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七 他乡遇故人

  

  冷云溪忍不住侧目,眼中满是好奇,他准备带她去见谁?

  峤子墨却笑了笑,眼睛望向彻底黑下来的夜幕。

  星子闪耀,落在这海面,美不胜收。海水层层叠叠,波浪声声入耳,一种难言的寂静蔓延开来……

  “我父母去世比较早。”良久,他轻轻开口。

  云溪指尖微微一动。他们之间很少提及这些事。“峤子墨”这三个字背后凝聚的权位有多重,亦代表着无人看到的地方,他付出的有多少。与卓大公子背后的家族保驾护航不同,他是靠着自己一步一步走到如今的地位。所以,除了陪他去墓地祭奠他父母之外,她从来不去提他小时候的事情。以己度人,她不愿他沉淀于过往。却没料到,这次度蜜月,他竟然会开口说这个话题。

  似乎看到她眼底的诧异,他轻轻伸出手,抚了抚她的眉角,眼底带出一份暖意:“我父母生前有一个非常好的朋友,当年一直对我很照顾。后来我父母走了,她在国内了无牵挂,决定移民,那时想要把我一起带着。”他笑了笑,迎着她略带惊讶的眼神,讲起当年的往事。

  父母早年曾经在国外游学,那个年代,能在欧美顶尖大学留下的z国人,大多身份不凡。他父母机缘巧合之下结交了当时学校的华人学生代表——张伊华。

  风华正茂的年纪,正是挥斥方遒的劲头。他们聊国家,聊世界,聊经济,聊一切与民生相关的、与祖国相关的,渐渐的,成了最好的朋友。以至于,后来毕业,他们一起回国进了中科院继续深造。

  他曾经翻过父母的照片薄,那里面,有许多三人合影的记忆。

  他依稀还记得,自己五岁的时候,张姨到家里来为他庆生,手上捧着一束鲜花,笑意盈盈地站在桌前,为他唱着生日快乐歌。眉目温柔,倚在她丈夫的怀里,眼中闪着慈爱的光芒。

  可后来……

  她的丈夫因病去世,他的父母意外葬身,她了无牵挂,他形单影只。

  她蹲下身,低声问他:“要不要和我一起离开?”

  远离伤心地,总归还有治愈的那一天。她不愿故人之子呆在满是同情、遗憾的目光中,一****沉寂,所以,临走之前,问他意愿。

  “你没答应。”冷云溪慢慢地替他回答。

  “是啊,我拒绝了。”他笑着,吻了吻她的发梢,语气平稳:“我的父母一辈子为之奋斗的,都是这个国家。人都不在了,我不愿意,连最后的记忆都慢慢散了。”

  “张姨肯定很失望。”她想了想,几乎可以断定,那个时候,那位女子心底的惨痛与无奈。

  情谊笃定的丈夫去世,最好的朋友离开,唯一牵绊的孩子却不愿意和她一起,那种孤独感,会吞噬一个女人最后的坚强。

  峤子墨却摇了摇头:“不,她很欣慰。”他到现在,都记得离别时,她眼底的暖意洋洋。张姨大他近二十五岁,那天,却是第一次用平等的目光望着他:“我很庆幸你父母把你教育得这么好。”遇难不畏、安静无悔,这是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坦然面对。作为一个大人,她无法做到,但是,她在他身上看到了一种宁静。

  “我们明天要见的就是她?”她扬起头,略带惊讶地望着峤子墨。

  既然离得这么近,为什么张姨没来参加他们的婚礼?

  峤子墨轻轻将她被海风吹得凌乱的衣领拉好,眼底闪过一抹沉痛:“张姨后来出了一场交通意外,下半身瘫痪。”

  那样美好的人,却一次又一次经历了人世间最无情的摧残。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探望过她很多次,她却只愿意坐在那座高高大大的房子里,微笑着与他摆手,再也不愿踏出房门半步。

  云溪慢慢攥紧他的手心。

  他心底忽然一暖,轻轻笑了笑,刚刚眉目间的沉痛眨眼间消失:“我带你见她,其实是有件事要拜托你。”

  嗯?

  云溪扬眉,有点弄不清楚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他却忽然止了话题,轻轻地含住她的唇,小心翼翼地像是恨不得将她捧在手心。

  夜,越发的深了,四处寂静,唯有这一艘游艇在海上飘荡,就连云层上的月都慢慢隐了踪迹……。

  | |

  

时间提醒:2017-11-25 15:54:55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