道:

  “你该亮剑了。”

  这一指,他功运右臂,直透剑尖,*出一缕森寒的剑气,直向毕道全身前射去。

  毕道全作梦也想不到一个弱冠少年,随手一指,竟会*出森寒剑气来,心头一惊,不由的后退了两步。

  闻公亮道:

  “毕道兄一再指名要和闻某动手,如今闻某已经上来了,不过这一场,是由范老弟代表闻某出手,胜负都和闻某自己动手一样,毕道兄有什么道,只管划下来就是了。”

  他这话是说,你有什么话,可以说了。

  果然就在他说话之时,只听耳边响起毕道全细如蚊蚋的声音:

  “闻山主,天毒府破不得,天毒府不破,天君所有行动,均将交由天毒府执行,江湖大劫,发动尚缓。天毒府若破,激怒天君,他将挟雷霆之势,横扫武林,九大门派,各自为政,均将被其次第歼灭,为今之计,山主应联合各大门派,早作准备,迟恐来不及了。”

  闻公亮话声一落,对方的声音也正好停住。

  闻公亮心头暗暗一怔,忖道:

  “他掌伤多人,原来是为了激怒自己,亲自出马,就是要和自己说这番话了,由此看来,南云道人匆匆回转衡山,必与此事有关,此人投身魔道,犹能心念江湖安危,实是难得!”

  毕道全哈哈一笑道:

  “闻山主既然如此说法,贫道就从剑上,领教这位小兄弟的高招,贫道若是落败,立时就走,但贫道若是胜了这一仗呢,闻山主又当如何说法?”

  闻公亮在他说话之时,也以“传音”说道:

  “毕道兄心存武林安危,闻某拜领雅教,只是道兄能否说得详细一点?”接着呵呵一笑道:

  “毕道兄既然划了道,范老弟若是败在道兄剑下,就是闻某败了,闻某也立时率众撤走,退出石城山,道兄意下如何?”

  说话之时,只听毕道全“传音”;苴:

  “贫道已经说的很明白了,闻山主只要联合各大门派,早作准备,庶免为人所乘,贫道知道的,也只有这一点,别无可告了。”

  接着他已撤下肩头九宫剑,朗笑道:

  “好,咱们就此一言为定。”目注范君瑶,含笑道:

  “小兄弟,咱们已经谈妥,你可以发招了。”

  范君瑶长剑一摆,道:

  “且慢,你该说个数目,咱们几招为限。”

  毕道全道:

  “贫道痴长你几岁,小兄弟说吧?”

  范君瑶道:

  “在下剑下,从无三招之人,咱们就以三招为限。”

  “灵飞九剑”,天下无人能出三招,但不知道的人,听来未免太狂!

  毕道全听得一呆,问道:

  “多少?三招?”

  他只当自己听错了!

  范君瑶道:

  “不错,阁下能够接下范某三招,就算范某败了。”

  毕道全仰天大笑道:

  “好,好,小兄弟果然了不起,毕道全也会过不少高人,还从未败在人家三招之下,倒要见识见识小兄弟的剑法,高明到如何程度,好,你发招吧!”

  范君瑶冷然道:

  “在下若是先出手,只怕你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了,还是你先发剑的好。”

  毕道全真没想到这少年狂妄的连天都没有了,但他也是个生性高傲的人,闻言大笑道:

  “贫道就是要看看你的高明剑招,也好开个眼界,纵然没有还手机会,也是值得,小兄弟只管请。”

  范君瑶冷冷一笑道:

  “阁下小心了。”

  喝声出口,但见他长剑倏展,一个人离地飞起,宛如彩风展翼,全身剑光缭绕,朝毕道全当头飞来。

  这一招,正是“灵飞九剑”中的第五式“飞凤展翼”。

  站在关下的人,因距离城垣,足有三丈多高,仰首看去,范君瑶的人影,在离地飞起之后,就为缭绕剑光所淹没!大家所能看到的,就是他一片剑光所织成的一只银色凤凰,双翅展飞,煞是好好看。

  在场高手,根本没有一个人分得清人,分得清剑,自然更没有人能看得清范君瑶这一剑是如何出手的了。

  武当派素以剑法著称武林,但这回连练剑数十年的五虎宫主天蟾子、南岩宫主天玄子、火眼灵猿修宗泽三人,都看得目定口呆,眼花缭乱!三人心中,同时感到惊异无比,暗暗忖道:

  “这是什么剑法?”

