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险蹈陷阱

  范君瑶听他说出“出手伤人”,不觉愕然相顾,拱拱手道:

  “在下兄弟,是奉山主之召而来,并无出手伤人的事。”

  闻公亮脸色一沉,冷哼道:“年轻人,老夫面前,还想抵赖么?”

  范君瑶抬目道;“在下说的确是实情……”

  左首瘦削汉子没待他说完,大喝道:

  “住口,姓范的小子,你出手偷袭,杀了我三哥,还想狡赖。”

  范君瑶听说还死了人,身躯陡然一震,暗道:

  “果然是有人嫁祸!”一面正容道:

  “山主明鉴,在下兄妹路经随县,是山主派人相邀,引来此地,怎会出手伤人?”

  那瘦削脸汉子目射凶光,咬牙切齿的瞪着范君瑶,俯身朝闻公亮说道:

  “山主,这小子满口俱是胡言,小弟把他拿下了,不怕他不从实招供。”

  闻公亮一摆手,然后朝范君瑶问道:

  “你说是老夫派人把你们请来的,那人是谁?”

  范君瑶道:“那是一个穿灰衣布短袄的人,把在下兄妹引来此地,说进去通报山主,就匆匆走了,在下兄妹,一直等到此刻,因不见有人招呼,才从腰门出来,发现这里是贵帮的祖师堂。”

  闻公亮怒笑道:

  “说得好,简直是一派胡言,你们夜入祖师堂,必有图谋。”

  说到这里,回头喝道:“吕总管,把他们拿下了,问问清楚,是什么人指使来的?”

  站在他身后右首的吕总管躬身应“是”,直起腰,举步走出,目注范君瑶,说道:

  “范朋友,乖乖的束手就缚吧!”

  他这一举步,八名灰衣汉子,立时有两个跟着走出,似狼似虎般直欺过来。

  方壁君看的大急,娇声喝道:

  “且慢!”

  吕总管道;“姑娘有什么事?”

  方壁君转脸道:

  “大哥,你怎么不把闻山主的那张名帖,拿出来给他瞧瞧?”

  范君瑶给他一言提醒,立即探怀取出一张大红名帖,随手递了过去,说道:

  “这张名帖,就是那灰衣汉子持来相召之物,总不会是在下伪造的吧?”

  吕总管接到手中,只看了一眼,就大笑道:

  “范朋友果然设想周到,连山主的名帖,都准备好了来的。”

  方壁君道:“听吕总管的口气,这是咱们伪造的了?”

  吕总管道:

  “难道吕某说错了?大红纸上,写上山主的名讳,就是山主的名帖了么?”

  方壁君道:

  “吕总管说的也是,闻山主的名帖,也许有人假冒了,但我们进入贵村之后,曾在村口登记了来宾姓名,并遵守贵村‘解剑入村’的规定,我大哥留下了长剑,才由那人领我们到山上来,吕总管要是不信,尽可先去查对。”

  吕总管听的大笑道:

  “姑娘这番理由,听来倒是像是真的一般,但吕某可以告诉姑娘的,咱们这里,并没有来宾登记名字这项规定,更无须解剑入村,姑娘说的未免太离谱了。”

  范君瑶道:“这就奇了,我妹子说的全是实情。”

  方壁君接口道:

  “就说贵村没有这项规定吧,但进入贵材之后,若是没有贵村人的领路,这山上是禁地所在,我们能顺利到达这里么?”

  瘦削脸汉子怒哼道:

  “负责守护后山禁地的是我三哥,他已经死在你们‘天毒指’之下了。”

  “天毒指”,这三个字听到范君瑶耳中,不觉蓦然一震,抬目道:

  “天毒指!令兄是死在‘天毒指’之下的?”

  瘦削汉于切齿道:

  “你明明就是‘天毒指’的传人.还想赖么?”

  范君瑶道:“尊驾也许误会了,在下武当门下,不是‘天毒指’的传人。”

  闻公亮一手捋髯,沉哼道:

  “范朋友,你当老夫还不知道你底细么?你是武当门下原也没错,但你现在已经不是武当门下了。”

  范君瑶道:“如何不是?”

  闻公亮道:

  “因为你已被武当除名,逐出门墙了。”

  范君遥几乎不相信自己耳朵,急声道:

  “在下不信。”

  闻公亮面露不屑沉哼道;

  “范朋友自己做的事,自己应该明白。”

  范君瑶看他说得不像有假,心头一阵激动,反问道:

  “在下做了什么事?”

  闻公亮道:“你做了什么,不关老夫的事,但你们夜闯大洪山禁地,还杀了老夫内弟,老夫岂能放过你们?”

  范君瑶道:

  “闻山主明鉴,此事分明是有人设下了陷阱,意图陷害在下……”

  闻公亮道;“事实俱在,何用抵赖?”

  方壁君道:

  “闻山主在武林中威名赫赫,该是通达事理的人了。”

  闻公亮脸色微变,沉哼道:“老夫如何不通事理了?”

