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禁忌结界阵

  “大哥,都怪我,是我没用,若不是我来迟一步,也不会让你…”

  怀抱着楚孤雨,看着自己大哥那折断的腿,那被刺破的丹田,楚枫的眼角流出了两行滚烫的泪水,他知道修为对楚孤雨有多重要,他知道被废掉修为的楚孤雨有多心痛。

  “没事,不要担心,你…才是我楚家的希望。”楚孤雨面色苍白,却脸挂笑容,说出这句话后,便闭上了双眼,昏了过去。

  “大哥,大哥。”楚枫很是紧张,不停的摇晃着楚孤雨,他真的害怕楚孤雨就这样一睡不醒,他最亲的亲人,就这样离他而去。

  “楚枫,别慌,别忘了你是一个灰袍界灵师。”就在这时,蛋蛋的声音响起。

  “蛋蛋,有什么方法可以救我大哥?我不能让他变成废人,绝对不能。”楚枫紧张的追问,虽然他是一位灰袍界灵师,但是所知手段有限,所以他将所有希望,都放在了蛋蛋的身上。

  “断肢而已,以你如今的手段,很容易就可恢复,倒是修为被废,想要修复有所难度,不过也不是毫无办法。”

  “只是,这个办法成功几率很小,但是眼下,却也只能试试了。”蛋蛋说道。

  “什么办法?蛋蛋你快说。”见还有办法,楚枫显得有些激动,因为哪怕希望渺茫,但也比没有希望要好得多。

  “在我们修罗界,有一种禁忌结界阵,能够将一个人的修为剥夺,转移给另外一个人,因为这种结界阵,太过阴狠,并且成功率极低,若是失败,另一方很可能连性命都不保,所以在我修罗界也被禁,禁止界灵将这阵法,传授给界灵师。”

  “不过,这禁忌结界阵,却是帮你大哥恢复修为的唯一办法,刚好那家伙还没有死,可以将拿他做引,将他的修为剥夺过来,若是成功,你大哥就可以成为一位元武境的强者,只是,若是失败,你大哥将…”蛋蛋解释道。

  “蛋蛋,这禁忌阵可否等上一天再做?”楚枫问道。

  “这个是可以的,只是,若是失败,你大哥连性命都不保,你准备做么?”蛋蛋反问道。

  “我很了解我大哥,对于他来说,修为很重要,若是没了修为,若是无法修武,他活着其实比死去还痛苦。”

  “这个主,我替我大哥做了,只是既然要做,就索性做的彻底一点。”楚枫目光看向那羊须胡,目光中涌现出一抹决议。

  起初,蛋蛋还不明白楚枫的意思,直到楚枫将羊须胡的一件随身物件丢到凌云宗,一位内门长老,急匆匆的来到小酒馆后,她终于明白了楚枫的用意。

  “迪儿,迪儿,天煞的,是谁将你弄成这副模样,啊~~~~~”

  这位老者,是凌云宗的内门长老,但同时他还是羊须胡的亲爷爷,当初楚孤雨被逐出凌云宗,就是他的所作所为。

  眼下羊须胡还没有死,但却连话都说不出了,他已经的身体早已化作了骨架,但体内器官却还完好,但那个模样,却异常的恐怖。

  见自己的孙儿被人折磨成这副模样,这位老者真是又悲又愤,悲痛欲绝的同时,愤怒的抓狂,他发誓,如果那个将他孙子折磨成这样的人,敢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一定会将那人碎尸万段。

  “是谁,是谁做的,给老夫滚出来,我要将你剥皮抽筋,碎尸万段。”老者愤怒的咆哮着,玄武一重的气息席卷而散,震动的大地都是一阵颤动。

  “你怎么知道,我会将你剥皮抽筋,碎尸万段?”就在这时,楚枫如同鬼魅般的站在了老者的面前,与此同时,那强大的威压也是从天而降,将老者压迫的跪倒在地。

  “你…你…你是什么人?我赵家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这样对我孙儿?”

  老者被楚枫的气息,压迫的喘不过气,先前还满是愤怒的脸上,顿时被恐惧与惊慌所取代,因为他已经知道面前的少年有多强大,但是他却想不通,自己什么时候结下了这样一个大敌。

  对于老者的问题,楚枫只是淡淡一笑,道:“我是楚孤雨的弟弟。”

  “什么,你…”这一刻,老者恍然大悟,同时也是吃惊不已,他万万也想不到,那在凌云宗如此卑微的楚孤雨,会有这样一个强大的弟弟,强大到连他,在其面前也是如此无力。

  这一刻,老者已是面如死灰,他已是放弃了抵抗,因为看着自己孙子的惨状,再看看不远处的血迹,他已是知道,自己这次是惹到了一个煞星,求饶已是没用,他能做的,只有等死。

  楚枫缓缓走到老者身前,又看了一眼那仍苟延残喘的羊须胡,淡淡的道:“记住,下辈子,长点记性,有些人可以动,但我楚枫的家人,却不能碰。”话罢,楚枫意念一动,两道鲜血便绽放开来,倾洒在了这片大地。

  几日之后,在青州的一座城池中,迎来了这样一群人,这是一群年轻人,有男有女,最大的也不过是青年的模样,很多还是少男少女。

  他们在这里买下了一座府邸,府邸很豪华,豪华到城池的本土大户也是羡慕不已,因为连被视为富有的他们,也没有钱买下这样的豪宅。

  豪宅内的某个房间内,楚孤雨正躺在这里,在他的床边,楚月,楚雪,楚成,楚真,楚威等所有楚家小辈都在,就连楚寻和楚鸿飞也都在,几乎除了楚枫外,所有楚家活着的小辈都在。

  此刻的他们,都聚集在这房间内,围绕在楚孤雨的床前,满面担忧的盯着楚孤雨,静候着楚孤雨的醒来。

  “醒了,醒了!”突然,楚雪高呼一声,而这一刻,所有人都变得激动起来,有的人甚至激动都跳了起来,而更多的人,则是上前呼唤楚孤雨的名字。

  “楚威大哥,楚月妹,楚雪妹,你们…怎么都在,我…这是在哪?”看着眼前,这一张张熟悉的脸孔,楚孤雨有些茫然失措。

  见状,楚月便对楚孤雨讲述了一切,原来,是楚枫怕他们楚家小辈再有危险,所以将他们全部从各自的宗门召集到了这里,在此处买下豪宅,让他们改姓埋名,在此处生活,而眼下,楚枫已经将一切安排好,所有楚家小辈,也都同意楚枫的做法,愿意离开宗门,安心的留在此处,隐姓埋名。

  

时间提醒:2018-07-21 11:48:32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