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照窗。

    窗前人影伫立,凝谛无言,今夜,只有窗外春醒初醒的海棠与他相伴。

    一名仆从端茶进房,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斜瞄一眼,低道:“怎么是你?凌护卫呢?”晚膳过后,多半都是由华凌亲自进房奉茶。

    “凌护卫他……交代小的过来侍候少爷。”仆从有点紧张,他很少有机会如此贴近少爷、服侍少爷,这以往都是凌护卫的工作。

    西门诀侧过身,勾起冷笑。“你没回答我后面的问题。”

    仆从突然明白他的意思。“是。听其他下人说,凌护卫好像抱着一个女人,急急忙冲去南院大夫那儿——”西门家自雇一位大夫常驻府邸,他就住在位于南边的院落。

    “他什么时候开始跟下人搭在一起了?”西门诀不敢置信,以为仆从口中的女人是府里的奴婢。华凌知道他对女人的习性,所以他从不碰府里的侍女。

    “不是府里的人,是住在苍翠阁的舞伎。”

    心,猛然抽了下。

    “是谁?”他的声音绷紧。

    “回少爷的话,小的不清楚。”

    一定是她!为什么要找大夫?是出了什么事?要不要紧?

    他惊觉,现下盘旋在脑海里的,全是对她的担忧和疑虑。他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压抑、无法对她的存在视若无睹。

    是啊,过度强压的情绪如洪浪,一旦溃堤,就再也收不住——

    他旋风般离开房间。

    南院。由一道翠竹圈成篱,蜿蜒围绕成一座小小的院落。

    眼睫轻颤,她幽幽睁开眼。

    “你醒了?”华凌坐在床边,看她醒来,才宽心的暗吁了口气。

    雪儿环顾四周,尽是陌生的摆设。她在哪里?陡然间,想起她昏倒的原因,手急忙探向小腹。

    “孩子?我的孩子有没有怎么样?”她一急,轻喘了起来。

    “别太激动,大夫说你就是这样才会动了胎气。”华凌赶紧安抚她。“孩子没事,倒是你有没有觉得哪儿不舒服?”

    雪儿闭上眼,松了口气。“谢谢。”她轻说。

    “这是哪里?”

    “南院。雪……我可以直接叫你雪儿吗?”他问。

    雪儿淡勾嘴角微微点头,心想,这人帮了她这么大的忙,怎么还这么客气?而且,雪儿现在才回想起,他和第一次见面时的神情不大一样,好像少了什么又多了什么,可她一时之间又说不上来。

    “雪儿,你——”华凌迟疑了下,才说:“你打算怎么办?”

    雪儿睁开眼,一双清澈莹亮的眼眸不解地看着他。

    华凌明白她的疑惑。“我的意思是,你真要生下这个孩子?孩子的爹——并不在,是吧?”他问得小心翼翼。

    “他是我的孩子,我当然要生下他。”雪儿刻意避开另一个问题。她试图坐起身子。

    华凌扶着她身侧,从床尾拿了一条毯子垫在她背后,好让她倚靠着。

    “谢谢。”她的嗓音柔柔细细的,十分悦耳、且足以引人遐想……

    华凌敛了敛心神,说:“不知道为什么,刚听你这么一说,我忽然联想到,也许少爷的母亲当年也是这么想。”他注意到雪儿一听到他提起少爷,眼神倏而认真起来。

    他尴尬一笑。“失言了。我做下人的,怎能在主子背后说话?这好像是在道人是非。”

    “不会!”雪儿急道,这才觉得是自己失言了,赶紧缓了口气,说:“我并不这么想,也不会介意,而且我不会告诉别人——”说罢,她甜甜一笑,想借此抿去方才突兀的口吻。

    “从少爷进西门家那天开始,我就跟着他,十几年下来,少爷真的变了不少。”

    雪儿很仔细的听着,但华凌似乎不打算继续说下去。

    “瞧我,净想和你说话,应该让你多休息才是。我不打扰你了。”华凌边说边站起身。

    雪儿正觉得奇怪,他的话怎么有一搭、没一搭的?想开口问他,却被开门声中断,门吱嘎一声被推开令她顿时哑然!