  方壁君道:

  “我听江湖传说,闻山主生平嫉恶如仇,主持正义,为江湖同道所推崇,何以对我大哥之事,会听信一面之词,不查查清楚呢?”

  闻公亮双目寒光直射,直注方壁君,点点头道:

  “好,老夫要吕总管去查,但你们两人,也得暂时屈留老夫庄上,只要确与二位无关,老夫自会立即释放你们。”话声一落,回头朝吕总管吩咐道:

  “你过去,点了他们两人穴道,送到山下去。”

  吕总管躬身应是,正待朝范君瑶走去!

  陡听闻公亮大喝一声,扬手一掌,朝吕总管身后劈来!一股强猛劲风,应掌而生,呼啸着掠过吕总管胸腹,擦身而过。

  直吓得吕总管面无人色,惊悸的望了闻山主一眼,恭身叫道:

  “山主……小的……”

  闻公亮一张枣红脸上,呈现郁怒,摆摆手,两道寒电般的目光,转注到范君瑶身上,嘿然道:

  “瞧不出小友居然把‘天毒指’练到无声无息,当真难得得很。”

  范君瑶骇然道:“闻山主是说在下偷袭吕总管么?”

  吕总管这才知道方才山主这一掌,是替自己挡过了“天毒指”,心头不禁暗暗凛骇不止。

  范君瑶惊异的道:

  “闻山主难道没看到在下根本连手也不曾动过一动,如何发指伤人?”

  闻公亮炯炯巨目,只是打量着范君瑶、方壁君二人,问道:

  “适才那缕指风,明明就是从你立身之处发射而来,难道老夫还会听错不成?”

  范君瑶道:

  “方才在下也依稀听到一缕极其轻微的劲急风声,确曾从在下耳边擦过,但决非在下所发。”

  方壁君讶然的道:

  “大哥,我怎么没有听到?”

  范君瑶道:

  “妹子站在左首,那缕劲风,是从我右后方射来的。”

  他右后方,就是祖师堂,六扇雕花长门紧紧闭着,那有什么人影?

  闻公亮看他说的不像有假,证之刚才从侧面劈出一掌,把“天毒指”一缕指风击歪,但也发觉那缕指风势道极劲,功力之深,不是范君瑶这样年纪的人,所能发得出来,心头也暗暗觉得起疑,目光缓缓投注到祖师堂,一脸肃穆,沉声道:

  “尔等守在这里,老夫进去瞧瞧。”

  站在他左首的瘦削汉子道:

  “山主,这姓范的小子要不要把他拿下?”

  范君瑶剑眉一剔,朗笑道:

  “阁下大可放心,在闻山主没有查明真相以前,在下不会走的。”

  闻公亮点头道:

  “老夫自会还你公道。”说完,大步朝祖师堂走去。

  两名灰衣汉子慌忙抢在前面,手挑灯笼,替山主打开两扇雕花长门,然后一左一右在门口站定。

  闻公亮一脸凝重,缓步进入祖师堂。

  范君瑶、方壁君站着没动,但瘦削脸汉子却一手按着刀柄,目光直注两人,生似怕他们趁机逃走一般。

  过不一回,闻公亮已从祖师堂出来,第一眼,他那炯炯有神的目光,就有意无意的打量着范君瑶脚下。

  敢情他在祖师堂里,无意之中发现了某一个人的脚印,因此他要和范君瑶脚上穿的靴子,加以印证,但只看了那一眼,没有作声。

  瘦削汉子迎着问道:

  “山主没发现什么人吧?小弟早就知道这小子是在胡扯……”

  闻公亮哼了一声,不耐道;

  “你给我住嘴。”

  瘦削脸汉子眼看闻公亮脸色不善,那里还敢作声。

  闻公亮双目一抬,望望范君瑶道:

  “二位虽非老夫邀请而来,但今晚暂且作为老夫的客人,请到宾舍下榻,二位所说的一切经过,只要属实,老夫自会查明真相,但二位若有半句虚言,老夫也不是易与的人。”说到这里,不待二人开口,就朝吕总管吩咐道:

  “吕总管,你先把他们二人送去宾舍休息,回头到老夫书房里来。”

  接着又朝瘦削脸汉子道:

  “老四,你三哥已死,这里就交你负责,好生守护,不论发现什么,立即发出警讯,在老夫未到之前,不准轻易妄动。”

  瘦削脸汉子躬身应道:

  “小弟省得。”

  方壁君听他称瘦削汉子“老四”,心中不由的一动,但脸上却是丝毫不露。

  吕总管朝闻公亮躬躬身,然后向二人抬手道:

  “二位请到宾舍休息,在下带路。”

  一面从一名灰衣汉子手中接过一盏灯笼,举步往外走去。

  范君瑶、方壁君也不客气,别过闻公亮,随着吕总管下山。但见从山顶直达山麓,一路都是宽阔的石级。

  范君瑶目光转动,悄声说道:

  “妹子,这不是咱们来的路了。”

  方壁君点点头,问道:

  “吕总管,我想请教一件事。”

  吕总管道:

  “姑娘想问什么,在下可以奉告的,自当奉告。”

  方壁君道:

  “从这里下去,就是贵庄么?”