  当然,最感骇异的是当事人毕道全!他出身衡山,像这样纵身飞扑发剑,本是衡山剑法的特长。又投入云岭,魔教剑法则是以发剑奇快著称,发剑一快,就会幻起许多幻影。

  他身兼两家之长,就是没见过这等奇幻剑势,此刻他看到的只是一片缭绕剑光,一片凛冽剑气!

  这下真应了范君瑶的话,连发剑还击的机会都没有,上身一仰,急急往后倒跃,暴退出去八尺有余!

  范君瑶剑势才发,就听到闻公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范老弟,不可伤他性命。”

  缭亮剑光,倏然间,消失不见,范君瑶手抱长剑,已停住身子,朗声说道:

  “这是第一招。”

  赛纯阳毕道全木立当场,仰首望着天空,好像是仰视悠悠白云,也好像是在思索什么,倾听什么,连范君瑶说的话,都没听见。这情形,不用说自然是给范君瑶这一剑吓呆了。

  但就在此时,只见闻公亮双目精光暴射,仰首向天,大喝道:

  “什么人?”

  但见一道人影,比流星还快,在十余丈高处的山崖间,一闪而逝!

  原来有人隐身崖上,在和毕道全说话,毕道全忽然打了个稽首,道:

  “贫道认栽,失陪了。”

  话声一落,身形随着纵起,掠过长空,落到十丈之外,朝山下飞奔而去。

  范君瑶见他突然飞去,方自一怔。只听身后弓弦响处,一支碧绿的长箭,电射而来。

  城垣下,方璧君瞧得大吃一惊,急急叫道:

  “大哥小心。”

  范君瑶倏地回过身去,挥手一剑,把射来长箭,劈作两截!

  目光一瞥,只见一条黑影,悄悄朔墙下掠去,心头不禁大怒,抖手一剑,朝那人身后打去。

  闻公亮同时嗔目喝道:

  “好个贼子,你还想逃。”飞身扑下去。

  范君瑶长剑脱手,宛如一道长虹,去势何等快速,那人逃出五丈开外,就被飞射过去的长剑射入后心,口中惨叫一声,扑倒地上。

  这人正是大洪山四大护法之一,如今已投到天毒府的穿云箭纪少夫。

  闻公亮也在此时飞扑而至,纵落地面,但见一道银虹,夭若神龙,忽然腾空飞起,朝站在关上的范君瑶手上投去。

  范君瑶原是一时气愤,怒他趁自己不备,发箭偷袭,因此才脱手掷出长剑。哪知他玄关已通,挥手之间,真气贯注剑上,长剑投出之后,真气收回,长剑居然也凌空飞了回来!

  这一下直把他吓了一大跳,但也禁不住狂喜无比,口中叫道:

  “飞虹贯日!我这一招正合了‘飞虹贯日’!”

  “飞虹贯日”正是“灵飞九剑”的第八式,原来竟能把掷出的长剑,收了回来。

  闻公亮睁大双目,仰起头呵呵大笑道:

  “范老弟,原来你还有这一手绝招,哈哈,老夫又开了一次眼界。”

  这时关上几名黑衣大汉,早已逃散。

  大洪山的人纷纷跃上城垣,打开了第三关的铁门。

  方璧君走到范君瑶身边,低低问道:

  “这一招驭气飞剑,也是她教你的?”

  这“她”自然是指束凤君了。

  范君瑶俊脸微微一红,点头道:

  “这一招,连我自己也没想到。”

  方璧君轻笑道:

  “我要恭喜大哥呢!”

  这话妙语双关,说的范君瑶脸上更是一红。

  闻公亮迎着天蟾、天玄、和火眼灵猿修宗泽,拱拱手道:

  “恭喜二位道兄、修二兄,这位范老弟,真是得天独厚,年纪轻轻,居然练成了上乘剑法,将来不但光大贵派,也是天下武林之福。”

  天蟾子稽首道:

  “山主过奖了。”回头看了范君瑶一眼,徐徐说道:

  “武林虽是胜者为强,但仍然是重德不重杀,若徒然凭仗武功,岂能服人?天下之,人上有人,年轻人更应谦虚礼让,小有成就,就狂妄自大,岂是大成之器?”

  范君瑶听得汗流浃背,垂手道:

  “师叔教训得是。”

  闻公亮眼看范君瑶当着大众面前,被师叔叱责,不由呵呵一笑道:

  “一关已破,只余下一座天毒府了,咱们快走。”

  天玄子问道:

  “方才毕道全匆匆退走之前,似是有人在崖上一闪而逝,山主可曾看清那人是谁么?”