    “少爷。”一见西门诀入内,华凌躬身福礼。他对西门诀的到来,似乎并不感到惊讶。

    三人都沉默着,房内的气氛有些尴尬。

    雪儿一脸愕然,没发现华凌又回复平日戒慎的表情,而西门诀突临南院,更让华凌确定了心中原有的猜想,于是他什么也没说,当然也不敢说什么,自顾先离开。

    西门诀踱步到床旁,直接往床沿坐下。

    雪儿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她有股想哭的冲动,却抿嘴强忍着。

    “明知道自己有身孕,还长途跋涉到扬州?还在宴席上放肆跳舞?你是不要命了吗?”

    泪水还是不争气的悄然滑落,她赶紧用手背抹了几下,一个小小动作,却让他凌厉的眼神稍懈,黑眸显得深邃,他常想起这个她惯有的孩子气举动。

    雪儿手贴在小腹上,嗫嚅说道:“他很乖的,所以我才会没事——”

    他看着她的手,想到肚子里的小生命,是他的孩子,他和她的孩子!

    “怎会来扬州?我以为——你已经回去和家人团聚。那块东西用来替你爹还债,应该还绰绰有余——”他的口气很冷淡,却听得出来是刻意的。

    雪儿明白他是在说那块紫玉。可是,他为什么要用这么冷淡的口气和她说话?

    好像他们之间从没发生过什么似的?

    她解下挂在胸前的紫玉,倾身丢给他。“还你!我压根儿没想过要卖掉它——”

    她的样子像极了在闹脾气的小孩子。

    雪儿一气恼,眼泪又夺眶而出,她再伸手抹了几下脸颊。“我、我……是为了帮阿敏才来扬州,一个月之后就回去,就真的‘回家’!”话一出,雪儿更恼自己,她从来没有口气这么冲的和人说话!

    他将紫玉塞回雪儿手上。

    “拿走啦……”她语带哽咽,娇柔的口吻却十足的孩子气。玉的冰凉质地微微划过手心,让她想起他的手指划在她手心时,温温热热触感,这回她没再丢开它。

    西门诀偏过身背对着雪儿,垂眸似在思索着些什么。

    两人之间静默无言,不知谁会先开口。

    “我十岁那年被接回西门家……”低沉的嗓音缓缓说道。“我从来不知道被人真心对待是什么感觉,直到被一个傻傻的女人救了”

    傻傻的女人?除了她还有谁?雪儿没瞧见他轻抿笑意的嘴角,直觉他分明就在话里嘲弄她,加上方才令她恼怒的事,一张小嘴翘得比天高。

    “我几乎揽尽天下的财富,要什么有什么,可是我却常想起她轻声细语的模样,她笑起来的时候,总让人觉得这世上好像没有烦恼似的,我也常想起她生气、对我发小孩子脾气的样子,想着她会有的每一个动作……这些东西就算倾我所有的财富也买不到……”

    雪儿霎时换了副表情,整个人哑口呆然,愣愣地望着他,想把他所说的每一个字,全烙印在自己的心上。

    “我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觊觎着这份家业,只知道这些人想尽各种方法对我下手,人的贪念是很可怕的。我以为保护她的最好方法,就是将她隔绝在我的世界之外。即便这回她又出现在我眼前,我还是这么想——”他稍顿了下,继续说:“直到——我知道她有了我的孩子,想自己一个人生下他。她这么做,会让孩子和她在将来吃尽苦头,我娘就是最好的例子。所以我决定改变心意——”一双细致的小手从背后揽住他的腰。

    “我的女人!我自己保护。”

    他感觉到背后娇小的身躯微微颤动着。

    “我……从没后悔……给了你……有了孩子……”纷纷的泪水,拓湿了身上的衣衫。“可是……看到你……对我视而不见……对、对别的女人……我好难过……

    好难过……”

    他一侧身,将她抱个满怀。“傻瓜!”他轻斥一声,那些女人全是她的替代品而已。

    “愿意做西门家的人吗?”他柔声问。

    “我只想做你的人。”她闷在他胸前含糊回答,很小声,不想让他听到。

    “那还不是一样。”他笑说。

    ***

    除了当事人,对其他人来说,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

    “诀儿.你当真要娶一个舞伎?”四叔突然听到西门诀的决定,颇为讶异。

    “我像是说说而已吗?”他反问,慵懒地往椅背靠去。

    “可是,她这种身份——”西门诀凛然一瞥,教四叔噤了口。

    他不打算继续讨论这话题,借机说:“四叔,这么多年来,你为什么愿意一直跟着我?我爹当年立我为继承人,也同时从家业中分出四份家产给他的兄弟,你为什么不收?”

