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楚家有难

  通往靠山镇的道路上,楚仁义以及楚家一干人楚家人,正被一群人围攻。

  此刻大部分楚家人,已是身负重伤,倒卧在道路两旁,甚至其中几人已因伤势过重,而因此毙命,唯有灵武八重的楚仁义,还在苦苦支撑。

  可是面对眼前那六名灵武八重,数名灵武七重的敌人,楚仁义明显不敌,身上早已伤痕累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目光之中渗透着此时的无力。

  “楚仁义,想不到吧,我们早就在此恭候你多时了,今日谁也救不了你楚家,你们楚家回来多少人,就要死多少人!”为首的一名男子,恶狠狠的道。

  “马忠,我楚家与你马家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联合许家,对我楚家不利!”楚仁义大声质问道。

  “哈哈,楚仁义我们为什么联手对付你楚家,你自己心里清楚,以为这件事能够瞒得过别人么?”马忠一边冷笑,一边杀机毕露的向楚仁义围拢而去。

  “联手对付我楚家,那还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可就在这时,一道响亮的声音,突然如雷霆一般炸响。

  突如其来的声音,将马家众人吓了一跳,赶忙回头观望,而这一看不要紧,所有人都是不由大吃一惊。

  只见一名少年,正骑着一头白色大马,向他们的方向缓缓走来,而这位自然便是楚枫。

  “这是楚家的那位少年,楚枫,他怎么回来了?”

  “不对,你们快看他的衣服,那是....青龙宗核心弟子的服饰。”

  当初楚家族会,这些人都见到过楚枫,所以一眼便认出了楚枫,可是当他们看到楚枫的核心弟子服饰后,却是大吃一惊。

  距离楚家族会结束,连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都不到,可是当时明明只是内门弟子的楚枫,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为了核心弟子,这简直让人不敢想象。

  就算人们知道楚枫的天赋了得,日后必成大器,但也想不到,他的天赋会这般了得,简直已经超乎想象。

  “楚枫,快跑。”突然,楚仁义大喊起来。

  “围住他,不能让他跑掉。”见状,那马忠也是反映过来,赶忙指使众人,将楚枫围了起来。

  至于楚枫,根本不将这群人放在眼中,只是骑着高马站在原地,藐视的看着那群紧张兮兮,将自己退路封锁的众人。

  “哈哈,你这小鬼好是厉害,如此年纪就成为了青龙宗的核心弟子,若是让你再成长下去,那还了得。”见楚枫被封住退路后,马忠才安心的大笑起来。

  “没错,今日必须将楚家赶尽杀绝,否则后患无穷。”

  而其他人也是附和起来,毕竟楚枫的天赋实在太骇人了,强到让他们感到惧怕,若是不将楚枫斩杀,那么日后他们的麻烦就太大了。

  “浑蛋,想对我楚家赶尽杀绝,你们做梦。”而这一刻,那楚仁义则是如发狂一般,冲了过来。

  今日,楚家已是大难临头,几乎整个靠山镇都要灭亡,楚家的希望都放在了小辈的身上,而很显然,楚枫便是小辈之中最大的希望。尽管他本人并不喜欢楚枫,可是身为楚家人,他必须保住楚枫,哪怕牺牲掉自己的性命。

  “楚枫快跑,叫月儿他们不要再回靠山镇。”楚仁义一边卖力的厮杀,一边大声的呼喊着。

  “哼,自己都顾不了,还想救他人,全都给我杀了。”

  马忠冷哼一声,手提玄铁大刀,便向楚仁义挥砍而去,与此同时其他人,全部向楚枫杀了过去,招招狠辣,当真是要下杀手。

  “唰唰唰”

  马忠同为灵武八重,但却正值壮年,加上楚仁义已身负重伤,所以他的大刀异常威猛,几刀下去,楚仁义便吃力无比,已是速度迟缓,难以抵挡。

  “呃啊~~~~”

  可就在这时,阵阵惨叫开始不断在身后响起,起初马忠不以为然,还以为是自家手下,在凌虐楚枫。

  可是越听越不对劲,那声音好像是他的手下发出,并且看到不远处,楚家人那吃惊之中却又夹带喜悦的神情,他终于意识到,可能事情并非想象中那么顺利。

  “唰”

  感觉不对,马忠虚晃一招,便闪到一旁,侧目观望顿时大吃一惊,只见他马家一干人等,竟皆已身首两地,没了气息。

  而再观楚枫,满身的鲜血,却毫发未损,正踩着一个马家人的尸体,在那人的衣服上擦拭手上的血迹,似乎感受到了马忠的目光,不由得转过头来,露出了一抹邪笑。

  “你...你....”

  这一刻,马忠被吓得脸色苍白,连退数步,连手中的玄铁刀也是丢在了地上,一个不小心,竟噗通一声栽了下去。

  因为他怎么也想不到,马家那么多高手,会眨眼间被楚枫所屠,并且手段会如此残忍,每个都被斩掉了头颅。

  眼前的这位哪里还是一个不经世事的少年,简直就是一个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尤其是楚枫目光投来后,映射在他身上的杀气,简直压迫的他快要窒息。

  楚枫也不理会那马忠是何反应,而是一步一步的向他走去,将那马忠掉落在地的玄铁大刀,捡起了起来,打量一番后,道:“好刀。”

  “唰”话音刚落,一道寒芒掠过,只见鲜血如注一般喷洒而出,那马忠连声惨嚎都未发出,便已人头落地。

  而看着这样一幕,就连楚仁义以及楚家众人,也是被吓得身体一颤,额头上浮现出滴滴冷汗。

  因为这一切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先不说楚枫的实力为何会这般强悍,强悍到斩杀灵武八重的人,比切一只小鸡还要简单。

  他这般年纪,怎能下的了如此狠手,莫说是楚枫还是个十五岁的少年,这种事就算是他们这些成年大汉,也未必能够做得出来。

  “大伯,究竟发生了什么?”楚枫将玄铁大刀丢到一旁,便赶忙询问道,因为他看也能看出,楚家似乎遇到大麻烦了。

  “枫儿,楚家有大难了。”而在楚枫的问话下,楚仁义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满面激动的向楚枫讲述起事情的经过。

  

时间提醒:2018-07-21 21:29:49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