  吕总管道:

  “不错。”

  方壁君道:

  “那么咱们来的时候,那灰衣人领着咱们走的是一条小径,那是另一条路了。”

  吕总管迟疑了一下,才道:

  “二位来的时候,可能是从村后上山的。”

  方壁君又道:

  “我还想请教一件事。”

  吕总管道:

  “姑娘请说。”

  方壁君道:

  “闻山主身边那个瘦削脸,是贵庄什么人?”

  吕总管道:

  “那是四爷,咱们山主的内弟。”

  “四爷”,方壁君心头更加证实,但他依然没有说什么,含笑道:

  “谢谢吕总管。”

  吕总管道:

  “姑娘不用客气。”

  不多一回,已经到了山麓,吕总管领着二人踏上一条宽阔的石板路,行到一座庄院的东侧门,轻轻叩了两下。

  木门呀然开启,一名老管家看到吕总管领着二人走入,似乎微感惊奇,但只打量了二人一眼,也没说话,待得三人进入,便自关上了木门。

  吕总管走在前面,绕过长廓,进入一道腰门,但见一排三间,自成院落,吕总管推开左首房门,点起了灯火,一面说道:

  “这里就是敞庄宾舍,二位请进。”

  这两间客房陈设简单,收拾得倒甚是干净,左右各有两卧房,中间是一间客堂,放着两排椅儿,和一张八仙桌,想是给客人进膳和休息之用。

  吕总管让两人坐定,然后说道:

  “两位看看需要什么,只管吩咐。”

  方壁君道:

  “谢谢吕总管,咱们不需要什么,只是咱们日落时分,就被引上山去,至今还没吃晚饭。”

  吕总管道:

  “在下立时就交待下去,给二位送来。”说完,便自退了出去。

  室中只剩下两人,范君瑶皱皱头道:

  “妹子,你看这会是什么人把咱们引来的呢?”

  方壁君道:

  “自然是他们庄上的人了。”

  “我真想不通,这人把咱们引到祖师堂去,究竟为了什么?”

  “祖师堂是大洪山的禁地,这人大概想激怒闻山王,借他之手,把大哥除去。”

  “我和他无怨无仇,干么要用借刀杀人之计,陷害我呢?”

  方壁君道;

  “也许这人和你有仇。”

  “我从没在江湖走动,那来的仇人?”忽然“啊”了一声,“还有,方才在暗中施展‘天毒指’的,不知又是什么人?”

  方壁君抬眼问道:

  “大哥,方才真有人从你身后发指?”

  “当然是真,那缕指风,嘶然有声,从我耳边擦过,我听的清清楚楚。那会有假?”

  方璧君道:

  “如此说来,也许设计陷害你的,就是此人了。”

  范君瑶叹了口气道:

  “唉,此人既已练成‘天毒指’,要杀我易如反掌,何用把咱们引到大洪山来,而且此人好像一直在暗中跟着我。”

  方璧君睁大一双妙目,奇道:

  “大哥,你说他暗中一直跟着你?”

  范君瑶嗯了一声,遂把自己离开武当,到南阳去找姓申的祖孙,那晚就有人在暗中以“天毒指”杀了少林罗汉堂四个高手,后来自己和董崇仁兄弟结伴同行,这人又把两人杀死之事,告诉了方壁君。

  方壁君静静听他说完,不觉柳眉微蹙,沉吟道:

  “这人行径大是古怪,既像害你,又像在暗中帮你……”

  说到这里倏然住口。

  只听走廊上传来了一阵轻快的脚步声,接着走进来一个灰衣汉子,手捧木盘,含笑道;“吕总管要小的送酒菜来了,二位请随便用吧。”

  一面替两人摆好杯筷,然后从盘中端出酒菜,放到桌上,回身退出。

  范君瑶看看桌上放着四菜一汤,一壶黄酒和一桶米饭,那四色菜肴,倒是十分丰盛,不觉笑道:

  “妹子,不是你说,我真还不好意思开口?今晚就只好饿肚子了。”

  方壁君嗤的笑道: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闻山主要把咱们留下来,就得给咱们吃的喝的,总不成要客人饿肚子呀!”

  范君瑶道:

  “好了,菜快凉啦,咱们不用客气,请吧!”

  方壁君道:

  “慢点!”

  范君瑶道:

  “妹子还有什么事?”

  方壁君没有作声,伸手从头上取下一支银针,细心的在每盘菜肴中,都试了试,看看是否有毒?

  范君瑶道:

  “妹子怕他们在饭菜里做手脚么?”

