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何德何能

  “绝对是玄武境,不然以高乐的修为,不可能被人瞬间击杀,并且还是在只动用了威压的情况下。”刘冰战战兢兢的说着,脸上满是惊慌之色。

  当日,她与高乐发现不对后,为了避免冷无罪责罚,选择继续追杀楚枫,途中二人休息之时,高乐去解手,可刚刚离开不久,刘冰便感觉一股极强的能量波动,而那方向正是高乐解手的方位。

  刘冰闻声探去,却发现高乐已经毙命,并且与赵氏兄弟一样,表面没有一点伤痕,但内脏皆已粉碎,显然是被威压活活碾压致死。

  所以刘冰不敢再继续追赶,反而是第一时间逃了回来,向冷无罪说明一切,因为如今的对手,已经不是她能够对付的了。

  “看来,是我低估了那楚枫。”

  冷无罪陷入了沉思,而刘冰则是站在原地,用那畏惧的目光看着冷无罪,不敢再多言半句,可见她对这冷无罪,真的很是惧怕。

  “刘冰师姐,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处理,你好好休息一下吧。”突然,冷无罪从乾坤袋中,取出了一个白玉的小瓶,将其递给了刘冰。

  “多谢冷师弟。”而看到这个白玉瓶,刘冰则是大喜,赶忙接了过去,想都不想便将瓶盖打开,将那瓶中的液体一饮而尽。

  “刘冰师姐,这次的解药味道,可有何不同?”冷无罪负手而立,用那诡异的目光盯着刘冰,嘴角还挂着一抹阴冷的笑容。

  “这次的味道,似乎有点甜”刘冰擦拭了一下嘴角,可突然之间脸色大变,指着冷无罪大喊道:“你,你,你....”

  “唔~”

  很快的,那刘冰便说不出话来,脸色由白变青,由青变紫,身体竟然开始散发出白色的热气,将手塞进自己的喉咙,似是想刚刚的液体抠出来,但却根本是徒劳无功。

  “办事不利,留你何用。”看着那承受痛苦的刘冰,冷无罪的脸上没有一丝同情,直到刘冰栽倒在地,没了气息后,才在嘴角掀起一抹冷笑。

  “故意放她回来通风报信,好让我知难而退么?有意思,我倒是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在跟我玩这种手段,你又究竟能否,保住那楚枫。”

  想到此处,冷无罪走到桌前,拿出宣纸开始提笔书写,而在那信上的开端写着:“父亲大人,我在青龙宗有难,可否请我冷家老祖出面解围。”

  时间流逝,转眼已过两日,到了楚家邀请靠山境内,诸多势力的日子。

  靠山镇外,仍挂着许、马、王三家人的头颅,一眼望去甚是恐怖。

  而在靠山镇内,那座演武场中,则是铺满酒席,迎接着各方来客。

  虽说表面欢声笑语,大家彼此把酒言欢,可是那气氛却隐约有些不对。

  毕竟如今楚家挖出玄铁矿的事,已经轰动了整个靠山境内,而楚家与许家王家马家的大战,也已传得沸沸扬扬。

  楚家能够独战三家而不败,并且将三位元武境的家主斩杀,可见楚家的实力在整个靠山境内,当属第一。

  而楚家在这个时候宴请各方势力,凡是明眼之人都能想出,楚家的意图何在,所以说别看这些人表面笑口颜开,但实际上内心并不情愿,他们之所以会来,完全是因为惧怕楚家。

  “为何没有见到楚元霸,这么重要的日子,难道不该由楚元霸来主持么?”

  “楚元霸的确厉害,居然能够以一敌三赢了那三位,不过他今日既然没有出面,我看他多半也是身受重伤,所以才不好带上露脸。”

  “你说的很对,我猜也是多半如此,不过只是楚渊的话,他能够震得住场么?毕竟如今到场的人物中,还有元武境的存在吧?”

  “相信必要时候,楚元霸还是会出面的,没有一定的把握,楚家也不会将所有人都邀请于此,只是那个少年究竟是谁,竟然能够坐到那么重要的位置。”

  议论纷纷之际,有人将手指向楚渊身旁的楚枫,虽说楚枫的大名早已名扬,但也的确有些人,没有见过楚枫。

  “那就是楚家的天才,楚枫,看那模样应该已经成为核心弟子了,真是厉害啊。”

  “这么说来,那青龙旗是真的了?难怪,难怪楚家会有这样的大动作,有青龙宗庇护,如今这靠山境内,还真没有人敢动他楚家。”

  “那也未必吧,虽说王家许家马家已经元气大伤,可是靠山境内,还有李家和赵家,他们的实力也不比当初的许家弱多少,如今那两位元武境的家主都已经到场。”

  “如果楚家只是单纯的立威,让我等别打那玄铁矿的念头的话,倒也罢了,但他楚家若是想一家独大,从此统一这靠山境内,恐怕很多势力都不会同意,若是我等联手的话,相信楚家也会非常头疼。”

  人们都在猜测楚家此次宴会的目的,并且很多势力已在暗中通过风,若是楚家真的要统一这靠山境内,那么他们便会联手反抗。

  “父亲,差不多该开始了。”楚枫对楚渊使了下眼色。

  “恩。”而楚渊则是站起身来,以洪亮的嗓音说道:“首先,感谢各位能够捧我楚家的场,参加这次宴会。”

  “想必大家也都知道,前两日我楚家遭遇大劫,三大世家围攻我楚家,想要将我抢夺我楚家的资产,不过可惜,他们却为自己的恶性付出了代价。”

  “此战,我楚家虽然获胜,但却使得很多镇民遇害,很多家人遭遇不幸,这使我陷入了反思,我靠山境内的诸多势力,共同享受靠山的资源,本该亲如一家,怎能自相残杀?”

  “最终我想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我觉得在我靠山境内,也该定一些规矩,而这规矩由大家来维持。”

  在此之后,楚渊说出了一些所谓的规矩,但实际上就是约束各方势力的发展,为楚家提供最大的利益。

  “砰”

  突然,一个酒桌被拍成粉碎,一位身高九尺,肌肤黝黑,满脸络腮胡的大汉站了起来,指着楚渊大喝道:

  “楚渊,就凭你也想统领我等,你何德何能?”

  

时间提醒:2018-07-21 19:52:21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