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长安城寒霜降,朔风起,夜深,街静。

    一幢巨宅深木色的大门“咿呀”一声打开。开门老者因忽起的寒风迎面,抖擞了下身子。年莫十六、七岁的少女,身穿白色滚翠绿银边窄袖长衫裙,外罩一件短羊毛袍,从他身后走上前,说道:“姜伯,别劳烦,我自个儿走回去。”女孩琅琅清脆的嗓音,在寂寂的夜里,份外清晰。

    “不成,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家在路上走,太危险了!”

    女孩轻笑。“您是说碰到我的路人危险吗?放心啦,我会把脸遮着,吓不到人的。”她边说着,边淘气地支手掩着脸,弯身作势,一副打算“掩面疾行”的怪模样。

    “你这丫头,忙了一个晚上,居然还有力气嘻嘻哈哈!”

    “就说我上辈子一定是头牛,您看我——”女孩站直身子,抬起左手臂,右手往上头拍了拍。“浑身的牛气力!”

    姜伯被女孩逗得噗哧一笑。“牛?我看是小麻雀投胎才有道理。”

    真是一语双关,暗指她总是笑语不断的个性和娇小玲珑的体态。

    “对了,”姜伯从暗袖里拿出一只小麻袋,递给她。“这个月的工资。”

    “谢谢姜伯。”女孩掂了掂麻袋,怎么感觉好像重了些?她面露不解。

    “多的银两是老爷赏的,这个月府里宴席多,都让你忙到这么晚。我听阿敏说,你一天只睡个把时辰,小心弄坏身体。记得去买买补品、养养身子,瞧你又瘦了。”

    说到最后,他不禁心疼起来。

    “姜伯,您好像我爹喔——”她调侃道,意指他的嗦程度不亚于为人父母。

    “哼,我要是你爹,绝不会输光家产、欠了一屁股债,没用到要女儿想办法替他还!”想到这儿他是又气又再度心疼。

    “人家都说父债子偿——”女孩脸色平静,莹亮的瞳仁倏然间黯淡下来,却在尚未让人察觉到她的心思之前,忽而,又闪着光。

    她扬起纯真笑颜说道:“我够幸运了。离家之后遇到阿敏,她让我有个安身的地方,又介绍我晚上到姜老爷府上兼差打杂,然后又遇到姜伯您这么照顾我,周围有这么多好人,我很幸运。”最后一句,她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雪儿——”姜伯虽与唐雪儿相处不到三个月,但以他的人生历练,总觉得这小女娃儿刻意将一些心事藏于天真烂漫的外表下。

    为什么不说呢?姜伯早就当她是自己的女儿了,他想多了解她一些。然才一开口,就被打断了话。“哎呀,阿敏还在等我回去,我得赶快走了。姜伯您别送我了,您也累了一天,快去歇着吧,别光只叫我照顾身体,您自个儿也得多注意。咱们明晚见!”

    说罢,她拔腿就跑,清秀的小脸蛋儿露出一抹慧黠的神情。她明白姜伯的心意。

    可有些事,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道尽的。

    跑过几个巷陌,雪儿才停了下来。一张小嘴微张猛喘气,气一吐出,立即成了一团白雾,白白的脸庞因奔跑而泛起红晕。

    子时报更声由远而近。

    雪儿听着敲锣板声,半垂眸,浓长的睫毛掩住下眼脸。“初八,今天是十月初八……”她自言自语着。

    “好快,离家都已经三个多月了,不知道她们钱筹得怎样?”她们四个姐妹这次各自离家,就是为了筹钱为她们的爹偿还巨额的赌债。

    “父债子偿……”雪儿陷于自己的思绪之中。“我也想帮爹还债啊,可是他真的从此之后就不赌了吗?爹要是真有悔改的意思,就应该出个主意,而不是把这个烂摊子丢给我们。还赌债的方法很多,可以一血一汗慢慢挣、慢慢还,难道爹都没想过吗?”

    这个想法她却从没说出口,因为没机会说。连离家筹钱的主意都是大家决定好才告诉她,有谁在乎过她呢?