  方壁君回头道:

  “试试总是不会错的,古人说得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虽然够聪明,就是世故不深,经验不足,君子可欺以方,有时候就会吃亏上当……”

  说到这里,银针在汤里一搅,等到取起,已有半支色呈乌黑,范君瑶变了脸色,低声道:

  “毒”

  方壁君冷冷一笑道:

  “你瞧,今晚要是只有你一个人,不就着了人家的道,有我跟着你,还不错吧。”

  范君瑶星目放光,怒声道:

  “妹子,咱们找闻山主。”

  方壁君急忙摇手道:

  “大哥,此事只怕闻山主未必知道。”

  范君瑶道:

  “这碗汤,就是证据,他不知道,咱们更应该告诉他去。”

  方壁君轻声道:

  “不,咱们若能不动声色,抓住了下毒的人,不是更好么?”

  范君瑶道:

  “敌暗我明,咱们如何抓得到他?”

  方壁君娇笑道:

  “这个容易,大哥,你俯耳过来。”

  范君瑶依言凑过头去。

  方壁君在他耳边低低说道:

  “那人既在汤中暗下毒药,自会前来偷觑,咱们只要将计就计,假装中毒,就可把他抓到。”

  范君瑶喜道:

  “咱们就这么办。”

  方壁君道:

  “大哥,那就快吃饭吧!”

  宽敝的书房里,点燃着一支儿臂粗的红烛。

  九头狮子闻公亮高大身躯,靠在他那高背太师椅上,枣红脸上呈现着郁怒之色,似在沉思之中。

  这时但听门口有人低声下气的道:

  “山主。”

  闻公亮道:

  “吕昌寿,进来。”

  吕总管应道:

  “小的在。”急步闪身而入,趋进大师椅前面,垂手恭立。

  闻公亮依然半靠着身子,问道:

  “你查过了么?”

  吕总管陪笑道:

  “小的已经查过了。”

  闻公亮道:

  “可是咱们庄上的人把他们引上去的?”

  吕总管躬躬腰,一脸尴尬的陪着笑,却是没有说话。

  闻公亮缓缓转过头来,一双炯炯眼神,投射到吕总管脸上,沉声道:

  “吕昌寿,你怎的不说话?”

  吕总管可以感觉得脸上被寒光照射,越发不敢抬眼,只是连声应“是”。

  这下可把九头狮子激怒了,靠着的身子呼的坐起,右手砰然一掌,击在太师椅靠手之上,怒喝道:

  “吕昌寿,你好大的胆子,老夫问你,你还不实说?”

  这“砰”的一声,吕总管一颗心,也砰的跳了起来,打了个哆嗦,连连躬身道:

  “山……山主息怒,那……那是四爷派人把他们引上山去的。”

  闻公亮听的一怔,问道:

  “那是说,人家说的全是事实?”

  吕总管道:

  “是……是……”

  闻公亮怒哼一声道:

  “他好大的胆子,老四人呢?你去叫他来见我。”

  吕总管连连陪笑道:

  “山主容禀,小的还有下情……”

  闻公亮一脸具是怒容,沉哼道:

  “你说。”

  吕总管道:

  “这不是四爷的主意。”

  闻公亮目射奇光,问道:

  “这是谁的主意?”

  吕总管嚅嗫的道:

  “这是夫人吩咐的。”

  闻公亮听的一怔,奇道:

  “夫人?她干么要老四把他们引到祖师堂去?”

  吕总管陪笑道:

  “那是想山主出手,把两人杀了。”

  闻公亮道:

  “要老夫杀他们,那是为了什么?”

  吕总管道:

  “私闯祖师堂,按咱们的帮规,律当处死,山主自非出手不可。”

  闻公亮皱皱眉道:

  “胡闹,简直胡闹,这两人和夫人何仇,她非要亲自出手不可?”

  吕总管道:

  “随大爷、二爷出去的玉竿子,昨晚已经赶回来了,据说大爷、二爷都在南阳附近遇害……”

  闻公亮一呆道:

  “他说什么?老大、老二全遇害了,他们遇上了什么硬点?”

  吕总管道:

  “据王竿子说,凶手就是那姓范的小子。”

  闻公亮道:

  “胡说,那姓范的小小年纪,能有多大能耐?不用说老大了,就是老二,他一手‘红焰掌’,江湖上有几个人接得下来?”

  不待吕总管开口,接着“晤”了一声,又道:

  “此事只怕另有蹊跷,说不定和今晚之事有关……”目光一抬,说道:

  “你去把两人领到书房里来,老夫有话问他们。”

  吕总管答应一声,正待退出!

  闻公亮道:

  “慢点”

  吕总管赶忙站住,躬躬身道:

  “山主还有什么吩咐?”

  闻公亮一手捋须,问道:

  “老夫要你通知四大护法,你已经通知了?”

  吕总管道:

  “小的已经通知了,要他们今晚二更,在护事厅集合,只是田护法外出未归,小的没找到他。”

  闻公亮目光一凝道:

  “田绍五那里去了?”

  吕总管道:

  “田护法中午就出去了,小的不知他去了那里。”

  闻公亮哼了一声,挥挥手。

  吕总管赶忙哈着腰,退出书房,一脚朝宾舍而来。

  这时也正当范君瑶、方壁君吃饱饭,把汤倒去了大半碗,倾在饭桶里,看来好像两人都喝下了大半碗,然后双双倒卧下去。

  就在两人堪堪卧下,走廊上已经传来了一阵轻快的脚步声!