  闻公亮道:

  “不错,方才兄弟看到毕道全仰首向天,似是崖上有人和他说话,只是此人身法奇快,兄弟也没有看清楚他的面貌。”说到这里,拈须沉吟道:

  “武林中具有这等无上轻功,能在兄弟眼前闪过,看不清他身形面貌的,只有一个人,只是此人已有多年不曾在江湖露面了。”

  火眼灵猿修宗泽接口道:

  “闻山主说的,莫非是万里飞云侯耀堂么?”

  闻公亮颔首道:

  “除他之外,兄弟还想不出第二个人来。”

  “万里飞云侯耀堂”,这几个字,听到范君瑶耳中,心中不禁一动!

  “若有疑问,可去云中。”

  就是万里飞云侯耀堂在桌上留的字迹,莫非他和天毒府也有什么关连?

  进入第三关,地势又形宽敞,但仍然是两山夹峙的峡谷。

  只不过转了一个弯,眼前豁然开朗,这是群山环抱的一大片平地!

  山麓间,矗立着一座极大的庄院,它,正是崛起江湖,对外称为石城别府的“天毒府”

  了。

  看,大庄院前面,还竖立着一根三丈高的旗杆,飘扬着一面代表天毒府的杏黄旗!

  宽敞的石阶两旁,还蹲着一对一人来高的石狮子!

  申公豹侯延炳居然在这群山之中,摆尽威风,着实够气派!

  只是此刻整座的“天毒府”,却寂静得没有一点人声,也不见一个人影。

  一行人马,由九头狮子闻公亮为首,越过广场,走到“天毒府”石阶前面,目光一注,只见两扇黑漆大门,敞开无阻,一眼就可以望到里面重门叠户,深邃的厅堂,但依然阒无一人!

  这像是空城计!

  三关破来不易,每个人心头,都想到了一点,一旦到达“天毒府”,定然还有一番激烈的厮杀。

  申公豹纵然被擒,但他独当一面,开府石城,他手底下,自然有一班死党,要作最后的困兽之斗,决不可能敞开大门,让你们登堂入室,但眼前就是出人意料,敞开着大门,等着你来!这一定有着恶毒的阴谋,是有意诱敌深入!

  天蟾子忽然跨上一步,凝重的道:

  “闻山主,这情形有些不对。”

  董崇仁接口道:

  “山主,天蟾道兄说得是,这里面也许是有诈。”

  方璧君道:

  “山主,何不先问问诸总管,天毒府虚实如何?”

  九头狮子闻公亮颔首道:

  “不错,老大,你叫诸总管上来。”

  董崇仁回头道:

  “诸总管。”

  诸秋松慌忙赶上前来,道:

  “山主有何吩咐?”

  闻公亮道:

  “你是天毒府总管,这里一共有多少人?”

  诸秋松道:

  “府中共有四位供奉、四辅、八弼、八十名武士,另外由金嬷一手训练的女子。约有二十名,其余是一些打杂的人……”

  闻公亮道:

  “他们人呢?”

  诸秋松道:

  “这个在下……在下……就不知道了。”

  闻公亮拂须道:

  “走,你是这里总管,就由你带路了。”

  诸秋松不敢违拗,连声应是,但他眼看大门敞开无阻,却也有些踟蹰。

  铁甲关刀程万里走上几步,抱抱拳道:

  “在下兄弟,追随山主而来,寸功未立,在下兄弟替山主开路。”说完,瞪着诸秋松道:

  “诸总管请呀!”

  诸秋松战战兢兢的道:

  “是,是,兄弟替诸位引路。”

  金刀四杰各自亮出兵刃,当先大步闯了进去。闻公亮朝天瞻、天玄、火眼灵猿修宗泽三人说了声“请”,相继走入。

  八名大洪山庄丁留在大门口,四名武当弟子,守住二门。

  一行人鱼贯进入大厅,依然不见有何动静。

  闻公亮心中暗暗称奇,天毒府难道会是一座空宅?

  雷公佟仲和抱拳道:

  “山主,咱们要不要搜?”

  闻公亮援须笑道:

  “自然要搜,只是咱们须得把人手分配一下。”

  天蟾子道:

  “贫道师兄弟,悉听山主差遣。”

  闻公亮连说不敢,一面含笑朝方壁君道:

  “姑娘来过一次天毒府,熟悉此地情形,这调遣人手之事,老夫觉得还是由姑娘来分派的好,连老夫在内,悉凭姑娘指挥。”

  方璧君嫣然一笑道:

  “山主言重,我可不敢当。”

  闻公亮笑道:

  “姑娘素有女诸葛之称,大洪山得能转危为安,全仗姑娘发号施令、调度有方,何须客气!”

