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传承

  紫衣少女以极为复杂的目光盯着楚枫,从那目光中,楚枫也能看出,她很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败给楚枫。

  但是紫衣少女,却没有再对楚枫出手,也没有说出怨言,而是淡淡的道:“我输了。”

  “嗡”

  就在这时,盘踞在空中的白虎,抬起那有力的巨爪,对着半空轻轻一挥,一层波动掀起,一道黑洞便浮现而出。

  那模样与这墓地的入口很像,只不过墓地的入口是平铺在地面,而这个黑洞,则是竖立在半空之中。

  “你走吧,不要再来这里。”白虎对紫衣少女道。

  而后又意味深长的看向了楚枫,那目光之中充斥了满意的神色,尽管先前蛋蛋展示出的力量,是极其黑暗的,可以说是令人不安的,邪恶的,但那种强大的力量,却也正是白虎所希望他的主人所具备的。

  “我们还会再见面,下一次我会胜过你,哪怕你有秘技助阵,我也一定不会再败。”紫衣少女扫了眼楚枫,眼眸中闪过一抹倔强,而后便娇躯一纵,跃入了那黑洞之中,消失不见。

  这一刻,楚枫不由长舒了一口气,这紫衣少女太厉害了,若不是蛋蛋出手,他必败无疑,他实在想不到,青州之中会有这样一个妖孽,简直强到能与青州最顶尖的强者争锋。

  而在少女离去之后,白虎则是关闭了那道黑洞,随之又在另外一侧打开了一个黑洞,对楚枫道:“你们两个都是难得的人才,何况她还是个女孩子,你放她一条生路吧。”

  听得白虎之话,楚枫内心苦笑,他自然能够听出,白虎是怕楚枫对少女怀恨在心杀人灭口,因为在白虎来看,楚枫的实力,的确要强于少女,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

  “晚辈答应前辈,日后就与那丫头再相遇,就算她对我不利,我也只对其点到为止,绝不取其性命。”

  楚枫信誓旦旦的保证道,他已知道白虎要将其本领传授于他,这个时候他必须好言相待。

  “不必,若是日后她真对今日之事心怀在心,对你咄咄相逼,你也不必留下后患,毕竟你才是得到本尊传承之人。”

  白虎摇了摇头,似是表示楚枫误会了他的意思,而后猛然一声怒吼,那如云雾一般的身躯,便在那震动天地的虎啸之中化散开,开始冲击向楚枫的大脑。

  “呃啊~~~”

  而这一刻,楚枫大脑一阵刺痛,因为庞大的信息正在涌入他的脑海,这信息实在太庞大了,是他所阅读所有武技,都无法比拟的。

  而最为厉害的是,在这些信息涌入脑海的同时,便被楚枫的脑海所吸收,消化,完全掌握,与此同时白虎的声音始终在楚枫脑海响彻。

  “小子,记住本尊的话,本尊名为白虎攻杀术,为秘技攻击之最,绝非寻常武技可比。”

  “今日本尊将我之能耐传授于你,但不代表日后本尊力量,就任由你来掌控。”

  “虽说你之能耐强弱,能够影响我之强弱,但若我对你不够认可,你也无法发挥出本尊的能耐。”

  “所以你要切记,切勿以本尊之能耐为恶,犯你者可诛,但无辜者不可杀,后患可以除,但不能滥杀无辜。”

  白虎的声音在楚枫耳边萦绕,除了对楚枫的警告之外,也告诉了楚枫秘技的特性。

  秘技的力量自然了得,但也不是楚枫能够任意发挥的,至于能够发挥到何种地步,并非全部取决于楚枫自身的修为,也取决于秘技对楚枫的认可程度。

  也就是说,哪怕秘技赋于楚枫体内,只要楚枫不死,秘技便终生为楚枫所用,但是秘技也是依然具有生命的,尽管它日后无法再开口说话,但它的灵智依在,依然能够控制,自己的力量,托付于楚枫多少。

  那萦绕楚枫周围的白色烟雾渐渐变少,白虎的话语也是渐渐变淡,但烟雾尽散,话语不见之时,白虎攻杀术这一秘技,已是彻底与楚枫融为一体。

  “白虎攻杀术,就让我楚枫来见识一下你的威力。”

  楚枫兴致大起,抬手一指,一缕白色的雾气便自指尖溢出,这白色的雾气,看似薄弱,但实际上蕴含极其强大的威力。

  只听“砰”的一声,便如同箭矢一般,自楚枫的指尖爆射而出,速度之快,几乎超过楚枫的视线,势如闪电,快如流星,以势不可挡之势,径直的射入了墓地的墙壁之中。

  这墓地的乃是特殊质地所造,尽管先前的威势已让此处伤痕累累,但却尚未倒塌,墙体也都算是完好,但是楚枫这一指,竟将那墙体直接洞穿,威力相当惊人。

  “好厉害,蛋蛋,看见了么,我得到了秘技白虎攻杀术,有此秘技在手,出其不意之下,恐怕是灵武七重者,也将被我击毙。”

  楚枫狂喜,这白虎攻杀术的威力实在太过强横,威力几乎无法抵挡,除非对方的速度远胜于他,否则几乎没人能抵挡着白虎攻杀术的一击。

  “蛋蛋?蛋蛋!!!”

  可就在这时,楚枫的脸色却是大变,因为任凭他再如何沟通与呼唤,却都得不到蛋蛋的回应,这可让楚枫有些慌了。

  赶忙盘膝而坐,将自己的意识投到精神世界之中,而当他踏入界灵空间之后,本就慌乱的面容,更是大惊失色。

  因为他惊愕的发现,此刻的蛋蛋面容苍白,就连身体也变得虚幻缥缈,就像是化作了神识一般,正躺在界灵空间的大殿中央,气息非常的微弱。

  “蛋蛋,你怎么了!!”

  楚枫彻底慌了,他扑倒蛋蛋身前,想要将其抱起,却发现自己的双臂穿过了蛋蛋的娇躯,仿佛此刻的蛋蛋已是虚幻一般。

  而似乎感受到了楚枫的举动,那双眼紧闭的蛋蛋,也是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她那修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双眼眯成两道甜美的月牙,嘴角掀起迷人的弧度,以那极其虚弱的声音道:

  “楚枫,你这个笨蛋,我恐怕要离开一阵,不能在与你一同修炼了。”

  

时间提醒:2018-01-21 14:23:57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