  方壁君低低的道:

  “来了,来了。”

  两人伏下头,赶紧闭上眼睛,一动不动。

  范君瑶在卧下之时,早已准备好了跃起的姿势,他身子左侧,左手垫在腰际,左脚微屈,右手放在胸前,这样他只要左手一撑,左足一点,立可飞跃而起,必要时可在跃起之时,踢出右足,欺进一步,用右手袭击敌人,头脸微扬,藉着阴暗,左眼还可微睁,觑伺敌人行动。

  脚步声及门而止,在门口出现的正是吕总管!

  范君瑶心头暗暗冷哼,忖道:

  “果然是他!”

  吕总管骤睹两人双双倒卧在地,不由怔得一怔,口中“咦”了一声,自言自语的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一面急急问道:

  “二位怎么了?”

  范君瑶、方壁君动也没动。

  吕总管目光扫过桌面,心中有些狐疑,这情形,明明是两人饭吃完了,才躺下去的,但他只略一注目,脸上忽然闪过一丝诡笑,开口道:

  “范相公、范姑娘,你们可以起来了,山主在书房等候,特命在下来请二位的。”

  吕总管果然不愧是大洪山闻山主手下一员大将,经验老到,一眼看到范君瑶仆卧地的姿势,就知是故意装作的。

  范君瑶被他一口道破,只好挺身一跃而起,冷笑道:

  “吕总管没把咱们毒倒,是否交不了差?”

  方壁君跟着站起,笑道:

  “咱们正要找闻山主问清楚呢,你们大洪山待客,也像五毒门一般,要上一道毒菜,才算表示地主之谊?”

  吕总管脸色一变,佛然道:

  “二位这是什么话,谁在菜里下毒?”

  方壁君笑道:

  “谁说菜里有毒,吕总管不是把毒下在汤里么?”

  吕总管道:

  “姑娘这是误会……”

  方壁君冷哼道;

  “汤里下了毒,事实俱在,这还是误会么?”

  吕总管道:

  “姑娘息怒,汤中下毒之事,在下一无所知,但此事在下自会查明严办。”

  方壁君道:

  “既然闻山主见召,咱们就去告诉闻山主吧。”说着伸手从桌上端起汤碗,一面回头道:

  “大哥咱们走。”

  范君瑶心中暗笑道:

  “这位妹子得理不让人,无怪方兄弟看到她,要偷偷溜走。”

  吕总管淡淡一笑道:

  “在下替二位领路。”说完,当先朝门外走去。

  范君瑶、方壁君跟着他出了宾舍,穿过一进房屋,到得书房前面。

  吕总管脚下一停,凑着门口,躬躬身道:

  “山主,范相公、范姑娘来了。”

  屋中传出闻公亮的声音道:

  “请他们进来。”

  范君瑶掀帘而入,两人跨进书房,只见闻公亮靠在一张太师椅上,脸上神色十分严肃。

  范君瑶拱拱手道:

  “闻山主见召,不知有何见教?

  闻公亮抬抬手道:

  “二位请坐。”

  他看到方壁君手上端着一个汤碗,目中不禁飞过一丝诧异之色,却并未询问,方壁君道:

  “闻山主就是不召见,咱们兄妹也要来求见了。”

  闻公亮目光一注,问道:

  “姑娘有什么事?”

  方璧君道:

  “咱们兄妹承蒙闻山主盛情招待,但在这碗汤里有人下了剧毒,不知闻山主是否知道?”

  这话问的好,闻公亮要是知道,那不成了他主使的么?

  闻公亮目光如炬,盯住到吕总管的脸上,问道:

  “你知道是谁做的手脚?”

  吕总管打了个哆嗦,连连躬身道:

  “小的不……不知道,小……小的立时去查……”随着话声,正待退下!

  闻公亮怒喝道:

  “站住!”

  吕总管惊得面无人色,赶忙站住。

  闻公亮望着他,哼道:

  “吕昌寿,你这个总管如何当的,你没交待下毒,谁敢在莱里下毒?”

  吕总管骇得不知所措,连连躬身道:

  “小的……就有天大胆子,也……也不敢擅专,这……这菜……怕是……四爷交待的……”

  闻公亮嘿然道:

  “老夫不是要老四守护祖师堂么,他敢擅自回来,连住进老夫宾舍的人,都敢下毒!”

  说到这里,沉喝道:

  “吕昌寿。”

  吕总管立即直立身子,“唷”了一声。

  闻公亮一脸寒霜,吩咐道:

  “把老四传来见我。”

  吕总管迟疑了一下,道:

  “四爷……”

  闻公亮拍嗒一声,击在太师椅靠手上,怒喝道:

  “还不快去?”

  吕总管不敢再说,应了声“是”急步退出。

  闻公亮回头过来,看到范君瑶兄弟依然并肩在那里,抬抬手道:

  “二位请坐。”

  范君瑶、方壁君欠欠身道;

  “多谢山主。”

  然后在边上一排椅子上坐下。

  闻公亮道:

  “老夫请二位前来,有一件事,要问问范小友,希望范小友实言相告。”

  他深沉目光,紧紧盯在范君瑶的脸上,似在等候他的回答。

  范君瑶道:

  “山主可是觉得在下方才说的话,有不实之处么?”