    颊上的冰凉感将她唤回现实。下雪了,是瑞雪。雪絮绵绵,落在她白皙的颊上,似一落便溶入肌肤里。方才的忧虑因这一场雪暂时散得无形无踪。

    她抬头望着暗寂夜空,嫣然一笑。“老天爷,这是您送我的礼物吗?知道今天是我十七岁生日。娘过世得早,除了奶娘,没人记得这个日子。”她伸出手,看着雪花儿如精灵般,轻佻佻地落在手心。

    “奶娘曾经告诉我,我出生那晚正好下了入冬的第一场雪,所以才叫做雪儿……和雪花儿同名呢!”她娇憨说道,回忆起从前许多事……家中姐妹虽多,却少与她玩在一起,只有奶娘和她作伴……

    “天冷了,奶娘的膝盖骨不知道会不会又犯疼?”想着想着,鼻头有点泛酸。

    她揉揉鼻,笑叹一口气,旋即回复成平日那个开朗的雪儿。

    “还债就还债嘛,日子不开心也是过,开心也是过,当然选开心来过!”

    身子开始察觉到寒意,她拉紧羊毛袍,心想:“得赶快回去,要是雪下大了,不小心染上风寒,不能工作就糟了!”她可是得努力挣钱还债呢!

    雪儿加快脚步,走着走着,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咧嘴而笑,喃喃自语道:“老天爷,不是我贪心哟!而是您要是知道雪儿的处境,就不该下雪,应该下一块大金块给我,好让我早点回家和爹爹姐姐妹妹奶娘团聚。”

    才说完,她娇憨的笑了笑。“嘻嘻,我又在自言自语。从小没人理我,就爱一个人自说自话。老天爷怎么可能会丢个大金块给我呢?”

    “啊——”雪儿突然惊叫一声,整个人匍倒在地。她不知被什么东西从背后猛然撞上——

    “哎哟喂,好痛!”她嚷”声,想起身,背后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压住,动弹不得。

    “不会吧——老天爷真送我一块大金块?”她转过头,定睛一瞧——

    天啊,不是大金块,而是个大肉块!

    是一个男人,一个不知是死是活的男人!

    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啊?!

    ***

    “哈哈哈……”如铃般的娇笑声回荡在斗室之中。她,阿敏,长安城第一教坊——兰陵院舞伎。

    “你做什么笑成这样?”坐在床沿的雪儿嘟嘴慎道。

    笑声稍歇,倚着杉木圆桌,坐姿撩人的阿敏指了指躺在床榻上动也不动的男人,说:“我笑你——当真以为这男人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哈哈哈……”

    “喂,我只是说我求老天爷送我一块大金块的时候,他就冒出来了呀!什么从天上掉下来?你别乱改我的话。”

    阿敏敛起笑容,说:“好啦,说笑嘛。我知道他是被人追杀——”她顿露世故神色,站起身走向床榻,看着雪儿拧好毛巾,轻柔地为男子拭汗的模样,沉吟了会儿,道:“天一亮,我差几个小厮把他弄走。”

    “做什么?”雪儿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头一脸不解。

    “这男的来路不明,三更半夜被人追杀,铁定不是什么好料,不把他弄走,难不成等他的仇家找上门来?咱们别去惹这种麻烦!”

    “不好吧?大夫说不能再搬动他,要是再牵动到伤口,说不定会伤到筋脉,到时候可就难治了。”

    当时雪儿好不容易挣开他,才发现他胸前一片血渍。于是一路“拖”着这个半死不活的男人,到她白天打杂的药馆那儿就医。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种事多为仇杀,能不沾边最好。大夫处理好伤口,便差人送雪儿和男子回到住处。

    阿敏闻言,白了她一眼,娇喔道:“我的唐三小姐,你真是人好到不怕死耶!”

    “不会有事的啦,要是真有人追杀他,当我拖着他到药馆的时候,不就早该追来了?可是并没有,不是吗?”