  方璧君粉脸一红,说道:

  “山主一定要我说,那么我看山主和二位道长,就在厅上坐镇,其余的人,可分作三拨,二拨人以大厅为中心,分左右两路,搜索各处房舍,另一拨可由诸总管领路,搜寻地下石室,不知山主认为如何?”

  闻公亮连连点头,笑道:

  “好,好,只是姑娘这般安排,老夫不是闲着无事可做了么?”

  方璧君道:

  “山主和二位道长,坐镇大厅,看来确是闲着,实则接应三路人马,是全体的中军,责任最为重大,自然非三位不可了。”

  闻公亮道:

  “好,好,这三路人手,如何分配,就请姑娘调度了。”

  方璧君看了众人一眼,心中默默一算,才道:

  “这样吧,火公子、灵凤妹子也留在厅上,佟护法、董老大、董老二、董老四,率四名山丁一路;金刀四杰一路,这两路搜寻左右房舍。修前辈、范大哥,和我进入地底石室去。”

  修灵凤道:

  “我要和姐姐一起去。”

  闻公亮点头道:

  “就这样吧。”

  当下三拨人各自分头搜索。不过顿饭工夫,左右两拨,搜完各处房舍,退回大厅,整座天毒府,不见一个人影,只剩下了一座空宅。

  接着由火眼灵猿修宗泽为首,搜索地下石室的一行人,也回转大厅。他们却从地牢中救出金沙掌祁尧夫和他小孙女祁琪,另外还有一个赫然叛离大洪山的开碑手田绍五,他身上穿着道袍,手里还拿着张人皮面具,神情萎顿,低头走入。

  原来天毒府要他假扮武当掌教天宁子,故意囚在地室之中,准备等点头华佗施毒成功,擒来天蟾、天玄,囚在一起,用以淆惑武当派人心的,但形势急转直下,侯延炳被擒之后,点头华佗也落了网,加上闻公亮一行人攻来的快,天毒府节节失利,一败涂地,以致无暇再顾地室中被囚的人。

  闻公亮攒攒眉道:

  “天毒府这些人,又到哪里去了呢?”

  方璧君道:

  “我看大概另有一条通向山外的地道,只是我们没有发现罢了。”

  闻公亮道:

  “诸总管也不知道么?”

  诸秋松道:

  “兄弟担任总管,不过三个月,府中规矩森严,不知道的事,谁都不敢多问,兄弟真的不知知道。”

  闻公亮点头道:

  “不错,他们要人扼守三关,就是为了全数撤离天毒府。”一面朝诸秋松道:

  “如今天毒府已破,侯延炳会以‘天毒指’连续杀害少林高僧,并以‘天毒丹’毒害武当六指神翁,和少林藏经阁明善大师,你诸总管是否参与其事?”

  诸秋松脸色煞白,惊惶的道:

  “山主明鉴,小的……”

  闻公亮笑道:

  “你不用怕,老夫之意,只是要你随天蟾、天玄二位道兄去武当作证,然后再去一趟少林寺,老夫另派董老大随行,保证你性命无虑,但你一身武功,却必须废去。”

  诸秋松只要留得性命,连连躬身道:

  “但凭山主吩咐。”

  闻公亮又道:

  “老四,你带几个人去,把这座天毒府烧了,这些房屋,留不得。”

  董崇智躬身领命,立即率领几名庄丁,在四处放起火来。

  一行人由闻公亮为首,押着田绍五,离开了天毒府。

  天毒府破了,范君瑶的心愿,并未全了。

  他身世,依然是个谜。

  “若有疑问,可去云中。”这是万里飞云在桌上留的字迹。

  他必须找云中,“云中”,他已经找了几个月。

  当初他上湖北安陆,云梦,不也是找“云中”去的么?

  现在剩下来只有云中山了,因此他决心去一趟云中山。

  范君瑶要去的地方,方璧君自然非跟着去不可。

  方璧君去,修灵凤自然也要去。

  方璧君本来就是男装打扮,为了路上方便,修灵凤也改扮成男装。

  三位翩翩佳公子,骑了三匹骏马,从石城山动身,一路北行。

  这天刚到李旗屯附近,忽见前面路旁,一棵柳树下,拴着两匹黄骠马,两个身穿蓝布长衫的老者,恭立路侧。

  等到范君瑶三骑快要驰近,那两个蓝布老者忽然急步赶出,神色恭敬的一齐抱拳作揖,由前面一个高声说道:

  “来的可是范公子么?”——

  xmwjw扫校独家连载

时间提醒:2018-07-21 11:49:41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