  闻公亮道:

  “非也,老夫要问的是两个人。”

  范君瑶道:

  “不知山主要问的是两个什么人?”

  闻公亮道:

  “老夫两个内弟。”

  范君瑶道:

  “山主内弟,姓甚名谁?”

  闻公亮一字一字的道:

  “他们姓董,一个叫崇仁,一个叫崇义。”

  范君瑶听他说出董崇仁、董崇义两人名字,心头登时恍然大悟,暗道:

  “原来董崇仁、董崇义是闻公亮的内弟,敢情把自己当作了杀死两人的凶手,才要把自己骗上大洪山来,目的是替两人报仇。”当下不由的心头微愠,冷笑道:

  “山主要问什么?”

  闻公亮目注范君瑶,问道:

  “小友认识老夫这两个内弟么?”

  范君瑶道:

  “认识,三日前在下还和他们二人同行了十几里路。”

  闻公亮道:

  “在什么地方?”

  范君瑶道:

  “从南阳到三十里屯。”

  闻公亮道:

  “后来呢?”

  范君瑶道:

  “他们在半路上死了,还是在下给他们埋葬的。”

  闻公亮眼中陡射两道森森寒光,问道;

  “他们如何死的?”

  范君瑶道:

  “在下也不清楚,听董老大的口气,好像死在‘天毒指’之下。”

  闻公亮道:

  “他们死时,还有什么人在场么?”

  范君瑶冷冷一笑道:

  “没有,就是在下,山主可是怀疑在下杀的么?”

  闻公亮望了他一眼,一手捋须,嘿然道:

  “老夫并不是怀疑小友,因为他们二人一身修为,老夫清楚的很,凭你小友和老二还差得远,老夫只是想知道当时的情形,小友可否说的详细一些?”

  范君瑶听他这么说了,也就心平气和,当下就把那天经过情形,很仔细的说了一遍。

  闻公亮一语不发,听得十分用心,直等他把话说完,才一手捋须,说道:

  “这情形和今晚差不多,也是从你身后发的指。”

  范君瑶想了想道:

  “只有一点不同,今晚在下发觉那缕指风,擦过在下耳边,那天在下却一无所觉。”

  闻公亮点点头道:

  “老夫还有一点小事,小友能否见告?”

  范君瑶道:

  “山主请问。”

  闻公亮道:

  “小友因何离开武当?”

  范君瑶道:

  “在下为了寻访毒害先师的凶手,才下山来的。”

  闻公亮微微摇头道:

  “老夫不是指此而言。”

  范君瑶道:

  “那么山主是问什么?”

  闻公亮道:

  “武当派已把小友除名,难道小友真的不知道么?”

  范君瑶身子一震,脸上流露出惊愕之色,急急问道:

  “山主此话当真?”

  闻公亮看他神色惊多于愕,不像有假,徐徐说道:

  “武当派开革门人,例必通知江湖各门各派,老夫是前天接到通知的。”

  范君瑶心头一阵激动,忍不住流泪道:

  “在下真的一无所知,不知在下犯了何罪?竟遭师门除名?”

  方壁君道:

  “大哥,此中怕又是误会,日后自会澄清的。”

  闻公亮沉吟道:

  “武当开革小友,也许又是和‘天毒指’有关。”

  范君瑶道:

  “在下根本连‘天毒指’这三个字,还是那天听董老丈说的、在下这样糊里糊涂的逐出师门,岂不冤枉?”

  闻公亮安慰道:

  “小友也不必难过,这‘天毒指’传人,已接连杀死了老夫三个内弟,老夫也不会放过他的,等老夫擒到了他,小友也就洗刷清楚了么。”

  说到这里,那吕总管已匆匆走进,朝闻公亮躬身道:

  “回山主,四爷不在。”

  闻公亮怒道:

  “你不会去找?”

  吕总管道:

  “小的已经找过,没有看到四爷。”

  闻公亮怒喝道:

  “你真是饭桶。”

  吕总管连连哈腰道:

  “是,是。”忽然凑上一步,陪笑道:

  “山主,已经快二更了,三位护法已在厅上恭候。”

  闻公亮“晤”了一声,道:

  “你先出去,老夫就来。”

  吕总管又应了声“是”。才行退去。

  闻公亮回头道:

  “小友之事,老夫已经查明,那是四内弟崇智,怀疑小友是杀他两个兄长的凶手,才把二位引上敝山祖师堂去,老夫深感歉意。”

  范君瑶道:

  “山主言重,此事既已查明,纯出误会,说过也就算了,只是在下入村之时,曾把兵刃留下,还请山主赐予发还。”

  闻公亮点点头道:

  “这个容易,待会老夫要吕总管给小友送去。”口气微顿,目光注视着两人,接道:

  “二位跋涉远来,本该早些让二位休息,只是老夫有一件事,要请小友随我同往,作一见证,不知小友是否愿意?”