    阿敏哼一声。“自己都已经是泥菩萨过江了,竟然还有本事去顾别人?”她是刀子口豆腐心。

    雪儿耸了下肩,不以为意地憨然一笑,将手上的手巾放入床边水盆中,边动作边说:“阿敏,再帮我找个差事好吗?”

    “什么?”阿敏惊呼道。这小妮子是铁做的吗?天还没亮就在兰陵院的厨房帮忙,晌午前到药馆打杂,下午到杂货铺子看店,晚上还得去长安富商,姜老爷府里做杂役。她哪来的时间再去兼差啊?

    当然,这些差事都是透过阿敏的人脉关系介绍的。

    “我这个月的工钱花光了。”雪儿眨了眨睫毛,一脸无辜。

    “你拿去替这男人付了药钱?”

    雪儿点头。

    “你唷——”阿敏点了点她的额头。“还敢说要挣钱帮你爹还债,打从你做事那天开始,哪个月的工钱是进自己的荷包?一下是老婆婆没钱看病替她抵了——”

    “那老婆婆让我想起自己的奶娘,怎能不帮忙?”雪儿脱口而出,有点不服气。

    “那上个月把钱全借给隔壁姓李的那一家子人,又是怎么一回事?”阿敏双手交叉胸前,一副又气又恼又心疼她的模样。

    “李大哥扛货伤了腰没办法去上工,我看他那么烦恼,他们一家七口全仗他一个人吃饭,看到这么‘顾家的爹’,叫我怎能不帮忙?”

    阿敏睇她一眼,明白那是她心里的痛。

    “那这回你又是为了什么原因救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臭男人?”

    雪儿答不上话,阿敏要是知道她为了一个傻气的理由救这男人,铁定会笑死!

    她从八岁开始,每年生日那天都会跟老天爷许个愿望,可是那个“愿望”却从来没实现过,怎知今天半开玩笑的愿望,竟然出现意外的结果?

    “也许是老天爷拿错了,把肉块当成金块……”她还真当一回事哩!

    阿敏没听到雪儿嘟哝的话,更是理直气壮地说:“没理由就把他弄走!你年纪小不懂,男人呐,十个有八个是坏胚子,一个是一脚已经踏进棺材,没办法使坏,剩下的那一个爱的是男人,所以使不了坏。唉,你有没有在听啊?”

    “阿敏……”雪儿嗫嚅说道:“你真以为他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她一双灵动的眸子看着阿敏,说得煞有其事。

    阿敏无奈地又翻了个白眼。“我知道你在装傻,回答我的问题!”

    “我把他想成是老天爷送我的,这样会让我开心一点上她从小就有一套“异于常人”,让自己开心的方法。而且若不这么想,看到当时满身是血的他,雪儿怀疑自己八成也会跟着昏了过去!

    “做你的白日梦!”阿敏一眼就看穿她的心思。

    雪儿轻勾嘴角,面对阿敏的斥责仅是微微而笑,天真的神情总让人轻易就撤除心防。

    “我看就这样吧,你的差事都是我介绍的,我同那些人说去,你以后的工钱都直接交给我保管,省得你哪天又大发菩萨心肠,去做了人家的散财童子。这个月的开销我先帮你抵,你就别再去兼差找事做,我看你身子都快搞坏了,真让人看不下去——”

    雪儿朝她甜甜一笑,倾身抱住她。“阿敏你真是个好人。”她明白阿敏是同意让这个男人暂留下来了。

    “少恶心,别跟我搂搂抱抱的,我爱的可是‘男人’!”

    雪儿松开手,改拉着她的衣袖!仍是笑靥如花。

    “我要去睡了,别顾这个半死不活的人啦,去休息吧!”阿敏掩嘴打了个呵欠说道。

    雪儿摇首。“大夫说他熬得过今晚就活得下来,我人都救了,不差这一晚的。”

    “你唷——”阿敏知道她的拗脾气,懒得多说,只道:“哪天你倒了下去,可别要我‘扶’你!”

