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迎亲

  “我知道你们兄妹情深,不过凡事还要以大局为重,你们早晚会明白父亲的苦心!”

  然而,二人的手段对于苏痕来说,却只是雕虫小技,只见其动都未动,只是将其玄武五重的威压释放而出,便将那苏龙的攻势瓦解。

  并且,其强大的气息,更是瞬息笼罩这方天地,以那强大的威压,将苏柔压制,别说继续逃脱,就连走路都难以迈出一步,无力的栽倒在地。

  “父亲,你放过大哥和姐姐吧,我答应你,我嫁给上官涯,我嫁给他!”看着满面痛苦的苏龙和苏柔,苏美跪了下来。

  “哎,小美,是父亲对不起你。”苏痕也是满面的痛楚,可以看出他的心中也并不好过。

  不过他却并没有马上放过苏龙和苏柔。 而是又以特殊的手段,暂时性的将苏龙与苏柔的实力封锁,就连说话都无法做到。

  而就在此事落下不久,上官家的迎亲队伍,便来到了城主府前,上官涯骑在高头大马之上,身穿新郎服,笑的合不拢嘴,因为他终于能够娶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心上人了。

  并且在这迎亲队伍之中,上官涯的大哥,那位曾经将楚枫追杀的走投无路,最终跳入龙蛟河的上官天也在。

  最主要的是,此刻的上官天,竟然也穿着一件新郎服,满面的春光,那种得意的笑容,丝毫不比上官涯弱。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弄出两位新郎官,难道说这兄弟二人,都要娶苏美为妻?”对于这奇怪的一幕,人们议论纷纷,皆是感到疑惑。

  “上官天,上官涯你们这是何意?” 苏痕率领城主府的众位强者走了出来,对于上官家的举动,他也有些不满。

  “城主大人,我兄弟二人来此,还能为何事,自然是迎娶你的女儿了。”上官涯笑呵呵的着,但说此话的时候,却连马都未曾下过,而是以俯视的态度,对苏痕说出了这番话。

  “城主大人,实不相瞒,我上官天早就对您的二女儿,苏柔姑娘动了情。”

  “恰好今日是我弟上官涯,迎娶你小女儿苏美的大喜日子,所以不妨来个双喜临门,将苏柔也一同嫁入我上官家如何?我上官天一定会好好待她。”上官天开口了,同样没有下马说话。

  “放屁,上官涯迎娶我家小姐,那是因为早就有婚约在先,你这算什么?未曾上门提亲,便直接来此迎娶,你这简直就是抢亲!”城主府的一位老者,指着上官天怒斥道。

  “放肆,我与城主大人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对于那老者的斥责,上官天勃然大怒,居然抬手挥鞭,向那老者抽了过去。

  “哼,区区玄武一重,也敢在老夫面前撒野!”然而面对那夹带玄力,宛如龙蛇的长鞭,老者却是丝毫不惧,抬手一抓,便将那长鞭紧紧的握在了手中,原来这位老者是一位玄武二重的强者。

  “无礼的小兔崽子,给老夫滚下来!”老者怒了,想将那上官天自马上拽下来。

  “啪”不过还不待其发力,一只有力的大手,便握在了他的手腕上,强大的力量瞬息将老者的气息压制,封住了他后面的动作。

  “城主大人!”老者侧目观望,不由愣住了,因为拦住他的乃是自己的主人,苏痕。

  苏痕先是对老者摇了摇,示意老者不要乱来,又深呼吸了一下,这才开口对身后的众位手下道:

  “去,将二小姐和三小姐一同请出来,今日我苏家要与上官家,双喜临门!”

  “呼!”苏痕此话一出,顿时在人群之中掀起一场轩然大波,所有人都是吃惊不已。

  如果说上官涯与苏美的婚事,是理所当然。那么上官天与苏柔的婚事,就可以说是无理取闹。这是正常人家都不会允许的事,又何况是城主府,这朱雀城的掌控者?

  可是眼下,苏痕不但没有发飙,反而同意,这实在太过让人无语。往日霸气威武的城主大人,今日竟然对两个小辈选择了低头,这着实让人们感觉不可思议,百思不得其解。

  “这是怎么了,城主大人,竟然答应了上官家如此无礼的要求!”有不明真相者,表示质疑。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听说上官家家主上官岳,如今已经突破到了玄武六重,而城主却停留在玄武五重,虽然苏家还是朱雀城的掌控者,但实际上实力已不如上官家。”

  “相信此次上官涯与苏美的婚事提前,也是因为上官岳的原因。”有人偷偷泄密道。

  “此话当真?”听得此话,人们皆是面容大变,吃惊不已,因为这意味着,在这朱雀城内,真正的主宰者已不是苏家,而是上官家,这对于朱雀城的人来说,可是一件天大的事。

  尽管此事很令人不可思议,但是当苏柔与苏美,这两位城主府的千金,身穿华丽的新娘袍走出城主府后,所有人都知道,看来如今这朱雀城的局势,真的发生了变化。

  “不好啦,城主大人,不好啦!”

  可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声慌乱的惊呼,这一惊呼彻底打破了眼下这喜庆的气氛,所有人都将目光投了过去。

  他们能够看到,一位城主府的护卫,正向城主府的方向狂奔而来,只不过他的身上,却已是伤痕累累,鲜血模糊。

  “怎么回事?究竟发生了什么?”见状,苏痕等人赶忙迎了过去。

  “城主,有...有...有大敌来犯!”其中一位,说出这句话后,便昏死了过去。

  “什么?大敌来犯?”听得这句话,苏痕满面雾水,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上官涯与上官天,这才发现这两位,也是有些不知所措。

  这更让苏痕感到不解,实际上对于他苏家来说,最大的敌人就是上官家,可是眼下若不是上官家动手,又是什么人敢犯他朱雀城?

  “咚咚咚”

  “呛呛呛”

  “咚呛,咚呛,呛咚呛....”

  而就在这时,在那护卫逃来的方向,却传来阵阵锣鼓的声响,这让所有人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满头雾水的同时心中充斥着一种莫名的恐惧,因为那种锣鼓的节奏,分明是迎亲的架势。

  

时间提醒:2018-01-19 17:15:51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