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元凶是谁

  霸道的雷霆第三式,化作无数条细小的雷蛇,正一寸一寸的撕裂他的肌肤,一毫一毫的炼化他的肌肉,摧毁他的骨骼,破坏他的内脏,疯狂的肆虐在他的身体各处,那种痛楚之感,简直无法形容,唯有亲身经历的人才懂。

  “啊~~~~”

  如同杀猪般的惨叫一直响彻着,惊得四方的飞鸟乱飞,野兽乱窜,这是楚枫故意为之,让他保持清醒的感受着身体的折磨,楚枫就是要让他尝尽痛楚之后,再了断他的性命。

  在雷霆的摧残下,这位玄武一重的强者,最终被炼化成了黑炭一般,浑身上下没有一寸完好的地方,这一段时间,一定是他最不想经历的,因为这是他活这一生,所经历最难熬的时间,不过好在此刻的他,也早已没了气息,

  在将这位了断后,楚枫心中的怒火不减反增,因为他知道这些人虽然是屠杀他楚家人的罪魁祸首,但却并非元凶,所以他便将那满是雷霆的手掌,伸向了另外一人。

  “是龚路云,是玄武城的龚路云,是他雇佣我们去屠掉紫金城的”这一次,还不待楚枫出手,那位便招了出来。

  “这位少侠,你放过我们吧,这是那龚路云给我们的报酬,我们全都给你。”五虎之首,将自己的乾坤袋取了下来,并且对其他还残存的三位使了个眼色。

  “少侠,求您饶我们三个一条性命,这是我们全部的积蓄,请您笑纳。”见状,三人也是勉强坐起身来,以卑微的姿态,将自己的乾坤袋递给了楚枫。

  “你们杀了我的家人,还妄想我饶你们一命?血债血偿,这四个字,是你们写的吧?难道你们不懂这其中的道理?”楚枫冷冷的笑着,笑的却是那么的可怕。

  “你,你就是那楚枫?”听得楚枫之话,仅剩下的四虎,皆是神情大变,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无力的瘫倒了下去,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是大难临头了。

  而楚枫也没有再回答他们,单握握拳,一把金色的长剑凝聚而出,只见一道金芒横扫而过,八只手臂,便掉落在地。

  “啊~~~~”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臂被人削掉,四虎皆是一声惨叫,然而这却根本不算完,反而只是一个开始。

  “唰唰唰”

  楚枫手握金色长剑,对着四虎一阵狂刺,将他们的肌肤被划开,筋脉被挑断,楚枫不断刺激他们最敏感的神经,却又让他们保持清醒,让难以抵挡的痛楚,一波一波的席卷他们的身体,饱受世间最残酷的折磨。

  “啊~~~,你这畜生,有种你就杀了我们!!!”

  只是眨眼的功夫,鼎鼎有名的四虎便被楚枫弄的血肉模糊,这让他们觉得活着比死还痛苦,竟然要求楚枫杀了他们。

  “想死?哪有那么容易,我就是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然而怒火中烧的楚枫,哪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不但没有罢手,反而变本加厉。

  “楚枫够了,算一算时间,我朱雀城的大军也快到了,我们要尽快离开此处。”看着那已经彻底化为血人的四虎,苏柔也是有些于心不忍了。

  “死,也要让他们死无全尸”楚枫冷哼一声,手中的金剑一阵乱舞,而在那金芒四射之间,四虎的尸体便开始四处纷飞,就连本源也让楚枫体内的蛋蛋给吸收了,当真是死无全尸。

  “龚路云,想不到你这么阴狠,竟然暗中对我家人出手,本来还想让你多活一阵,现在看来,不但你要死,你龚家也全要死。”

  将这四虎彻底解决后,楚枫环顾四周,在确定未留下一个活口之后,便接触结界大阵,骑着小白,扬长而去。

  在得知对他家人出手的元凶后,楚枫再也无法再等一刻,想尽快宰掉那龚路云,以祭楚家之人,以及紫金城数万百姓的在天之灵。所以楚枫现在要做的,就是打探到龚路云的下落。

  而就在楚枫与苏柔离开的第二日,朱雀城的大军,终于来到了五虎寨外。

  由于知道这里面的皆是亡命之徒,所以他们事先便做好了严密的部署,形成了一个无法突破的包围圈,一点一点向五虎寨靠拢。

  可是随着距离五虎寨越来越近,却让朱雀城的大军越发不安,本该喧闹一片的五虎寨,怎么会如此安静,简直安静的不正常。

  起初,他们还怀疑这很可能是一个陷阱,但是后来他们发现这不是陷阱,因为他们闻到了一个味道,血的味道。

  “城主大人,怎么办?”血的味道,往往让人忌惮,因为那代表着危险的讯号,所以此刻朱雀城的强者,也为有所忌惮,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城主,苏痕。

  苏痕此刻也是思索不定,这么浓烈的血腥味道,说明死了很多人,至少在五虎寨内发生了大规模的战斗,他也不知道里面具有怎样的危险。

  但是斟酌一番后,他还是下令道:“杀”

  “杀~~~~~~~~~”

  而苏痕话音一落,所有人都大声的呼喊起来,一个杀字在这方山林回荡,连大地都被震的隆隆作响。

  朱雀城的大军,在苏痕以及诸位强者的带领下,一鼓作气的冲入了五虎寨,可是当他们冲入五虎寨后,却皆是目瞪口呆,彻底被眼前的一幕所惊呆了。

  PS:刚才去吃饭了,修改了一下,第三章送到,嗯哼,蜜蜂继续码字,还有两章,啦啦啦。

  

时间提醒:2018-10-22 01:20:26 (凌晨啦注意休息哦,好身体再战500年!)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