    雪儿淘气地皱了皱俏鼻,不以为意。她明白阿敏是心疼她才会这么说的。两人颇有默契地相视一笑,阿敏微摇头,转身离去。

    房内霎时安静了下来。

    雪儿看向床上的人,男子泛青的嘴紧振着,浓黑的剑眉蹙起,一张五官分明、极为俊美的脸,却苍白如纸。他额前沁出豆粒般大小的汗珠,雪儿从水盆拧了一条干净手巾,轻柔地为他拭去额前的汗。

    你可得熬下去!雪儿打从心底为他打气。

    “嗯……”男子突发呓语,听不清楚他在说些什么。

    忽地,他抓住雪儿为他拭汗的手。男子的脸扭曲,似乎十分痛苦。

    雪儿下意识伸出另一只手,覆在他的手背上,轻轻拍抚,柔声安慰。

    被他握住的手温温热热,感觉他的手掌包覆着她的,柔嫩的肌肤敏感地感觉到他手心、指腹间的粗茧,带着微微的刺痒感。

    “你的手好温暖。”

    男子仍旧呓语着,气息却较先前顺畅许多。

    雪儿稍宽了心,柔声说:“没事、你没事了……”

    ***

    晨曦初透。

    他微微地张开眼睑,慢慢记起受伤昏迷前所发生的一切。他从益州一路南下逃到长安,失去意识前好像撞上什么东西……

    他眼睛缓缓扫视周边,正好看到坐在床边的人儿。她伏在他身侧,合着双眼。

    手心感到一股温热,是她的手。

    男子拢起眉心,直接抽开他的手,却因身负重伤,显得有点吃力,但这举动也足够把人弄醒。

    雪儿还搞不清楚状况,她一脸惺忪,看到男子已醒来,轻绽笑颜说道:“真好,你总算醒了,那就表示你很快就会好起来。”本来还有点担心,已经昏迷五天的他,会不会就这么继续昏迷不醒下去?

    “这是哪里?”他问,感觉这里没有任何危险的讯息。

    “我住的地方。”雪儿揉了揉眼睛,她还是好想睡。这几天都是赶着把工作提前做完,好利用空档回来照顾他,根本没多余的时间睡觉,所以今天阿敏才非得强迫她的雇主让她休息一天,不准她去上工。

    “你是谁?”她是敌、是友?他是真的被救了,还是掉人另一个谋害他的陷阱里?

    “我叫唐雪儿。你呢?”

    他没回应,眼睛直盯着她,像在思索什么似的。

    气氛有点闷。

    “我想喝水。”他突然迸出一句,随即勉力支起身子,却牵动伤口,英眉不禁深皱。

    “别乱动,小心伤口!”雪儿赶紧趋前扶着他坐起。

    她的身子轻贴在他身侧,扶着他腋下。一股清香袭人他鼻前。

    男人不会懂那是什么香味,他直觉熟悉,好像在哪儿闻过?

    他的目光未曾离开她的脸。那股香气又袭来,他倏然想起,那香味曾在昨夜梦里出现,轻淡的记忆猛然撩动心弦……

    不成——不能分心、不能心软!

    她中计靠向他,就近在咫尺……

    蓦地,他使出全力出手掐住她的脖子。

    “啊!”雪儿惊呼出声,圆眸瞠大,不敢相信发生于眼前的事。

    这男人要置她于死地!

    “住……手……”她几乎发不出声音,无法呼吸。双手抓着他的手腕,死命地想扯开他致命的钳制,她不断的挣扎,然,力气却一点一滴消逝,连挣扎的动作都渐渐疲软下来……

    男子凝起双眼,将雪儿的痛苦尽收眼底。他在心里做了判断这个女人不懂武。

    杀是不杀?区区一个女人的性命,对他来说不值一分!