  范君瑶听得一怔,问道:

  “不知山主要在下见证什么?”

  闻公亮道:

  “老夫隐居大洪山,已有二十年不曾下山,本村居民,虽是昔年本帮弟兄,也都大安居乐业,从不再出江湖……”

  他从几上取过茗碗,缓缓喝了一口,续道:

  “今晚先是老夫据报,有人潜入本山禁地祖师堂,等老夫闻讯赶去,发现守祖师堂的老三,已死在半山亭中,这老三,就是老夫第三个内弟董崇礼。”

  范君瑶问道:

  “他死在‘天毒指’之下的么?”

  闻公亮道:

  “不错,等老夫赶到山上,就发现了二位……”话声一停,又道:

  “后来老夫要吕总管把二位送去宾舍,吕总管也查明真相,老夫四内弟认为二位是杀害他二个兄长的仇人,才把二位引上山去,此事真相既明,原已无事,但老夫却在书房发现了一封怪信。”

  范君瑶、方壁君一直听他说话,没有开口。

  闻公亮续道:

  “这封信上要老夫在今晚三更,齐集本门高手,到东村关帝庙候令,信上并无具名,他要老夫等人去做什么?此事虽和二位无关,但老夫料想,也许就是那个‘天毒指’的传人。”

  范君瑶目中神光闪动,说道:

  “如若真是‘天毒指’传人,在下能在今晚揭穿他秘密,也就不虚此行了。”

  闻公亮道:

  “此事只是老夫的猜想而已,是否就是此人,眼下也无法证实,老夫之意,小友可随老夫同去,不知你意下如何?”

  范君瑶道:

  “在下极愿和山主同去。”

  闻公亮郑重的道:

  “只是有一点,老夫声明在先,不论遇上何事,小友只宜旁观。”

  范君瑶道:

  “在下省得。”

  闻公亮道:

  “老夫业已说明,咱们可以走了,老夫要送范姑娘先回宾舍去。”

  方壁君眨眨眼道:

  “不,我大哥去了,我自然也要去。”

  闻公亮道:

  “今晚也许会发生故事,姑娘还是留在宾舍,较为……”

  他“安全”二字,还没出口,方壁君抢着笑道:

  “山主放心,我和大哥,武功虽然不高,但决不会妨碍了山主的手脚,我们会自己照顾自己的。”

  范君瑶心里明白,这位妹子听说今晚有事,她决不肯一个人呆在宾舍里的,说了也是白说。

  闻公亮略作沉吟道:“好吧,姑娘那就一起去吧”。方壁君回头朝范君瑶嫣然一笑,挑着柳眉,喜道:

  “多谢山主。”

  闻公亮站起身来,回顾二人说道:

  “二位请随老夫来。”举步朝后走去。

  两人跟在他身后而行,穿过一重院落,进入议事厅。

  范君瑶目光转动,只见厅中红烛高烧。两排八把紫檀椅上,坐着三个人,见到闻公亮走去,一起站起身来。

  他们正在纳罕,山主突然在夜晚召见,不知有何紧要之事?此事眼看身后跟着一双陌生青年男女,走了进来,更觉蹊跷,六道炯炯目光,不约而同的一齐落到范君瑶、方壁君两人身上。

  闻公亮朝他们颔首为礼,抬抬手道:

  “三位护法请坐。”大步走到上首一把椅上,坐了下来,一面指左首空的座位,说道:

  “二位请坐。”

  范君瑶欠欠身,和方壁君在左首椅上坐下。

  目光一转,但见自己上首,坐着的是一个须发花白的老人,左眉已断,双颧突出,五短身材,年约五旬以上。

  左首两人,上首一个也有五十出头,短眉细目,身躯微胖,手掌中盘着两个铁球,不住的滚转,但是不闻丝毫的声音。下首一个约摸四十五六岁,一张苍白的瘦削脸,虽然含着笑容,却使人有冷傲之感。

  闻公亮指指范君瑶,说道:

  “这位小友是武当名宿青峰老人的令高徒范君瑶范少侠,这位是范少侠的令妹。”

  座上三人一听说范君瑶是青峰老人门下,不知他们是否已经知道范君瑶被武当除名之事,但他们脸上都流露出诧异之色,这也许是因为闻山主忽然逞着一个武当门人到议事厅来的缘故。他们同时抱抱拳道:

  “范小侠,范姑娘,幸会。”

  这自然是客套话。

  范君瑶想到自己被师门除名,不觉脸上一红,连忙抱拳道:

  “在下末学后进,还请三位多多指教。”

  闻公亮微微一笑,道:

  “这三位是本山三位护法。”

  一面指着三人—一作介,左首的断眉老人是雷公佟仲和,右首身躯微胖的是铁胆赵万生,下首的瘦削脸是穿云箭纪少夫。

  范君瑶起身抱拳为礼,道:

  “在下慕名已久,今晚有幸,得晤高人。”

  闻公亮道:

  “小友请坐。”一面朝三人说道:

  “老夫今晚要吕总管把三人请来,原是有一件事要相商,本门议事,一向从无外人参加,老夫把范小友兄妹邀来,乃是今晚之事来得奇特,可能也和范小友有关。”

  雷公佟仲和道:

  “山主说的究是何事?”