    四叔眼神略黯淡了下。“对西门家的人来说,这世上最容易得到、最珍贵的东西就是财富,因为我们有,别人没有。可是我们得到的并不见得是最珍贵的,你懂吗?”

    西门诀并没有回应,他等着四叔继续说下去。

    “有很多事我不能说,因为这关系到我们兄弟之间太多的问题,原本九个兄弟,到大哥继承时只剩五个,现在就剩我和三哥了。我只希望你相信四叔是真心护着你,即使我知道你并不相信。”

    “二叔的事处理得怎样?”西门诀微微偏头,抬起沉稳目光,换了另一个问题,他知道四叔是不会说明白的。

    “我说什么也不会相信二哥是会服毒自尽的人,他不是那种个性。”

    “当然,他从好几次兄弟之间的血腥斗争中存活下来,怎会寻短见?”西门诀淡淡说道。“四叔,你不觉得很巧吗?”

    “什么事?”

    “当年五叔也是夺了九江造船坊之后自尽,二叔在分了造船坊之后,也做出同样的事,下一个,或许是三叔也说不定。”

    “这我倒没想到。”

    “不过,也许二叔会没事。”

    “什么意思?”四叔忽然懂他话里的乾坤。“你怀疑是三哥干下这事?”

    “不知道。”西门诀若无其事般的耸了耸肩。“也许守株待兔会是个不错的方法。”四叔隐隐觉得他话中有话。

    “如果用抽丝剥茧的方式来查这事呢?”四叔提出这建议。

    “西门家含括百业,要从何查起?就算是先从盐、茶、造船三业着手,也不是一时之间就能找出在幕后操控的人。总之,这事搁着,先帮我把婚事办一办。”

    四叔看着他,微微愣了下。他第一次看到侄儿脸上,流露出毫无防备的笑意,就像当年第一次见到那个他准备带回西门家的小男孩——

    是什么改变了他?

    “怎么了?”西门诀防备心又起。

    “没,我这就去替你准备婚事。”

    ***

    春意闹闹,喜上眉梢。

    西门家大喜之日,席开数百桌,彻夜喧喧腾腾,好不热闹。而座落在满园春杏的新房与之相较,就显得雅静许多。

    他进房走向喜床,看着床榻上新嫁娘的模样,嘴角不禁向上弯起。

    雪儿娇小的身子蜷在床侧,粉琢的脸蛋清新而诱人,一身红艳照眼的衣裳半敞,露出淡粉色低胸贴身罗衣。她手上拿着一件杏黄色丝衫裙,一看就知道她打算更衣,可是怎么换到一半睡着了?

    他弯身抱起雪儿,轻软的身躯似乎感受到暖意,下意识地往他胸前偎去。

    “诀……”雪儿恍恍惚惚轻声唤他。

    他抱着雪儿往床上躺下,伸手为她宽衣。

    雪儿似乎知道他在做什么,可意识还不太清楚。她递上丝裙,含糊的说:“换衣服……”

    他轻笑一声,拿开丝裙往床外丢去,低道:“不必换了。”

    为什么?嗯,她记得穿这身衣裳睡觉会很不舒服的呀?

    雪儿惺忪睁开眼,一脸迷惑的看着他,才发觉身上贴身的衣物也被他着手褪去……

    他俯在她耳畔,低声说:“别急,慢慢来,我们有一整夜……”

    雪儿以轻声吟哦回应他,毫无保留地交出自己,附在他身上随之摆动。她根本不知道是怎么结束的,只知道自己的身子抽搐了一整夜……

时间提醒:2018-10-19 15:03:06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