    又是那抹熟悉的清香又拂过鼻前,梦里香气伴随着轻柔的嗓音,抚慰他的伤。

    他第一次心软,略松开手。雪儿一察觉男子减了力道,猛然扯开他的钳制。

    “咳、咳、咳……”雪儿颓然坐在床沿,弯下身猛咳、猛喘气,娇小的身子颤抖着,她难受得紧闭双眼,任泪水直淌而下。

    男子注视着雪儿的一举一动,适才他不顾自己的伤势使尽全力,现下也是粗喘不已,额际间斗大的汗珠直落,胸前包扎好的伤口沁出血债,晕染成一片。

    雪儿勉强抬起身子,一脸深蹙,泛湿的圆眸不解地看向男子,正好发现他胸前的伤口复发。

    “你……”她小嘴微张,胸脯仍因急遽喘息而起伏不已,她吸了下鼻,孩子气用手背抹去颊上的泪。

    雪儿又惊又怕又说不出话来,轻薄的肩膀仍巍巍颤动。她翻身下床,下地时还略踉跄了下。男子这会儿却显得丝毫不在意雪儿的举动,他心中似乎另有盘算。

    雪儿走到床旁斗柜前,拿起摆在上头的木盒,转身踱回床边。

    “你、你……别伤我……我帮你……换药……”她断断续续抽噎着,浓长的睫毛上仍沾着泪珠。

    男子愣了下,不带任何感情的眸子直视着眼前个头娇小的人儿。他原以为这小女人会乘机逃离求救,而他也可趁还不至于沾惹到任何麻烦的时候离开。岂料,竟和他所想的相差十万八千里!

    “为什么不逃?”他忍着伤,咬着牙问,目光转移至她的颈间,红紫的勒痕衬在白皙的肌肤下,显得怵目惊心。

    “为何要逃?”她肩膀还微微抽搐,神色已较方才稳定许多。

    “我差一点杀了你。”男子知道这女人其实心里怕得要死!

    雪儿闻言,紧张地吞了口口水。“可、可是……你并没有这么做。”

    男子轻哼一声。“蠢!”陡地,他倒抽一口气,眉心紧蹙,胸前的白布已全沁成红殷。

    这女人是真心想救他!这个想法令他觉得不可思议。在他所处的世界里,人人处心积虑,甚至设下谋害他的陷阱,但他最终还是死里逃生了,活在这样的世界里,他从不相信人心!

    雪儿抿咬着樱唇,怯怯的往床沿坐下,眼神打量着他的反应。她试探性的伸出手,轻轻的解开伤布。她在心底轻吁口气,想他是默许了?

    雪儿爬上床,伤布缠在他胸前,她得跪坐在他身侧才有办法替他换药。

    床帏内安静无声,倾耳只听得到他们两人的呼吸声。

    雪儿专注于为他清理伤口、换药,丝毫没察觉男子灼灼的目光,一刻也没离开她的小脸蛋。

    他可以一把推开她马上离开,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没这么做?

    雪儿拿起干净的白布为他包扎,身体不经意轻擦他,她毫无知觉,甚至不知道当她胸脯贴近他时,他的身体反射性紧绷了下。

    “好了。”雪儿看一眼包扎好的伤口,满意地勾起嘴角,抬眼轻声问:“有没有好一点?”

    男子明白,那眼眸里的关心,纯然的诚挚、没有任何虚假。这让他很不习惯!

    贪婪、虚假、尔虞我诈、权力斗争……是他一向擅于面对的。

    “别再乱动了,看你伤成这样。”她的语气尽是关切。

    男子仍没回应,他侧身做势躺下。休息、储存体力,这是他现下唯一的想法。

    “哦,对,你要多休养。”雪儿依旧像是在自说自话,男子根本没理会她。

    雪儿倾身打算下床时,男子陡然抓住她的手,这举动让雪儿惊跳一下。

    他又想做什么?

    男子冷峻的眼光轻扫她一眼,扳开她的手心,粗糙的指腹在她细致的掌心上比划。

    “诀?”她低喃,这是他写下的字。

    “我的名字。”说罢,他松开她的手,闭上眼,不再多话。为了谨慎起见,他可以冒名、可以什么都不说,甚至可以随时走人,又何必告诉她名字?

    “那你姓什么?”雪儿更轻声地问。

    男子没回答,他的呼吸沉稳,像是睡着了?

    雪儿望着自己的掌心,细细柔柔的嗓音自言自语着:“不说没关系,阿敏也只叫阿敏,诀也一样,就是诀。”

时间提醒:2018-07-22 07:11:43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