  闻公亮道:

  “此事也许和范小友无关,但事情正好发生在范小友兄妹到大洪山之时,由范小友的来山说起,较为清楚。”

  当下就把董崇仁兄弟,遭“天毒指”杀害,老四设计把范君瑶兄妹引上大洪山,老三又遭“天毒指”杀害,弃尸半山亭,以及今晚在自己书房中发现怪信之事,简扼告诉大家。

  佟仲和道:

  “那信上没有具名么?”

  闻公亮神色凝重,微微摇头,从袖中取出信来,随手朝佟仲和递了过去。

  佟仲和抽出信笺,只看了一眼,不觉神色一变,失声道:

  “他竟敢冒用咱们帮主的令符……”

  闻公亮颔首道:

  “不错,此人不但冒用帮主行令暗记,以老夫看,他对咱们大洪帮昔年机密,知道的也是不少……”话声未落,突然抬目喝道:

  “什么人?”

  话声沉喝,恍然焦雷,范君瑶心头不觉一震,暗道:

  “九头狮子果然名不虚传,光是这声大喝,足见他内力精深,已达炉火纯青之境。”

  随着问山主这声沉喝,檐前忽然飘落一人,应道:

  “属下田绍五。”

  闻公亮道:

  “田兄快请进来。”

  接着但见从门外走进一个五旬左右中等身材的人,朝闻公亮抱拳一揖道:

  “属下追踪一个形迹句疑之人,刚才回来,就听说山主见召,迟到一步了。”

  闻公亮极为注意,目光一注,问道:

  “田兄可曾追上?”

  田绍五道:

  “说来惭愧,属下追过几座山脚,终于被他逃出视线之外,失去了踪影。”

  闻公亮道: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田绍五道:

  “那时天色已黑,属下没法看得清楚,从他后形看去,个子瘦小,极像是个女的。”

  闻公亮一手捋须,沉吟道:

  “会是女的?”

  他说出此话,就像陷入深思之中,一直没有说话。

  其余的人也不敢作声,议事厅上,登时静了下来。

  过了半晌,闻公亮又道:

  “田兄怎会发现他的?”

  田绍五道:

  “属下回来之时,栅门已闭,属下远远看到一道人影,从栅内飞身纵出,心中暗暗觉得奇怪,正待上前查询,那知他一见属下,拔腿就跑,属下喝了两声,他不加理会,属下就追了下去。”

  闻公亮道:

  “他轻功如何?”

  田绍五道:

  “胜过属下甚多。”

  闻公亮道:

  “朝那个方向去的?”

  田绍五道:

  “朝西北逸去。”

  闻公亮轻轻咳了一声,道:

  “一叶知秋,看来莽莽江湖,又将多事了。”

  田绍五目光掠过在场之人,不觉多看了范君瑶二人一眼,问道:

  “山主见召,不知有什么事么?”

  闻公亮颔首道:

  “不错,今晚有人向老夫下书,约在村东关帝庙见面。”

  田强五满腹狐疑的道:

  “此人敢向山主下书,不知是什么人?”

  闻公亮道:

  “此时还不知道,但咱们到了关帝庙,就会知道。”

  田绍五望望佟仲和道:

  “此人如此狂妄,山主何须亲自赴约。”

  闻公亮道:“他盗用本门帮主行令暗记。老夫非亲自会会他不可。”说到这里,忽然面色一正,肃容道:

  “今晚之约,自从本门退出江湖二十年来,未曾有过的事,显然,对方是有备而来,这叫做不是猛龙不过江,也许是咱们大洪山的强仇大敌,但在真相未明之前,四位护法,切勿轻举妄动。”

  佟仲和道:

  “属下等人,悉听山主号令行事。”

  闻公亮微微颔首,站起身道:

  “咱们可以走了。”当先朝外行去。

  四大护法和范君瑶、方壁君也立时相继站起。

  佟仲和朝二人抬抬手道:

  “范少快二位请。”

  范君瑶道:

  “自然是四位护法请先。”

  佟仲和笑道:

  “二位远来是客,范少侠不用客气了。”

  范君瑶只好拱拱手道:

  “前辈一定要客气,在下恭敬不如从命。”

  说罢,便和方壁君追在闻公亮身后走出。

  紧接着是雷公佟仲和,铁胆赵万生,穿云箭纪少夫,开碑手田绍五。

  厅外,总管吕昌寿率同八名灰衣劲装汉子,一手提灯,肃然而立。一见山主走出,立时有两名汉子执灯前导,吕总管率着六名汉子,紧随众人身后而行。

  行近栅门,两名守门的灰衣大汉,看到山主亲率四大护法走来,立即打开栅门——

  飞雨天扫校,独家连载

时间提醒:2018-01-22 06:31:49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